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供《小黄人2》:坏人改邪归正与鼓励生三胎

2022.08.23 16: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国特供《小黄人2》:坏人改邪归正与鼓励生三胎 美国动画电影《小黄人大眼萌2》宣传活动
路透社图片

美国动画电影《小黄人大眼萌2》(Minions: The Rise Of Gru)于中国上映后,中国网民发现中国版的结局和国际版本不同之外,中国版片长还多了一分钟,内容多出符合中国官方旋律与正能量的故事。好莱坞电影已经被中国国情“教化”了吗?



《小黄人大眼萌2》里,在国际版中的结局是男主角格鲁与坏蛋“威酷魔王”一起朝向超级坏蛋之路迈进。然而,在中国版本中,“威酷魔王”最终被警察抓到,坐了20年的牢,最后在狱中改邪归正;格鲁则放弃了做坏人的目标,找到人生的最大成是“成为三个女孩的父亲”。

中国与西方不只是国情不同,同一部动画片,也会有不同结局与内容,关键在中国政府的审查制度与对外国电影采取的年度配额限制,让电影,与包括西方及港台的电影工作者们,不得不低头。

创意遇上人民币 好莱坞有选择

一位和中国政府有过互动的台湾陈姓影视工作者就告诉本台记者:“ 好莱坞及港台电影业者,为了要使电影能在中国上映,时常不得不修改电影内容。这些修改是为了迎合中国政策,符合政府所认定的”主流社会价值”,就像是坏人一定要伏法;高中生是早恋所以一定不能成功;同性恋情节要很隐讳的带过。”

出于个人因素,陈先生不愿具全名受访。他还告诉本台,相信《小黄人2》的中国“特供版”也是如此,“为了要能在中国上映,发行商环球影业必须修改结局,让坏人不可以逍遥法外,更不能让坏人影响下一代,教导下一代一起做坏事。”

曾撰写《投喂中国龙》(Feeding the Dragon)一书,批评好莱坞为市场逢迎中国政府的美国製片人克里斯·芬顿(Chris Fenton)也告诉本台:“ 好莱坞电影从1997年开始就服从于北京政府严格的审查。环球影业这次做出电影结局的让步,是为了能使电影在中国上映,因为这能为环球影城带来巨额票房,并且为他座落于北京的主题乐园宣传。”

动画片《小黄人2》首映式2022年6月24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路透社)
动画片《小黄人2》首映式2022年6月24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路透社)

北京标准下的“真善美” 影剧编导得懂“中国情”

“为五斗米折腰”之外,好莱坞不只要修改内容,还得肩负“传播官方政策”的角色吗?像是格鲁最后“成为三个女孩的父亲”,外界解读,这样的改变有配合当前中国政府“鼓励生三胎”的用意在。

陈先生就告诉本台:“想进入中国市场,电影内容必须符合(中国)大陆官方电检政策,也就是符合官方认定的‘真善美’。就算电影中有黑帮、贪赃枉法之人,他们最终也必须伏法,在政府官员的督促之下改邪归正, 在这样的审查制度下,电影虚假,一致性高,电影张力、冲击力不够,并使电影创作者受到非常大的创作限制。” 

芬顿也提到,好莱坞为了中国市场提供“特供”版本电影已经二十几年了。从《搏击俱乐部》、《花木兰》、《功夫熊猫》,到《长城》、《007系列电影》、《钢铁侠3》、《变形金刚》等等,皆是如此。不过,芬顿认为:“《小黄人2》在中国的首日票房并不好,这证明向中国政府磕头,已经无法为好莱坞片商带来好处,这是件好事。我希望美国好莱坞的发行商能意识到这件事,并回归保护电影创作者的创作自由,自由创作才是让好莱坞电影在超过一世纪的日子中,保持无与伦比的原因。”

谁代表中国民意?

对审查外国电影,中国官方则有自己的一套论述。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孙业礼8月18号声称,中国对世界各国开放,“哪个国家的电影更适合中国观众的审美情趣,就引进哪个国家的。”他还向美国喊话,“希望美国电影在尊重文化习俗和受众习惯的基础上不断提高质量,更好地满足中国观众对更加多样化、更高品质影片的期待。”

孙业礼完全没谈到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制度的存在。而对照《小黄人大眼萌2》有中国特供版,一些中国网民就在微博上留言“真是无语了”、“不允许不正能量,正常看个动画片都不行,人已麻。”

美国维吉尼亚大学媒体研究系副教授孔安怡(Aynne Kokas)则告诉本台,中国的网络社群2011年开始发达后,中国政府以及各国片商也需要迎合中国网民的偏好,改变审查标,准并对电影进行修改。

截至截稿日期,《小黄人2》的中国发行商华夏电影并没有针对电影结局更改对本台做出回应。


记者:唐缘媛    责编: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