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纽约研讨会呼吁中国变革(组图)

4月15号是胡耀邦逝世23周年,“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在纽约举办研讨会,分析当前形势,呼吁中国变革。
2012-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在纽约举办研讨会。(紫荆摄)
图片:“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在纽约举办研讨会。(紫荆摄)
Photo: RFA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李进进说,胡耀邦与赵紫阳采取的宽容政策,用民主与法制解决问题的原则,原本可以走向戈尔巴乔夫式的变革。但是中共对民主运动的镇压阻碍了中国的发展。中共掌权前30年历次的运动作为共产主义试验是失败的;后30年,还有人对其抱有幻想。而近期出现的薄熙来王立军事件,让人们认识到这个社会制度到了危机关头。李进进: “今年我们感觉特别的不一样。中国社会、中国人民面临着很重大的选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社会现象,就是中国那个社会制度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危机的关头。我觉得到了危机的关头,它的合法性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回忆了当年为《北京之春》采访与胡耀邦见面的情景。他认为,中国应该告别共产党了: “到今天,你看共产党的内斗已经到这一步的时候,整个这个国家的共产党的系统马上就要像黑社会一样的内斗。你看薄熙来的做法,到胡温下去之后,大概中国就是在这一一批人手里了。”

政论家陈破空表示, 胡温如果不跨出政改这一步,十八大交出权力之后,毛左一旦重新起来,胡温会有危险。当年“六•四”时期的镇压派,其子女的势力在凋落,而反对镇压的领导人,其后代已经起来。 陈破空为胡温支招,树立胡耀邦赵紫阳的形象,顺势平反“六•四”、法轮功,保障信仰自由,进一步再解决西藏、新疆问题。

《北京之春》主编、“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执行理事胡平说,镇压“六•四”的老一辈人已经死了,“六•四”平反的障碍小了。但是这20、30年来,中共大小官员因政治经济利益捆绑在一起,如果被清算,他们也深知其利害。薄熙来事件反映出中共政权已经丑陋到什么程度。王立军选择去美国领馆而不是去中央来揭发薄熙来,说明他对上面的人也完全不信任。现在西方主流媒体都在报导这一事件,捂也捂不住了,说明这个制度难以持久。他认为,只要不同意见能有空间,对专制来说就是釜底抽薪。

图片:“八•九民运”时,天安门广场的副总指挥、现在美国做牧师的张伯笠。(紫荆摄)
图片:“八•九民运”时,天安门广场的副总指挥、现在美国做牧师的张伯笠。(紫荆摄) Photo: RFA
“八•九民运”时,天安门广场的副总指挥、现在美国做牧师的张伯笠说:“我觉得共产党它不是一个理想的政党,它就是一个统治集团,就像一个海盗,把一艘船给绑架了。然后就说,你们不要闹,闹这船就翻,咱们都没有好下场。基本上它不想改也不想动。如果没有什么风浪来临,没有飓风来临,或者这个船要倾覆了,它不会动的。”

他说,强大的罗马帝国垮掉之前,与中国现在的社会十分相似,公开淫乱,钱财大量垄断在统治者的手中。如果没有道德的恢复,这个国家就没有盼望。

曾是“八•九民运天安门广场对话团”团长、现为纽约律师的项小吉指出,西方与中国是“合作维稳”的关系,推动民主需要依靠自己,重点应放在民间力量。
曾在北京的公安大学任讲师的纽约律师高光俊不信任中共会有内部改革,因为他们已经不是为了什么主义,而是完全为个人私利。在这种情况下,外部给更多压力是好事,这样内部更容易做事。

“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副会长王书君,《北京之春》发行人于大海,去年10月来到纽约的学者张博树,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主席唐元隽,社会民主党曾大军,《北京之春》经理薛伟,原《纽约时报》中国研究员赵岩,今年初来到美国的作家余杰,媒体人何频,中国自由民主党美国委员会主席郑科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陈力群,纽约律师叶宁,从上海来到纽约的民运人士李国涛、茉莉花网站编辑孔令熙等与会。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