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全州超生孩被政府抱走 官方称是"社会调剂"非拐卖引发网民反弹

2022.07.05 16:1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广西全州超生孩被政府抱走 官方称是"社会调剂"非拐卖引发网民反弹 资料图片:被移交社会福利部门之前在派出所的一名女婴
法新社图片

考试调剂、岗位调剂,现在连孩子都能被官方"社会调剂"。1990年,一对来自广西全州夫妇的1岁儿子被抱走,32年后一份来自当地卫生健康局的告知书回应却称,超生的孩子已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引起互联网上舆论炸锅。



唐月英和邓振生夫妇在孩子被拐卖后,苦寻32年但无结果,两人到当地政府信访部门,针对孩子被拐卖一事请求立案侦查。75日,互联网上流传一份来自广州全州县卫生健康局文件发布《信访事项不予受理告知书》,内容指出,这对夫妇被抱走的孩子属于超生第七孩,当年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文件更称“被全县统一进行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纪录”,对于信访事项不予处理。

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告知书回应“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翻摄网路)
全州县卫生健康局告知书回应“超生的孩子(属第七孩)是由全县统一抱走进行社会调剂,不存在拐卖儿童的行为。”(翻摄网路)

“社会调剂”还是官方“拐卖”?

此外,这份告知书中写道,根据20世纪90年代全区计划生育工作严峻形势,严格执行“控制人口数量,提高人口素质”的政策,对违反计生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强行超生的子女中选择一个进行社会调剂,是县委、县政府根据当时区、市计划生育工作会议部署要求和全县严峻的计划生育工作形势需要作出的决定。本台试图拨打告知书上的电话但无法接通。

这份在71日由官方落款的文件引起大量网民的关注和愤怒,有网民批评当局将孩子视为商品、“这是以县委县政府决定的形式公然干违法的勾当,这是把人贩子行为合法化”,也有网民质疑遭到社会调剂的超生孩子去向没留存任何记录,“这是为永绝后患吗?还是为了工作省事?”

据中国媒体《华商报》75日报道,今年69岁的唐月英和丈夫邓振生育有43女,失踪的老幺出生于1989年,如果活着的话,今年应该是33岁。唐月英向《华商报》说,当时她带著15岁的女儿和1岁的老幺住在全州县城一家旅馆里,突然有32男前来从她手中抢走了1岁的老幺。

旅美的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向本台表示,如此行为既不合理又不合法,也能从中看出中国共产党轻视人命的作法,他说:“我们可以看到共产党的法律是没有用的,因为连共产党都不会遵守。另外一点就是,中国人哪里有什么人权呢?婴儿也是人,但在共产党眼里,就和他们随意控制的牛马猪羊、任意商品一样,可以任意抢夺、调剂调配。”

左图:相关《不予受理告知书》。右图:相关《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图源:网络)
左图:相关《不予受理告知书》。右图:相关《转交信访事项告知书》(图源:网络)
 

当地政府已立案调查

广西桂林市委市政府在5日下午回应称,根据初步调查情况,责成全州县对漠视群众诉求、行政不作为的县卫健局局长和分管副局长等相关人员停职检查。而桂林市卫健委人口家庭科的邓科长对中国媒体《天目新闻》表示,1980年代证实曾有过“社会调剂”这个政策,但因为年代久远,现在正在查阅档案找具体的政策内容。全州县公安局则称已立案侦查。

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社会学家周孝正将此事与徐州铁链女相比拟,批评所谓“社会调剂”只是将官方拐卖孩子行为合法化,指在中国至少几十万孩子被抱走,不过他也担忧即使能够立案调查,当局也能通过言论审查来刻意阻止信息传播,消除外界的关注。

“什么社会调剂?这就是拐卖妇女儿童,就是人贩子,”周孝正不满地说,“不是说(当局)不知道、或是不去调查,而是你这个调查(结果)能不能传播出去,这才是关键。”

中国媒体《南方周末》记者在“宝贝回家”网站发现一份在2017年登记寻找孩子“邓小周周”的帖子,其中提到 “失踪”地点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全州县的桥头旅店二楼,夫妇二人描述“邓小周周”的身体特征,指他“1990年被抢时1岁,刚会走路和说话。家穷无相片,唯一胎记是左脚脚踝有颗红痣。被抱走时穿的花衣服和自己做的布鞋。他的爸爸妈妈是邓振生和唐月英”。不过本台记者查阅网站时,却发现这篇帖子已被管理员屏蔽。

“宝贝回家”网站帖子遭屏蔽(网站截图)
“宝贝回家”网站帖子遭屏蔽(网站截图)
 

有网民评论指,“统一社会调剂”是个巨大的黑盒,没有法律依据,没有记录留存,只有一只看得见的强有力的大手。周孝正担心,这只大手恐怕会继续阻止外界寻找被拐卖孩童的下落。


记者:陈品洁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