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15年”(上):遇难学童家长叹维权路漫漫

2023.05.11 05:15 ET
“汶川地震15年”(上):遇难学童家长叹维权路漫漫 周兴蓉今年年初曾到北京上访
周兴蓉提供

今年5月12日是四川汶川大地震十五周年,不少因豆腐渣工程遇难的学童家长,多年来坚持维权为他们的孩子讨公道。这些家长年初再到京上访时,遭政府派人以暴力手段驱离。他们感叹上访艰难,但不会放弃。

都江堰聚源中学是"512"大地震遇难学生的重灾区,整座教学大楼倒塌,造成超过两百名师生被活埋,包括当年十五岁半读初三的卢前亮。失去儿子的周兴蓉也因此走上十五年的维权路。

图为四川都江堰市聚源中学在地震中被夷为平地,但附近的楼房却没有倒。(AFP)
图为四川都江堰市聚源中学在地震中被夷为平地,但附近的楼房却没有倒。(AFP)

川震豆腐渣遇难学童家长坚持维权 在京上访曾遭暴力对待

周兴蓉对本台访问,她表示,至今无法走出丧子阴霾,多年来坚持上访超过一百次,想为儿子和自己讨公道,但官方一直不受理。曾多次上访的她,今年二月在疫情封控解除不久与另一名遇难学生家长,再尝试到北京上访,但被自称是公安局的人,用暴力手段强行带走。

周兴蓉:"我和另外一个聚源中学的家长,到了北京之后,不敢去租需要身份证的旅店,第二天早晨六点过,我们想早点出门去办事,结果我们出门,我们还懵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有4、5个口音全是北京、河北的彪形大汉,把我控制住,把另外一个家长捉住,强行把我们扔上车,抢我们的背包,我的小包背带是铁链的,都扯断了,抢了我们的手机,然后收走我们的身份证,我说我们违了什么法,有一个彪形大汉,他就说我们是公安局的,就是骂我,不让我说话,还说要用胶带封我的嘴。 "

周兴蓉形容,这次到北京上访的计划失败,无法到信访局,只能在石家庄高铁站拍一张相片,为自己曾作出的努力,留点证据。

周兴蓉的维权计划因被强行驱离而失败,只能在高铁站拍照留证明。(受访者提供).jpg
周兴蓉的维权计划因被强行驱离而失败,只能在高铁站拍照留证明。(受访者提供).jpg

周兴蓉:"因为我们只有两个人,处于弱势,我想报110,手机也没有,什么都没有,怎样报?然后我们同行的家长就叫我,他说:'大姐,你别叫了, 我们已经落在他们的手,敌不过他们,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然后,都江堰聚源镇政府的人就来了几个人,然后就上车,直接把我们拉到石家庄,买了回都江堰的高铁,在上了动车之后,我就要求拍一张石家庄车站的照片,那时候他们就把手机给了我,我想记得留一个证据吧。"

周兴蓉:为儿子上京维权失败 也同步失去人身自由

她表示,自儿子遇难后,她尝试过不同方法要求讨公道,曾写信到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所有的信都没有回音,要求地方法院立案,案件未开庭已直接被结案,无法讨回公道,也失去了人身自由。

周兴蓉的儿子是15年前地震聚源中学被活埋遇难学童之一。(受访者提供)
周兴蓉的儿子是15年前地震聚源中学被活埋遇难学童之一。(受访者提供)

周兴蓉:"地方政府的人,大家都认识,他们都叫我们别去的,就说去不了,说我们的身份信息,都被都江堰市掌控,一旦购票,他们就知道,又说,有什么事情回来处理和解决,但是回来,又没有什么说法,又不给解决,然后就是控制你的人身自由,就是不让你出去。前几天,我想出去散散心,重庆都不让我去。"

15年过去,周兴蓉感慨维权路太难,但她强调,再难也不会放弃。

周兴蓉:"我要的是承认当年是豆腐渣工程,当初也承诺过追责,但是到现在为止,15年没有人追责,这15年实在太难太难啦!没有机会就不等于我不去争取啊,他们是违法的,这边豆腐渣工程不追究,他们做了违法乱纪的事,对我造成的人身伤害,和家庭伤害、身体伤害也不给说法,不等于我就坚守,我现在依然在坚持,他们不给我说法,我会永远坚持下去,不会放弃的。"

曾多次就豆腐渣工程,为儿子桑兴鹏维权的绵竹市富新二小家长桑军,与周兴蓉有不同体会,他已不相信上访能讨回公道。

桑军表示,不会忘记遇难的儿子,但不想幼子前途因维权影响被迫放弃。(受访者提供)
桑军表示,不会忘记遇难的儿子,但不想幼子前途因维权影响被迫放弃。(受访者提供)

桑军:"当时温家宝说会追查违建的事情,叫我们回家等消息,15年了,已经换了3位总理,李克强、李强,习近平上台,都没有提到512,到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北京我也去过,还是叫我们回到地方解决,所以我们现在说,只好放弃,因为维权太难了,实在太难。"

遇难学童家长:担心被秋后算帐 殃及下一代 已放弃维权

桑军承认,是心有不甘,但担心会影响另一个儿子的前途,是他放弃维权的主因。

桑军:"为娃娃的事情,我曾被抓过六七次,被拉到派出所,也被拘留过,当时把我加入了黑名单。但我另一个孩子读书很好,如果跟他们作对,对孩子日后的工作会有影响,他们(政府的人)是这样说,因为中国政府会秋后算帐,三代都要查,我只能放弃。说实在话,都想维权,但害怕影响这个孩子,不想挺而走险,只能去悼念。"

桑军表示,不少富新二小的家长,都有同样的担心,不敢再上街表达诉求,但每年512下午都坚持到市政府外悼念遇难学生。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