风雨走来三十年 中国互联网监控状况透视

2024.01.09 16:05 ET
风雨走来三十年 中国互联网监控状况透视 今年是中国"接入"互联网三十周年,目前不仅中国的网民总数已居世界第一,增长规模也接近十年前的两倍。而中国电商经济更从十年前占比不到全球规模的百分之一达到如今的占比三成以上,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商市场。
路透社资料图片

2024年是中国所谓"全功能接入互联网"的三十周年。三十年来,中国不仅拥有了全球最多的网民数量,电商经济也发展亮丽。然而,在涉及公民言论自由、隐私、公众知情权等网络自由度方面,中国高度发达的互联网空间是否与其成正比呢?

今年是中国“接入”互联网三十周年,目前不仅中国的网民总数已居世界第一,增长规模也接近十年前的两倍。而中国电商经济更从十年前占比不到全球规模的百分之一达到如今的占比三成以上,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商市场。

然而,中国互联网使用者的权利及隐私程度依旧相当低落,政府的信息监控以及网络企业的自我审查也日趋严厉。美国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在2022年的报告中指出,中国的互联网自由度在全球七十个国家当中已连续第九年垫底。在满分一百的评分中,中国只获得九分。

学者:习时代下  网络控管日趋严格

中国的网络监管机制涵盖信息审查、屏蔽特定内容、建立防火墙禁止海外IP访问、限制民众翻墙获取海外信息等。

前中国知名博主赵静(笔名安替,Michael Anti)就曾在2012年的“TEDx论坛”上,向海外民众介绍了北京当局的网络政策:“一方面,政府会考虑满足民众使用社交网络的强烈要求,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对社交网络有相当大的热情;但是另一方面,政府又想把服务器放在北京,这样就能随时监测这些网络数据。而这也恰恰是谷歌被逐出中国大陆的原因,因为谷歌无法接受服务器被中国政府监控的事实”。

记者出身、长年关注中国媒体发展的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资深研究员科兰兹克(Joshua Kurlantzick)表示,中国网络信息流通始终都不自由,但习近平上台以后相关限制更多。中国民众不仅越来越难以翻墙获取海外信息,当事人被处罚的风险也越来越高,而这样情况估计不会在2024年有所改善:“ 中国越来越与世界隔绝,导致人们出走中国,包括那些精通互联网技术的人。尽管不一定会造成很大影响,但这是习近平想要的效果,即审查一切并建立个人崇拜”。

去年11月,中国美食博主王刚的“蛋炒饭”视频,因为发布日期恰巧在已故中共领导人之子毛岸英的冥诞当天,从而引发有关“侮毛”的网络争议。王刚随后通过网络平台公开道歉,保证再也不做蛋炒飯。但是,在中国网络相当活跃的这位厨师随后便不再上传视频。尽管目前尚未传出王刚遭网监部门惩处的消息,但如果点选关注他的微博、微信、哔哩哔哩或抖音等平台就会发现,王刚的账号异常,无法关注。而他的西瓜视频帐号更显示,“因违反相关规则,该用户已被禁言”。

此外,中国知名脱口秀艺人李昊石在去年五月演出时以“作风优良,能打胜仗”形容自己领养的野狗追赶松鼠,但这个八字话语被网民举报是涉嫌“侮辱解放军”,因为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提出的强军目标就是要建立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军队。李昊石随后遭立案调查,并被禁止演出。

中国知名脱口秀艺人李昊石在去年五月演出时,以"作风优良,能打胜仗"形容自己领养的野狗追赶松鼠,但被网民举报。(微博截图)
中国知名脱口秀艺人李昊石在去年五月演出时,以"作风优良,能打胜仗"形容自己领养的野狗追赶松鼠,但被网民举报。(微博截图)

法律及AI成为工具   强化信息控制

曾赴中国进行军事人员交流,现任职美国海军军法署的佛利(Jordan Foley)指出,中国政府视网络空间为国家主权的一部分,攸关国家安全。而近十年来,中国当局最显著的做法就是通过司法强化信息控制:“例如,中国和俄罗斯等威权国家经常利用数据本地化(data localization)的法律,来确保数据服务器留在中国及俄罗斯境内...…;另外还有更严格限制VPN翻墙行为,以及更精准地追踪公民,了解谁说了什么和取得过什么信息”。

佛利表示,当前热门的人工智能,特别是视觉智能等程序中,因为有中国社群媒体公司提供大量数据资料,让网民以往使用图像就能躲避审查的网路语言,如羊驼代表“草泥马”或小熊维尼代表习近平等,越来越难以通过审查:“我曾在中国家庭里寄宿,和他们一起生活,并住过中国多地...…。直到最后一口气我都会说,中国百姓也是人,值得我们所有人都享有的自由”。(佛利的观点为个人意见,不代表美国国防部及其相关机构的官方立场) 

中国网路审查   成为外国投资成本顾虑

中国政府对网络信息的监控政策,不仅限缩本国公民的言论自由、阻碍正常信息传播,也影响着在华跨国公司的运营情况。外国企业往往要透过中国网络中介公司或相关合作以取得许可证明,或建造一个与国际互联网不同且隔绝于全球数据体系之外的网站,才能维持在中国的经营。

协助美国公司在中国运营网站的工程师奥德里奇(Suzanne Aldrich)对此感同身受:“即便你拥有许可证,也可能随时被撤销。此外,中国政治领导层不希望出现的争议性或鼓动性内容...…也基本会被屏蔽,有时甚至整个网站被关闭”。

中国开启所谓的改革开放政策后,不少外国企业受市场吸引在中国设立分公司或常驻机构。相较于逃避中国网络信息审查及监控审核的成本,许多外国企业在考量中国市场之大且获利度高的情况下,依旧选择投资中国。然而,疫情后的中国经济低迷,网络自由度也成为外企顾虑在华运营的因素之一。

研究中国互联网法律状况的佛利表示,外国企业原先可以忽略的数据控管成本,目前可能在增加外资撤离中国的几率。但即便外资不再像以前那样依赖中国市场,当局的网络监控机制仍然能依靠国内经济的发展来维系。

网路运营工程师奥德里奇则指出,虽然目前仍有不少美国企业打算继续留在中国,但她发现,近年来中方企业却并不像以前那样重视跨国业务发展或与外国公司合作。

记者:乔琴恩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