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常玮平监居期间疑再遭酷刑并萌生死念

2020-12-02
Share
律师常玮平监居期间疑再遭酷刑并萌生死念 律师常玮平
脸书图片


遭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的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日前获准与家属见面。家属怀疑常玮平在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不人道对待,担心他不堪折磨会选择走向绝路。

常玮平与父亲常拴明的会面安排在陕西宝鸡市一座派出所里进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周三(2日)向本台表示,与以往相比常玮平明显消瘦。常玮平要求父亲转告妻子不要为他的事发声,讲的时候语速缓慢,种种迹象使人怀疑,这到底是否他的心里话。

知情人士: “从他父亲的描述来看,他是用尽了气力,把那句话给喊出来。他父亲说,他的眼睛通红,说话像在背诵一样,人的思维反映也迟钝了,这就说明他应该是受到酷刑了。”



整个会面过程不到10分钟。据说在告别一刻,常玮平在父亲身后喊出了一句话,“让我爸和我妈好好活着”。

知情人士:“按照他父亲的讲法,双方告别的时候,他喊出那句话是用尽气力的,是不想活的这种状态,应该是被折磨得难以忍受,所以他觉得自己可能也活不了,或者他自己也不想活了。从他喊出这句话看来,他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所以他才会叫他父母好好活着。”


视频【拍摄短片披露公安酷刑】


当局一反常态,安排常玮平与家属会面的动机,备受质疑。

知情人士:“国际社会的关注,还有国内民众的关注,对当局构成压力;也不排除常玮平一直在坚持或者抗争,导致当局作出权益之举,让他们父子见面,消弭这种影响,控制舆论,应该是他们最重要的盘算。”

本台多次拨打常拴明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知情人士:“他父亲是一个老党员,他的妻子在深圳工作。他们甚至跑到深圳找他的妻子,找她的单位,威胁她,不容许她为丈夫呼吁发声,同样也不容许常玮平的父亲为自己的儿子呼吁。他们千方百计威胁常玮平家属,导致家属不能更好跟社会沟通,反映他们的冤屈。”

常玮平是80后维权律师,长期参与人权和公益案件,代理过多起艾滋病及性别就业歧视案件。去年12月,他与多名维权人士参与讨论时政的厦门聚会;今年1月,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遭监视居住,其后获取保候审。两个月前他上载短片,透露在监视居住期间曾遭受酷刑,包括被剥夺睡眠权利,每天铐老虎凳等等。视频发布后不久,常玮平再度被抓。

国际人权组织 “国际特赦”研究员“启安”谴责当局对常玮平实施监视居住。

“启安”:“他在视频里也提及他有坐过老虎椅,除了他以外,也有其他个案提到类似的酷刑手法。联合国在内的人权专家都曾提到,监视居住本身作为拘留的方法就是违反人权的。嫌疑人不能见律师,不能见家人,根本无法确定他有没有受到酷刑。”

“厦门聚会案”其他两名主要涉案人许志永和丁家喜,目前被关押在山东临沭县看守所。他们被批捕后音讯全无。

“启安”:“不少被监视居住的人出来之后都会讲,当局希望他们认罪或者提供一些资料。当然我们不知道,在常玮平的个案里面,当局想要他讲些什么资料,但是整个行动就是想要把参与厦门聚会的维权人士或律师全部打压。”

据了解,当局除了向家属,也向两名律师张科科和张庭源施压。两人早前已退出该案。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