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大举出动 湖南4公民突破封锁祭拜李赞民

2018-04-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4月19日,湖南4名维权人士突破当局封锁,到邵阳市向已故民运人士李赞民致意。(陈思明独家提供)
2018年4月19日,湖南4名维权人士突破当局封锁,到邵阳市向已故民运人士李赞民致意。(陈思明独家提供)

4月19日晚上,湖南已故民运人士李赞民的追悼仪式在他邵阳市的故居举行,虽然当局加派国保和公安意图堵截来自湖南和其他省份的异见人士参与追悼会,但仍然有少数公民成功克服困难,向李赞民老人的遗体致意。

湖南株洲公民陈思明和另外3名维权人士从长沙出发, 4月19日凌晨时分开车抵达邵阳。虽然夜已深,但灵堂里外仍有约20名公安戒备。

陈思明:国保在灵堂外面停了好多台车。车子里面全是国保便衣,把大路都给堵死了。你想从大路进去不可能的。后来我们就从小路进去。他们并没有把我们驱离,反而跟我们说,你们祭奠李赞民先生我们不反对,你们有情有义的,祭奠完了就走吧,好好休息。很客气的那种说法。

4人成功进入灵堂向民运老人李赞民鞠躬致意,逗留了1个多小时才离去。

陈思明:我们本来想参加今天晚上的追悼会,(国保说)那就不要了吧,你们已经意思到了,建议你们回长沙吧。凌晨3点就直接回长沙了。我们走的时候,国保有一台车一直跟踪我们,上了高速公路,我们已经离开邵阳了,他们还一直跟踪我们,我们停他们也停,我们开他们也开。

湖南资深民运人士李赞民去世后,大批当地和其他地区的异见人士相继表示要到邵阳出席他的葬礼。当局从周三起加强警力戒备。陈思明对于4人成功突破封锁有这样的解释。

陈思明:昨天我自己就接到(株洲)国保的电话,就是说希望我不要去,我说我一定要去。

如果你们要采取强制行动,我会写一篇文章用文字记录你们从始至终的行为,在互联网上公布。你们如果让我去,我去了也最多是磕个头,我说我既不可能举牌也不可能喊口号。国保就再也没有找我了,大概是接受了我的说法。

李赞民的朋友们原本成立了治丧委员会,可是骨干成员大部分先后被当局控制,并被迫离开邵阳。李赞民的女儿透露,父亲的追悼会不会有特别安排,遗体周五会进行土葬。

李赞民女儿:没有什么特别安排,特别安排是不允许的。生平我们是会宣读的,但是要经过审核的。有些事情不好说,你也知道的,好吗? 我们想采取土葬,现在土葬跟火化都是自由的。

李赞民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湖南从事民主运动,先后两次被判刑入狱,是湖南民主运动的早期发起者之一。

特约记者:高锋/责编:石山/吴晶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