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岛现“黑工”陷阱 中国海外劳工市场乱象丛生

2019-03-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塞班岛上的中国建筑工人在帝国太平洋赌场前抗议。(美联社)
塞班岛上的中国建筑工人在帝国太平洋赌场前抗议。(美联社)

因建造塞班岛的一家赌场而受工伤的几名中国劳工,近日起诉了项目开发商及几家劳务承包公司,指控他们贩卖人口并强迫工人劳动。这起诉讼可以追溯到两年前,其间发生的事情反映了海外劳工市场的乱象。

这份本月中旬修改过的起诉状显示,七名中国工人对金螳螂(北马里亚纳群岛)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螳螂”)、项目开发商以及另一家劳务承包商提起诉讼,控诉他们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

本案缘于美国塞班岛的一个名为“博华皇宫•塞班”的娱乐度假村,包括一座豪华赌场和五星级酒店。这个项目的开发商是总部位于香港的博华太平洋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华太平洋”)。

博华太平洋把这个度假村的建造项目承包给了至少四个劳务承包商,分别是金螳螂、中冶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冶国际”)、南京倍立达新材料系统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立达”)、以及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长城”)。

 

 

起诉书披露,这几位工人是通过中国公民短期免签入境塞班岛的政策,以游客身份来到这里的,但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免签政策只针对旅游和商务活动,而不适用于务工。他们来到这里后,个人护照被工程承包方没收,并被告知他们是“黑工”,所以他们不能对任何人抱怨工作条件,否则他们会被遣返回国。另外,公司为了掩盖雇佣黑工的事实,拒绝了多名惨遭重工伤的劳工就医请求。

“黑工”与时代并存

本案原告的一位代理律师何宜伦(Aaron Halegua)作为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所(USALI)的研究员,长期关注中国劳工问题。他对本台记者表示,相对官方登记在案的劳务派遣人数,目前在国外打“黑工”的中国劳工数量不得而知,他们并没有获得工作签证,而只有旅游签证或者签证已经过期。他表示,中国的海外劳工市场方兴未艾与中介声称的优厚待遇有关。

“广告中的(海外劳务)工资比在国内做同类工作更高,比如做建筑工的话。这应该就是最大的原因。”

两年前,博华塞班岛度假村项目的一名工人从赌场建筑工地脚手架上跌落身亡,随后美国联邦调查局搜查了工地,发现了上百名没有合法身份的中国劳工。

博华太平洋事后曾发表澄清公告说,联邦调查局对集团外聘施工队相关工程事故进行的调查,与博华太平洋及其员工无关。

记者注意到,中国海外劳工市场已经初具规模。《2017-2018中国对外劳务合作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在外各类劳务人员数量接近98万,其中建筑业劳务人员占四成多,远超其他行业比重。中国政府在欧亚非大陆架设的“一带一路”骨架涉及大量基建项目,而这也显著刺激了对外劳务市场的发展。

记者周二试图联系中华全国总工会,但被提示电话无人值守。

位于香港的劳工权益组织“中国劳工通讯”创办人韩东方感叹道,当今海外中国“黑工”的遭遇极具历史讽刺意味。

“不是说好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吗?结果华工被卖到北美洲淘金、修铁路的历史又在重演。现在中国的这些所谓代理公司打着‘改革开放’或者‘走出去’的这种很好听的旗号,把自己的人又卖出去。外国人不卖中国人猪仔了,而中国人在卖自己人的猪仔。”

一位半生农民的“黑工”噩梦

当了大半辈子农民的吉林通化人刘春才就误入了这条贼船(他并不是上述案件起诉人之一)。2017年2月,父母双亡的他通过当地人介绍到塞班岛打工。介绍人告诉他,在塞班一个月能挣到一万五六千元,而且可以拿到落地签。于是,他付了五万多元中介费并自费飞抵塞班岛。到达目的地第二天,他就开始给倍立达做起了电焊工作。

刘春才表示,公司并没有和他签定任何合同,而他的护照也随即被没收。他前后做了58天工,总共只拿到3700多美元,远不及介绍人当初承诺的工资。他还回忆说,期间他的食宿条件非常恶劣。

“在这儿吃也吃不饱,做的饼子里面都生虫了还给这些工人吃。我住的那间工人宿舍住了24个人,还没有空调,而这里还很热。”

他刚干了没几天,就发现赌场工地一层到八层没有安全网,工人倘若一失足就可能丧命。意识到工地存在各种安全隐患,他随即向一位习姓包工头讨要护照,但包工头不给,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做工。

上工第二个月的一天,正当他在工地四层做工时,他忽然听到“噗通”一声巨响,才发现有工人坠落。刘春才后来才知道,这位他亲眼目睹被装进救护车的43岁河南工人胡元友(Hu Yuanyou,音译)并未生还。

