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玮平疑遭酷刑引起国际关注 家属拟提诉讼不获受理

2021-05-04
Share
常玮平疑遭酷刑引起国际关注  家属拟提诉讼不获受理 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上月遭正式逮捕。
推特图片

卷入“厦门聚会案”的陕西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指涉嫌“颠覆国家政权”上月遭正式逮捕,目前羁押在远离宝鸡市的看守所。家属向本台披露, 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怀疑遭非法取证的细节,日前原本计划对陕西警察提出诉讼,却不获当局受理。

2019年12月,常玮平与多名维权人士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至去年1月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监视居住,其后获取保候审。他事后上载短片,透露在监视居住期间曾遭受酷刑。



常玮平妻子陈紫鹃周二向本台披露,警察除了怀疑对丈夫施加酷刑,也进行了非法取证。

陈紫鹃:“应该是2020年的十二月底到2021年1月这段时间。陕西警方到了深圳、北京、广州,找以前跟常玮平认识的一些年轻人,强行把人带到派出所去,让人家指控常玮平,相当于作假证。他们可能会把口供写好,让人家照着念,不念的话就不让离开,还有就是诱导性的,让别人说常玮平没有说过的话。”


2021年4月29日,常玮平妻子陈紫鹃(左)在律师任全牛陪同下到山西省公安厅进行控告。(陈紫鹃独家提供)
2021年4月29日,常玮平妻子陈紫鹃(左)在律师任全牛陪同下到山西省公安厅进行控告。(陈紫鹃独家提供)

她谴责陕西警察有不轨企图。

陈紫鹃:“常玮平本来的话是这样的,’我的律师证有问题,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可是警察就让那个人说,’常玮平说,虽然我现在遇到了一些挫折,但是我们不能气馁,我们要团结起来反对共产党。它就是人为的曲解你的话,人为的把常玮平打造成一个反对派异见领袖。“

为了讨回公道,陈紫鹃日前在人权律师包龙军、任全牛陪同下,前往陕西。他们原本计划对省检察院向宝鸡市警方提出诉讼,却遭到冷遇。

陈紫娟:“陕西省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居然说,警察侦查中的案件不归他们管,让我们去找监察委,但是律师跟我说,酷刑这种侦察中的案件正好是检察院要管的。我们当时跟他们吵这个事情。他们就把信访接待的地方门一关,工作人员全走了。”

常玮平案备受国际社会关注

常玮平在上月初被正式逮捕后,移送到远离宝鸡市的凤县看守所。那里位于秦岭山区,沿途主要是崎岖山路。


视频:律师常玮平妻子陈紫鹃,2021年4月30日在律师陪同下,前往位于秦岭山区的风县看守所。该看守所远离宝鸡市,沿途主要是崎岖山路,交通不便。(陈紫鹃独家提供)


陈紫娟:“公共交通的话,一天去那个地方只有两趟车,非常的不方便,也没有高速(公路),我们总共开车开了两个多小时,其中有两个小时是走这种非常难走的山间小道。我们给办案机关提交了一份会见申请,但是看他的样子,看他的态度,就是拒绝。“

她相信公安当局把常玮平异地羁押是出于报复。

常玮平案备受国际社会关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总干事杜松呼吁中国履行国际公约。

杜松:“中国从1988年就已是反酷刑公约的缔约国。公约第二十和第三十条 ,让国际人权专家调查怀疑有人遭受酷刑的情况,但是中国拒绝履行。中国根本没有机制去监督有关酷刑的投诉个案,没有一个部门可以立即回应。国际团体也就非常关注。譬如欧洲律师协会也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常玮平律师。“

据了解,国际特赦组织也致信给宝鸡市公安局局长贺东,要求释放常玮平。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