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華記協:中國報道環境沒在疫情後變好

2024.04.08 15:12 ET
駐華記協:中國報道環境沒在疫情後變好 外國駐華記者協會2024年4月8日發佈的2023年度中國媒體環境報告封面截圖
外國駐華記者協會官網

中國結束清零政策後,人口流動狀況得到改善。但駐華外國記者協會本週一發佈的年度報道顯示,中國的媒體環境並沒有因此獲得改善。

4月8日,駐華外國記者協會(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China)發佈2023年度中國媒體環境報告。該報告以《摘下口罩 障礙依舊存在》爲題,揭示中國儘管疫情封控政策已經結束,但對外國記者的報道工作來說仍然阻礙重重。

報告指出,在受訪的一百多名外國駐華記者當中,沒有一位覺得中國的報道環境比新冠疫情前有所好轉,超過八成的受訪者經歷過騷擾、干預或暴力,還有大約一半的駐華記者曾被中國官員、警方或不明身份人士阻撓採訪。此外,有七八成的駐華記者認爲他們的手機、微信被入侵,一半以上的受訪者認爲居家或辦公環境被安裝了監聽設備,還有受訪者首次披露他們曾被無人機監視。

一位駐華外國記者協會成員、因安全原因不願具名的歐洲駐華記者以書面形式對本臺表示,即便他在中國遭遇過類似經歷,但在閱讀報告裏的有關記者親身經歷時,還是感到十分震撼。他說,“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環境一直充滿挑戰,疫情後更是如此。儘管(當局)最近出現開放的論調,但記者的工作環境並沒有變得更好,即使有也只限於表面。出了中國,你就能理解中國的環境有多壓迫。某種程度上來說,幾乎所有其他鄰近國家的條件都比中國好。”

該名記者表示,從前在中國來去自由的地區,現在變得“敏感”,常有便衣警察出現並進行跟蹤。此外,他比以前更常被外交部叫去“喝茶”,而這些對談越來越讓人恐懼。他表示,“在國家宣傳的洗腦下,也導致許多民衆視外國記者爲潛在間諜。我記得,從前中國公民是好奇地跟我打招呼,現在則是充滿懷疑。”

一名外國記者在北京法院外拍攝時被中國警察攔截(路透社資料圖片)
一名外國記者在北京法院外拍攝時被中國警察攔截(路透社資料圖片)

北京當局對外媒的不信任及恐嚇,也反映在地方官員和一般民衆如何應對外媒的採訪請求。根據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報告,超過三分之一的駐華記者表示有確認好的採訪日程在最後一刻因爲官方施壓而被迫取消;多達8成以上的記者經歷過被採訪對象以不能與外媒接觸或需要事先獲得批准爲由,拒絕接受採訪。

一名國際通訊社記者告訴駐華外國記者協會,他因報道中國爛尾樓問題向地方官員請求置評時,曾遭負責黨務形象宣傳的官員氣沖沖地要求他上交訪問名單。雖然他沒提供名單,爲了保護這些受訪人的安全,他也不會再與這些受訪人聯繫,但還是擔心這些採訪對象可能因此受到懲罰。

中國對外媒的限制和監管也造成駐華媒體人手不足的窘況。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報告指出,能夠順利獲得簽證到中國工作的人越來越少,而這一情況在美國媒體界尤其棘手。2023年,只有一位美國記者得以前往中國接替已經離開的同事工作。

接受本臺採訪的上述不具名歐洲記者表示,儘管外媒在中國面臨許多挑戰,但這讓中國實地報道工作變得格外重要:“這些心理壓力的確造成記者精神內耗,並影響到私生活,但除非我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否則我無意離開。很明顯地,打壓記者反而會適得其反,最終導致更多負面報道以及更少以人爲本的新聞故事。”

記者:喬琴恩   責編:何平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