刘春才说,工地出事后他非常后怕。不久后,倍立达在塞班岛项目的两位高管被当地警方带走,其中一位就是此前拒不归还他护照的包工头。就此,倍立达撤出了赌场的建筑工作。

记者近日试图联系金螳螂和倍立达了解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2018年3月,美国劳工部宣布与金螳螂、中冶国际、倍立达、神州长城达成和解。这四家劳务承包公司将向数千名工人支付共计近一亿元人民币的未付工资和赔偿。声明说,除神州长城以外,其余三家公司都利用了免签入境项目非法雇佣了黑工,而为了到塞班岛工作,这些工人普遍支付了几万元介绍费和机票费。

2017年4月,经律师介绍,刘春才住进了塞班岛的一家避难所,他与其他二十余名工友希望通过获取人口贩卖受害者签证(T visa)最终拿到美国绿卡,而这一等就是两年。刘春才说,他目前非常矛盾。由于他只能在塞班岛打些零工,收入很不乐观,而他在国内的家人也非常担心他的境况。另一方面,由于他此前准备出庭作证,他担心一旦回国,倍立达会报复他。刘春才坦言,他并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而绿卡似乎还遥遥无期。

取缔“黑工”要靠多方出力

几位金螳螂工人的代理律师何宜伦表示,改善海外劳工市场乱象需要多方通力合作。首先,落实责任归属至关重要。一旦发生劳工权益事件,项目总开发商应当主动承担责任,而不该把“皮球”踢给承包方。其次,中国政府应加强对劳工的法律意识宣传,包括遇到问题时的求助方案。此外,劳工所在国政府也应加强监管和事后处理机制,以防范“黑工”惨剧的发生。

前倍立达工人刘春才在采访临近尾声时,对记者这样倾诉了他从中汲取的经验教训。

“我没什么文化,也不懂什么手艺,(出来打工真是)太难太难了。”

他还告诫有出国务工打算的工友,务必事先核实工作签证手续、并签订劳务合同,避免重蹈他的覆辙。

 

记者:家傲  责编:何平  网编:瑞哲

评论 (2)
Share

郝雪森

大陆军民今年要特别严防流血事件发生
今年是大陆政局最动荡的一年,很可能有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当下王沪宁愚弄唆使习近平学毛独裁已接近文革式恐怖状态,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必定会学毛血腥镇压.大陆目前政治格局下发生突发事件,王沪宁必定暗使习近平血腥镇压以防苏式崩溃.共党现在内斗主要三派,一是新组习派,一是江派,另是团派.在隐谋多年的大野心家王沪宁野心中,江派和团派现基本没有接班的可能,习的根基太子党也竟然被王政治边缘化.中共政权若不因外部而苏式崩溃,党内只有去习才能政变.习若突发事件学毛镇压而首次沾血,必定终结政治前途.党内能收拾残局的只有三朝不倒隐谋的王沪宁,江派和团派都不会让对方取代习,一惯表现"不结帮派"的王渔翁得利.重大突发事件正是王沪宁学毛唯恐天下不乱的机会,必定暗使习近平手上沾血走向"自杀",施计取而代之,王除此绝无其他机会.
大陆同胞一定要防范"六四"等流血事件重演,关注三朝罪恶元凶幕后最有实权的王沪宁,及时揭穿其阴谋鬼计.共军官兵们:你们绝大多数来自于平民,在被派处理突发事件时,宁可向老天爷开枪,也绝不能向同胞父老兄弟姐妹们开枪!!调转枪口也可.郝雪森2019.3.24

2019-03-26 18:38

郝雪森

大陆军民今年要特别严防流血事件发生
今年是大陆政局最动荡的一年,很可能有重大突发事件发生.当下王沪宁愚弄唆使习近平学毛独裁已接近文革式恐怖状态,一旦发生重大突发事件必定会学毛血腥镇压.大陆目前政治格局下发生突发事件,王沪宁必定暗使习近平血腥镇压以防苏式崩溃.共党现在内斗主要三派,一是新组习派,一是江派,另是团派.在隐谋多年的大野心家王沪宁野心中,江派和团派现基本没有接班的可能,习的根基太子党也竟然被王政治边缘化.中共政权若不因外部而苏式崩溃,党内只有去习才能政变.习若突发事件学毛镇压而首次沾血,必定终结政治前途.党内能收拾残局的只有三朝不倒隐谋的王沪宁,江派和团派都不会让对方取代习,一惯表现"不结帮派"的王渔翁得利.重大突发事件正是王沪宁学毛唯恐天下不乱的机会,必定暗使习近平手上沾血走向"自杀",施计取而代之,王除此绝无其他机会.
大陆同胞一定要防范"六四"等流血事件重演,关注三朝罪恶元凶幕后最有实权的王沪宁,及时揭穿其阴谋鬼计.共军官兵们:你们绝大多数来自于平民,在被派处理突发事件时,宁可向老天爷开枪,也绝不能向同胞父老兄弟姐妹们开枪!!调转枪口也可.郝雪森2019.3.24

2019-03-26 18:3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