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律师江天勇出狱三年仍被监控 家属:重获自由无望

2022.02.25 11:0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人权律师江天勇出狱三年仍被监控    家属:重获自由无望 牢狱之灾使人权律师江天勇(图)身心受创。
(金变玲推特图片,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刑满出狱已近三年,但仍遭到当局的重点监控和软禁。近日,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接受本台专访透露,国保人员已告知家属,当局可以安排江天勇留在河南,但不会让他出境。这意味着江天勇无法重获人身自由,也不能到美国与妻儿团聚。

江天勇2019年刑满获释后,一直住在河南信阳老家的父母家中,并长期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正当被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即将届满之际,近日国保主动安排江天勇的父母到村委会面谈。

接受本台专访的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透露,国保表明,往后江天勇必须留在河南,一举一动仍将受到监视。

金变玲:“ 他们(国保)想跟江天勇谈,但江天勇拒绝了。23号下午3点多的时候,国保让村委会的人把江天勇的父母带到村委会,给江天勇的父母说, 江天勇的户口在郑州,看江天勇什么打算。如果江天勇要去郑州,他们就和郑州的国保联系,让郑州的国保看江天勇;又说,不允许江天勇去北京,出境更不可能。江天勇的父母听了非常生气。双方不欢而散。”

过去三年,当局对江天勇采取全天候监控。即使江天勇很少外出,国保也没有掉以轻心。

金变玲:“他父母家前面后面都安了摄像头,必经之路也是安了摄像头。他们在江天勇父母家(外面)的走道建了个小房子,这些人一天24小时,分成三班,一班有四、五个人去监视江天勇。白天是江天勇只要一出门,他们就跟着,并试图挑衅江天勇。如果(江天勇)还留在他父母家,那个小房子也不会撤。每天晚上,他们半夜会拿着手电筒照。他父母家前面、后面都有人看着。“

她说,每当外人试图接近江天勇,当局都严阵以待。

金变玲:“之前不是有朋友去探望他吗, 他们就请示上面领导,请示老半天,领导批准了才能去见江天勇。见了江天勇走的时候,那些国保还有当地派出所的人,就会把见他的人带到派出所去询问。”

2016年12月,江天勇到湖南长沙探望“709大抓捕事件”被捕的律师,遭公安监视居住;之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囚两年。

牢狱之灾使江天勇身心受创

金变玲说,这场牢狱之灾使江天勇身心受创。

金变玲:“出狱之后这三年,(江天勇)都不能像正常人那样坐,坐凳子还是不行。当时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那6个月,他们(当局)把他的腿给搞坏了。就让他坐在大理石做的那种凳子,表面特别硬也特别矮,长时间那样坐把他的尾骨给坐坏了。主要是精神不太好,长年被那些人软禁,有点抑郁,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发脾气。“

流亡美国的金变玲(图)盼望能早日与丈夫江天勇团聚。(金变玲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流亡美国的金变玲(图)盼望能早日与丈夫江天勇团聚。(金变玲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流亡美国的金变玲盼望能早日与丈夫团聚。但她估计,当局为了监控江天勇会无所不用其极,漫长的等待很有可能成为泡影。

金变玲:“我不知道当局怕江天勇什么,法律上,剥夺政治权利三年也就是不能选举,应该有出入别的城市或者看医生的权利,但是他们就剥夺江天勇这个权利。现在软禁了三年之后,他们的意思就是说,我以后还是要软禁你。前面说的这三年只是个藉口,过了这三年之后,他就没有藉口了,但是他还是以维稳的形式软禁江天勇。这直接就是非法的。”

记者:高锋 责编:温晓平、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