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供《小黃人2》:壞人改邪歸正與鼓勵生三胎

2022.08.23 16: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特供《小黃人2》:壞人改邪歸正與鼓勵生三胎 美國動畫電影《小黃人大眼萌2》宣傳活動
路透社圖片

美國動畫電影《小黃人大眼萌2》(Minions: The Rise Of Gru)於中國上映後,中國網民發現中國版的結局和國際版本不同之外,中國版片長還多了一分鐘,內容多出符合中國官方旋律與正能量的故事。好萊塢電影已經被中國國情“教化”了嗎?



《小黃人大眼萌2》裏,在國際版中的結局是男主角格魯與壞蛋“威酷魔王”一起朝向超級壞蛋之路邁進。然而,在中國版本中,“威酷魔王”最終被警察抓到,坐了20年的牢,最後在獄中改邪歸正;格魯則放棄了做壞人的目標,找到人生的最大成是“成爲三個女孩的父親”。

中國與西方不只是國情不同,同一部動畫片,也會有不同結局與內容,關鍵在中國政府的審查制度與對外國電影採取的年度配額限制,讓電影,與包括西方及港臺的電影工作者們,不得不低頭。

創意遇上人民幣 好萊塢有選擇

一位和中國政府有過互動的臺灣陳姓影視工作者就告訴本臺記者:“ 好萊塢及港臺電影業者,爲了要使電影能在中國上映,時常不得不修改電影內容。這些修改是爲了迎合中國政策,符合政府所認定的”主流社會價值”,就像是壞人一定要伏法;高中生是早戀所以一定不能成功;同性戀情節要很隱諱的帶過。”

出於個人因素,陳先生不願具全名受訪。他還告訴本臺,相信《小黃人2》的中國“特供版”也是如此,“爲了要能在中國上映,發行商環球影業必須修改結局,讓壞人不可以逍遙法外,更不能讓壞人影響下一代,教導下一代一起做壞事。”

曾撰寫《投餵中國龍》(Feeding the Dragon)一書,批評好萊塢爲市場逢迎中國政府的美國製片人克里斯·芬頓(Chris Fenton)也告訴本臺:“ 好萊塢電影從1997年開始就服從於北京政府嚴格的審查。環球影業這次做出電影結局的讓步,是爲了能使電影在中國上映,因爲這能爲環球影城帶來鉅額票房,並且爲他座落於北京的主題樂園宣傳。”

動畫片《小黃人2》首映式2022年6月24日在美國洛杉磯舉行(路透社)
動畫片《小黃人2》首映式2022年6月24日在美國洛杉磯舉行(路透社)

北京標準下的“真善美” 影劇編導得懂“中國情”

“爲五斗米折腰”之外,好萊塢不只要修改內容,還得肩負“傳播官方政策”的角色嗎?像是格魯最後“成爲三個女孩的父親”,外界解讀,這樣的改變有配合當前中國政府“鼓勵生三胎”的用意在。

陳先生就告訴本臺:“想進入中國市場,電影內容必須符合(中國)大陸官方電檢政策,也就是符合官方認定的‘真善美’。就算電影中有黑幫、貪贓枉法之人,他們最終也必須伏法,在政府官員的督促之下改邪歸正, 在這樣的審查制度下,電影虛假,一致性高,電影張力、衝擊力不夠,並使電影創作者受到非常大的創作限制。” 

芬頓也提到,好萊塢爲了中國市場提供“特供”版本電影已經二十幾年了。從《搏擊俱樂部》、《花木蘭》、《功夫熊貓》,到《長城》、《007系列電影》、《鋼鐵俠3》、《變形金剛》等等,皆是如此。不過,芬頓認爲:“《小黃人2》在中國的首日票房並不好,這證明向中國政府磕頭,已經無法爲好萊塢片商帶來好處,這是件好事。我希望美國好萊塢的發行商能意識到這件事,並回歸保護電影創作者的創作自由,自由創作纔是讓好萊塢電影在超過一世紀的日子中,保持無與倫比的原因。”

誰代表中國民意?

對審查外國電影,中國官方則有自己的一套論述。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孫業禮8月18號聲稱,中國對世界各國開放,“哪個國家的電影更適合中國觀衆的審美情趣,就引進哪個國家的。”他還向美國喊話,“希望美國電影在尊重文化習俗和受衆習慣的基礎上不斷提高質量,更好地滿足中國觀衆對更加多樣化、更高品質影片的期待。”

孫業禮完全沒談到中國電影進口審查制度的存在。而對照《小黃人大眼萌2》有中國特供版,一些中國網民就在微博上留言“真是無語了”、“不允許不正能量,正常看個動畫片都不行,人已麻。”

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媒體研究系副教授孔安怡(Aynne Kokas)則告訴本臺,中國的網絡社羣2011年開始發達後,中國政府以及各國片商也需要迎合中國網民的偏好,改變審查標,準並對電影進行修改。

截至截稿日期,《小黃人2》的中國發行商華夏電影並沒有針對電影結局更改對本臺做出回應。


記者:唐緣媛    責編: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