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社媒封杀中国账号 有违言论自由?

2019-08-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推特、YouTube及脸书三家公司的标志(美联社)
推特、YouTube及脸书三家公司的标志(美联社)

美国社交媒体推特、脸书及youtube接连撤下被认为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散播香港“反送中”抗议的虚假信息的用户,招致北京批评说,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有双重标准;另一方面,因为对海外华文媒体《大纪元》的资金来源有疑虑,脸书也拒收他们的广告投放。那么,这是违反言论自由的做法吗?在互联网时代,新闻、宣传及广告这三者间的界线又在哪?

脸书、推特及Youtube这三大社交媒体平台在中国境内被封,不过,中国官方媒体中央电视台的海外频道CGTN却公然在Youtube上开设帐户。

细看CGTN在Youtube上的内容,尤其在报导香港“反送中”运动时,标题甚至直接写明《香港抗议群众是暴力分子,让社会大众反感》。

他们的视频和声音都呈现抗议民众如何施暴香港警察,在自由世界的社媒平台播放,这和绝大多数其他媒体的报道大相径庭。这样的做法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以来、采取“大外宣”走出去、传递中国声音有关系。

 

 

北京试图引导国际舆论,但在这次香港“反送中”抗议中,三大社交媒体接连对抗有中国官方影子的大量假讯息,却遭北京批评这是在言论自由上“双重标准”。对此,总部在华盛頓的英文网站改变中国(ChinaChange.org)的创办人兼编辑曹雅学嗤之以鼻。

曹雅學表示:“為什麼中國普通民眾上推特會被問話、被強迫刪文,甚是入監,而中國官方媒體可以在推特、臉書和youtube上大行其道?”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也有相似看法。他说:“中國的推理都是沒有根據的,都是在污辱正常人的智慧,汙辱成年人的心智與智慧。”

他更进一步指出,自由社会中传播媒介肩负着守门人责任,这与独裁政府藉由单一声音的宣传、控制舆论完全是不同概念,中国刻意要将两者混淆,是滥用民主社会中的言论自由,而美国社群媒体开始打击假讯息传播,试图找到有效管理的方式,夏明和曹雅学都认为这是迟来的正确抉择。

夏明:“這是做一定的調適與干預,這是對用戶負責任的重要表現。”

曹雅學则“讚賞西方企業這樣的作法,這些企業之前也有反對俄羅斯在美國選舉中的假訊息,在香港抗議問題上清除假宣傳,順理成章。”

中共试图在言论多元的自由社会进行对自己有利的宣传,真能达到引导国际舆论的效果吗?曹雅学和夏明的观察并非如此。

曹雅學說:“中共沒有這種軟實力,在海外的軟實力是零,所以,不僅不能成功傳達輿論,還適得其反。”

夏明則表示:“集權主義宣傳的邊際效應在遞減,投資越來越多、效應越來越少,是事倍功半。”

在互聯網資訊爆炸的年代,要想分辨新闻资讯、广告资讯及虚假资讯这三者,还需更多的媒体提高识读能力。同样的,社群媒体作为传播平台也在摸索如何辨别究竟是新闻、还是有目的广告宣传。

脸书近来就拒绝海外华文媒体、有法輪功背景的《大纪元》旗下英文报刊,为特定美国政治人物投放广告,原因是对资金来源有疑虑。

社交平台在肩负媒体的社会责任上开始走出有效管理的路子,夏明与曹雅学都乐观其成。

夏明指出:“美国这个国家任何管制都是滞后的。她不是先把各种事情管制死,没有创造力。而是在创造力发展几年后、发现哪些地方有漏洞,才开始立法行动。”

曹雅学表示:“社交媒体制定出透明的规范,这种规范应该适用于每一个人。”

脸书拒绝接受《大纪元》投放广告,主要起因在于近来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一篇报导指出,大纪元藉由旗下英文报刊,全力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为特朗普在脸书大买广告,金额之高,仅次于特朗普竞选团队。

报导还指出,《大纪元》多次攻击批评特朗普的美国媒体,不过,《大纪元》反驳说,NBC报导不实,是将其推广订报的做法,误解为有政治目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