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德国政府关注九年前的"709案"

2024.07.09 13:29 ET
美国和德国政府关注九年前的"709案" “709大抓捕”9周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社交平台X上发布李和平、王全璋、王宇、李昱函等9位“709律师”的介绍。
China Commission @CECCgov

“709大抓捕 ”已经过去9年了,然而不少受到牵连的律师以及他们的家人, 仍受不同程度的困扰。 有些律师除了被吊销执照和被边控, 他们的家人也被逼迁,孩子无法正常上学。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敦促美国官员向涉事中国官员问责,而德国驻华大使馆也在其官方微博发声,要求中国政府平反“709案”。

周二(9日)是“709大抓捕”9周年,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社交平台X上发布李和平、王全璋、王宇、李昱函等9位“709律师”的介绍,讲述他们被当局控告的罪名和刑期、在狱中遭受的酷刑,以及出狱后受到的压迫等。

CECC呼吁美国政府制裁709” 涉事官员

委员会主席强调,在“709”镇压中被囚的人权律师们,必须被允许不受限制地出行,又向美国政府喊话:“国务卿布林肯和财政部长耶伦应就这些律师所遭受的酷刑和任意拘留,向涉事中国官员追究责任,包括向他们祭出制裁。”

委员会又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蒂尔克(Volker Türk)以及联合国专家们,和他们一道,谴责中国对人权捍卫者家属实施“集体惩罚”、严重侵害人权。

德国驻华大使馆也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声明,赞扬中国人权律师为原本无处发声的人们挺身而出,但出狱后仍被报复,不单失去基本自由,更被排除在正常的社会和经济生活之外,其家人及未成年子女都受牵连。德方呼吁中方撤销对“709律师”做出的判决,并为相关人员进行政治平反,方显公正。

德国驻华大使馆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声明,赞扬中国人权律师为原本无处发声的人们挺身而出。(德国驻华大使馆 微博)
德国驻华大使馆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声明,赞扬中国人权律师为原本无处发声的人们挺身而出。(德国驻华大使馆 微博)

9年过去,被指当年一手策划“709大抓捕 ”的前司法部长傅政华、前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都已相继落马,然而“709律师”和他们的家人,却仍活在压迫中。

海外团体人道中国、29原则、对华援助协会、华人民主书院以及网站改变中国在“709大抓捕”9周年之际合办第8届中国人权律师节,并发布纪念视频,邀请了六位“709律师”和三位“709律师家属”讲述他们的现状和心声。

709”后的9  他们被吊证、被边控、被逼迁

作为“709案”首名被捕律师,王宇诉说她和同为律师的丈夫包龙军双双被注销律师证后,也无法以公民身份代理案件:“所以我们现在生活上面临非常严重的困境,另外我们又不能出境。我儿子现在在美国读书,但是我和我先生都不能出国,到目前为止,我的护照还不能办理,所以我不知道对我们的迫害还要到什么时候。”

和王宇一样被边控的,还有“709律师”李和平和王全璋一家。他们被当局困在国内,却又一直被逼迁、流离失所。他们的妻子王峭岭和李文足,在“709大抓捕 ”后一直在高墙外为丈夫奔走呐喊,然而丈夫回家后,她们的生活仍然无法回归平静。

李文足说:“不仅是在北京,我们离开北京,在其他城市也依然是遭到逼迁。还有我们的孩子上学也成了问题,我们两家的孩子,现在依然没有办法正常的上学。”

平凡的愿望:回归正常生活

“709律师”江天勇表示,虽然“709律师”已陆续出狱,但又再有其他律师失去自由,如谢阳和余文生,而高墙外的人仍面临“追杀式的逼迫”。

他本人一直无法出境,而被迫与移居美国的妻女分隔重洋长达11年;此刻,他只有一个平凡的愿望:“我们现在最渴望的就是能够回归正常生活,能够与家人团聚,能够有不被逼迫的居住,孩子能够正常的上学,有快乐的童年。”

而作为“709案”最后一个结案的被捕者,律师王全璋感慨地说道:“9年的时间可以抚平我的创伤,但是不能让我遗忘,而且随着各种讯息的汇总和时间的沉淀,我们可以有更好的视角去看待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

他们不约而同地感谢国内外个人和组织,在过去9年来的关注、声援和支持,并敬告以公权力作恶的人以傅政华和孙力军的下场为鉴,在善恶之间作出正确选择,至少可以“枪口抬高一寸”。

记者:文在山(伦敦) 责编:嘉远 网编:何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