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青年獄中受虐 家人對外求助

2023.12.05 01:30 ET
蒙古族青年獄中受虐 家人對外求助 阿拉慕斯的姑姑發視頻揭發獄警虐待阿拉慕斯(漢語:阿拉木沙),每天只給一個饅頭果腹,目前生命垂危。
網絡視頻截圖

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蒙古族男子阿拉慕斯(漢語:阿拉木沙)因參與鬥毆,多年前被判刑十五年。近期,阿拉慕斯的姑姑發視頻,揭發獄警虐待阿拉慕斯,每天只給一個饅頭果腹,阿拉慕斯目前生命垂危。

阿拉慕斯的姑姑日前通過友人在境外網站發佈一段致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政府官員的視頻。這位女士用蒙古語說,阿拉慕斯被關押在呼和浩特市第三監獄,遭到獄警毆打導致嚴重受傷,目前危在旦夕。

錫林郭勒盟一位因個人安全原因而不願具名的蒙古族教師本週二(5日)告訴本臺,現年28歲的阿拉慕斯,早年涉“打架鬥毆”被判刑15年。他在服刑期間拒絕認罪,並指控獄方人員虐待,遭到毆打和刑訊逼供。她說:“我也聽說刑訊逼供,警察直接打人會有外傷,有個小孩他爸爸是通遼市公安局的,他聽到他爸爸說,警察打人的時候,還用針去扎你。因爲,針眼看不出來。如果直接打人有外傷,能直接看出來。他爸爸是警察,他在家聽到他爸這麼說之後,又把此話複述給同學聽。”

據民生觀察網站12月3日消息,阿拉慕斯在呼和浩特第三監獄被關禁閉室遭受折磨近兩個月,目前生命垂危。近期,阿拉慕斯通過獲釋獄友對外發出緊急求救。報道說,阿拉慕斯一直不服,入獄十年來,始終拒絕認罪,受盡獄卒折磨。

阿拉慕斯通過獲釋獄友對外發出緊急求救

據阿拉慕斯的姑姑介紹,阿拉慕斯被警察聶永剛和一名黑社會人員打傷,導致耳膜穿孔。他向監獄領導提出控告,反被關進禁閉室,每天只給他一個饅頭和很小的一杯水,他還帶着鐐銬,不給蓋被子,腳嚴重凍傷。直到他寫出不再控告的保證書,才被送回監區。

旅居德國的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告訴本臺,阿拉慕斯現在的處境十分危險:“他的姑姑說,她侄子在監獄裏,被迫喝廁所裏衝糞便的水。當然中國的監獄不僅對漢族人不好,對蒙古族人也不好。因爲不承認那些警察或監獄管理人員對他的指控,所以對他懲罰。所以,阿拉慕斯的姑姑呼籲大家救救他。”

曾有蒙古族青年被處決二十年後沉冤得雪

席海明說,二十多年前,蒙古族青年呼格吉勒圖被含冤處死後獲判無罪,如果把這兩個案件聯繫起來看,說明當地的司法機關存在嚴重的問題,包括對嫌疑人屈打成招,草菅人命。另外,審訊中對漢語理解能力不夠的蒙古人沒有足夠的語言溝通幫助,使蒙古族被關押人員不能充分享受法律上保障的權利,某種程度上成了法律辯護中的二等公民。

本臺記者多次致電呼和浩特市第三監獄,但始終無人接聽。

毒奶粉患兒家長曾經歷獄中折磨

中國出現過不少冤假錯案,“毒奶粉”受害患兒父親郭利就是著名案例。郭利被廣東省潮州市公安局構陷入獄5年,出獄後向廣東省高級法院提出申訴,高院終審裁定郭利無罪。

郭利告訴本臺,他在服刑期間,獄方人員逼他認罪、不提出申訴,遭到拒絕後,他被迫喝下水道的水、發黴的米飯。他說,阿拉慕斯因拒絕認罪,受到獄警迫害的可能性很大:“這個可能性非常大,特別是不認罪的人。只要你認罪服法,寫悔過書,你在監獄一切正常。如果你拒不認罪,那麼你得到的處理一定是嚴厲的,包括讓你飢餓,喝水溝水、地溝油,連菜都沒有,也沒有鹽喫。”

郭利說,面對冤案,在監獄中只有承受,以死抗爭,出獄後纔會有申訴翻案的機會。目前,郭利正在向中國最高法院申請國家賠償。

記者:古亭    責編:陳美華、許書婷、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