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拜林昭或为朱承志量刑重要考虑

2019-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维权网)
资料图片: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维权网)

湖南维权人士朱承志涉嫌寻衅滋事案,周二(20日)在苏州完成庭审,择日宣判。根据起诉书,朱承志被指散播虚假信息,危害国家利益,但有法律界人士相信,法院量刑时会另有考虑。

案件周二下午在苏州吴中区法院开审。湖南公民陈思明和另外3名维权人士专程到当地声援朱承志,却无法进入法院旁听。

 

 

陈思明: “他们(法院)说要有旁听证。我们没有,要由法官同意,或者律师邀请。后来苏州派出所带来大帮警察和十几二十个没穿警服的黑衣男子,说法庭没有座位,不可能旁听,要求我们离开,在没有发生身体接触下,把我们送到地铁站。”

 

2019年8月20日,湖南公民陈思明(右)等维权人士到苏州声援朱承志。 (陈思明独家提供)
2019年8月20日,湖南公民陈思明(右)等维权人士到苏州声援朱承志。 (陈思明独家提供) Photo: RFA

代表朱承志的律师吴绍平在审讯后拒绝透露详情。

吴绍平:“开庭已经开完了。没有当庭宣判,择日宣判。结果是否乐观,只能说我们作为律师已经尽力了。”

去年4月,朱承志和多名维权人士去苏州祭拜已故异议人士林昭时被抓,上月被当局正式起诉。起诉书指朱承志通过境外网络平台推特和脸书,大量散布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危害国家利益的虚假信息,起哄闹事,混淆视听,又长期诋毁中国法律制度,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又指朱承志的联署好友数量达3000多人,发布的虚假信息多达50多条。

 

资料图片:朱承志到苏州灵岩山祭典林昭。(维权网)
资料图片:朱承志到苏州灵岩山祭典林昭。(维权网)

曾代理朱承志案的律师任照相信,朱承志被裁定罪成的机会极大,估计法院量刑会考虑到起诉书以外的因素。

任照:“他属于政治犯。我觉得林昭这个事是直接原因。他就是因为炒作这个事才会被追溯,被起诉,甚至被审判。可能林昭这事对他而言影响会更大一些。”

原名彭令昭的林昭,上世纪五十年代在北京大学读书时被打成右派,其后被以“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与“反革命罪”判刑20年。因一直拒绝认罪屈服,她于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秘密处决。

 

1959年,林昭在北京陶然亭,背景是高君宇及其女友石评梅的墓碑。高君宇墓碑侧面刻有一首海涅的诗:“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图源:维基百科/连曦的林昭文集)
1959年,林昭在北京陶然亭,背景是高君宇及其女友石评梅的墓碑。高君宇墓碑侧面刻有一首海涅的诗:“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图源:维基百科/连曦的林昭文集)

湖南公民陈思明也相信,法院为了杜绝外界纪念林昭,会杀一儆百。

陈思明:“这个法庭本身就不合法。对朱承志的审判是滑稽跟闹剧。先抓人后定罪。现在主要是朱承志每年4月29日都来祭奠林昭。据说去年抓了(朱承志)以后,今年纪念林昭的人少了很多。我想他们可能是想把纪念林昭的事情按下去。‘枪打出头鸟’,先把朱承志解决了再说吧。”

每年到了林昭忌日,中国各地不少公民都会前往苏州的墓地祭奠。当局为了维稳动用大量人力物力。

 

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嘉远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