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律師江天勇出獄三年仍被監控 家屬:重獲自由無望

2022.02.25 11:09 ET
人權律師江天勇出獄三年仍被監控    家屬:重獲自由無望 牢獄之災使人權律師江天勇(圖)身心受創。
(金變玲推特圖片,拍攝日期不詳)

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刑滿出獄已近三年,但仍遭到當局的重點監控和軟禁。近日,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接受本臺專訪透露,國保人員已告知家屬,當局可以安排江天勇留在河南,但不會讓他出境。這意味着江天勇無法重獲人身自由,也不能到美國與妻兒團聚。

江天勇2019年刑滿獲釋後,一直住在河南信陽老家的父母家中,並長期受到當局的嚴密監控。正當被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即將屆滿之際,近日國保主動安排江天勇的父母到村委會面談。

接受本臺專訪的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透露,國保表明,往後江天勇必須留在河南,一舉一動仍將受到監視。

金變玲:“ 他們(國保)想跟江天勇談,但江天勇拒絕了。23號下午3點多的時候,國保讓村委會的人把江天勇的父母帶到村委會,給江天勇的父母說, 江天勇的戶口在鄭州,看江天勇什麼打算。如果江天勇要去鄭州,他們就和鄭州的國保聯繫,讓鄭州的國保看江天勇;又說,不允許江天勇去北京,出境更不可能。江天勇的父母聽了非常生氣。雙方不歡而散。”

過去三年,當局對江天勇採取全天候監控。即使江天勇很少外出,國保也沒有掉以輕心。

金變玲:“他父母家前面後面都安了攝像頭,必經之路也是安了攝像頭。他們在江天勇父母家(外面)的走道建了個小房子,這些人一天24小時,分成三班,一班有四、五個人去監視江天勇。白天是江天勇只要一出門,他們就跟着,並試圖挑釁江天勇。如果(江天勇)還留在他父母家,那個小房子也不會撤。每天晚上,他們半夜會拿着手電筒照。他父母家前面、後面都有人看着。“

她說,每當外人試圖接近江天勇,當局都嚴陣以待。

金變玲:“之前不是有朋友去探望他嗎, 他們就請示上面領導,請示老半天,領導批准了才能去見江天勇。見了江天勇走的時候,那些國保還有當地派出所的人,就會把見他的人帶到派出所去詢問。”

2016年12月,江天勇到湖南長沙探望“709大抓捕事件”被捕的律師,遭公安監視居住;之後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囚兩年。

牢獄之災使江天勇身心受創

金變玲說,這場牢獄之災使江天勇身心受創。

金變玲:“出獄之後這三年,(江天勇)都不能像正常人那樣坐,坐凳子還是不行。當時是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那6個月,他們(當局)把他的腿給搞壞了。就讓他坐在大理石做的那種凳子,表面特別硬也特別矮,長時間那樣坐把他的尾骨給坐壞了。主要是精神不太好,長年被那些人軟禁,有點抑鬱,有的時候會莫名其妙地發脾氣。“

流亡美國的金變玲(圖)盼望能早日與丈夫江天勇團聚。(金變玲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流亡美國的金變玲(圖)盼望能早日與丈夫江天勇團聚。(金變玲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流亡美國的金變玲盼望能早日與丈夫團聚。但她估計,當局爲了監控江天勇會無所不用其極,漫長的等待很有可能成爲泡影。

金變玲:“我不知道當局怕江天勇什麼,法律上,剝奪政治權利三年也就是不能選舉,應該有出入別的城市或者看醫生的權利,但是他們就剝奪江天勇這個權利。現在軟禁了三年之後,他們的意思就是說,我以後還是要軟禁你。前面說的這三年只是個藉口,過了這三年之後,他就沒有藉口了,但是他還是以維穩的形式軟禁江天勇。這直接就是非法的。”

記者:高鋒 責編:溫曉平、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