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夫妇仍遭关押 其独子精神异常多次轻生

2024.05.10 11:36 ET
余文生夫妇仍遭关押    其独子精神异常多次轻生 余文生、许艳的儿子余镇洋。
X平台:@xuyan709

中国知名人权律师余文生及妻子许艳被关押已经超过一年。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他们正在精神科治疗的独子余镇洋,罹患重度抑郁,留院期间再度轻生,情况令人担忧。余文生的朋友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人权律师下一代受诛连的问题。

中国人权律师余文生和妻子许艳自去年4月,前往北京德国大使馆途中被公安带走和拘捕,至今已超过一年。本台向多名知情人士了解,余文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已在法院起诉的阶段,控罪与他出狱后继续捍衞人权有关。妻子许豔的案件再度被退还侦查,他们独子余镇洋在父母被拘捕,有严重抑鬱症状,不只一次尝试轻生,在北京市回龙观医院精神科治疗。有知情人士向本台证实,余镇洋近期再度轻生,情况让人担忧。

知情人士说:“唉呀!余文生他儿子现在在医院,据说又一次自杀了,这次是拿N95口罩里面的铁片割腕的危险行为,正在治疗。这孩子的状况实是很可怜,他进医院前因为精神突发出状况,在地铁站看到警察想打警察,已被刑拘了近一个月,这孩子有这种重度抑鬱疾病,如果不抓紧时间治疗,他一辈子就会被毁掉,真的很担忧”

知情人士:余文生夫妇同时被捕 导致其子严重抑郁

另一名知情人士对本台表示,余镇洋自小性格比较内向,受父母同时拘捕的打击,以及当局曾阻止他与外界接触,时间长达两到三个月,使他自我封闭,精神不稳状况加剧,担心余文生夫妻知道儿子近况后也会大受打击。

知情人士说:“余文生应该已知道儿子住院治疗的事,这个孩子是他们夫妻的唯一寄託,为人父母如果知道儿子出这样的状况,真的会受不了。我想他在看守所里一定是很折磨和崩溃。如果是父母能回来,或其中一个可以陪在孩子身边,对治疗肯定是有帮助。许豔的身体也不好,一直有申请取保候审但未成功,应该是当局不想做,现在看申请取保已不大有可能。”

人权律师讉责中国政府不让许豔取保照顾重病儿子

曾与余文生合作的流亡人权律师吴绍平关注余文生一家的状况。他表示,余文生夫妻是受邀请出席德国大使馆的活动,是正常的交流活动,批评中国政府借法律名义,打压人权律师群组和和民间交流活动,也是打脸德国和欧盟,同时,讉责不让许豔取保候审的做法。

吴绍平批评中国政府借法律名义,打压人权律师群组,谴责不让许艳取保候审的做法。(受访者提供)
吴绍平批评中国政府借法律名义,打压人权律师群组,谴责不让许艳取保候审的做法。(受访者提供)

吴绍平说:“余文生夫妇他们不应当被抓,根据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也没有任何的事实依据。《刑事诉讼法》里有关于取保候审的规定,在余镇洋出现这种严重心理问题的情况下,根据法律规定,至少余文生的妻子许豔是可以采取取保候审措施,让她陪护儿子,也使他能够有机会有更好的看护。你看中共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做这样的事情,你就可以看到它是多么的没有人性,根本就不想讲法。”

评论:中国随有未成年人保护法 却带头侵害人权

吴绍平表示,人权律师下一代被诛连的情况严重,敢于发声的人权律师是重点针对的目标,除了余文生儿子外,王全璋的儿子也被剥夺入学权,中国政府是带头漠视法律。

吴绍平说:“教育法放在那里、未成年人保护法放在那里,包括刑法中也有相关保障未成年人权利的规定。王全璋儿子这麽年幼,你凭什么去剥夺他的权利呢?你们视自己的法律如无物,肆意对年龄如此小的未成年人,去侵害他的权利,是你中共在实施国家犯罪。从余文生儿子和王全璋儿子的遭遇,看到中共所谓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评论:欧洲各国对人权律师下一代被打压关注度不足

关注中国人权律师状况多年的东京大学访问研究员潘嘉伟表示,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的打压从没有停止,各界对人权律师下一代被诛连的状况,关注度不足。

潘嘉伟说:“对于人权律师的打压一直以来都没有停止过,余文生的家属这样被诛连,儿子看着父母被人抓捕,变成有非常严重的抑鬱症,王全璋的儿子没办法上学,也会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国际社会绝对需要继续关注,所以习近平去欧洲、欧洲各国的态度确实是令人非常的失望。”

吴绍平和潘嘉伟均表示,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律师和家属人权被严重侵犯的状况,对中国採取更强硬的态度,保护下一代的权益。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