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学生张俊杰:因参与白纸、烟花运动被送精神病院

2023.08.22 14:52 ET
专访大学生张俊杰:因参与白纸、烟花运动被送精神病院 中国中央财经大学前大一学生张俊杰,在中国参加白纸、烟花运动被送入精神病院,近日"润"到新西兰。
视频截图/记者黄春梅提供

中国多所高校在去年发起的"白纸运动"曾成功迫使当局放弃了严厉的动态清零政策,并且获得社会舆论的支持。但是,多位参与运动的年轻人却因此身陷囹圄。近日,原中央财经大学学生张俊杰接受本台专访,披露遭当局打压的情况。

 

 

“我在去年参加白纸革命,今年1月份又参加烟花革命,导致我两次被中国警方关入精神病院。所以,我润出中国主要是为了逃离中共的迫害。”人在新西兰的张俊杰接受本台视频访问,揭露参与两次运动后的悲惨遭遇。

张俊杰:在校园举白纸遭休学  被送入精神病院

张俊杰回忆,去年1127日晚上及28日上午8点左右,他曾经两度在中央财经大学主教学楼前举白纸抗议动态清零政策。约5分钟后,他就被学校领导和老师带走,校方并联系了他的父亲。当晚,他被带回了南通。父亲告知,因“密接”必须隔离7天而把他带到镇上的隔离点。他随即就被以做“核酸”为由,由两名便衣带上车,被强制送到南通市第四人民医院,也就是精神病院。

“他们突然以布条将我的四肢捆绑在床上,我非常恐惧,想反抗,因为想起中共经常以关押精神病人的方式迫害异见人士。真的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张俊杰道出了心中的恐惧。

张俊杰表示,在发热门诊,他被强制注射镇定剂,被告知“不爱国爱党、不拥护中共就是有精神病”,他只有乖乖配合治疗才能回家。整整6天时间,他都被绑在床上,反抗的后果就是被上了“大单”,整个上身被绑住动弹不得。医院重派了医师,但他还是被强迫服用大量药物及进行物理治疗。张俊杰被整得昏沉、有气无力,父亲才决定把他接回家。

 

 

参与烟花运动 精神病院恶梦重新上演

张俊杰说,他在社交媒体参加了所谓的“白纸革命组织部”,奉指示在南通进行“烟花革命”。他原想购买无人机放烟花、撒传单,但是实名登记让他们打消主意,改为放烟花、贴上几张白纸抗议。没想到,隔天警察又找上门。

121日农历的除夕上午,突然有四辆警车跟将近二十名警察到我家来抓捕。他们将我带回南通市开发区办案中心,审讯我整整一天,多次逼问我的iPhone以及iPad密码,还追问组织和指使人。”他被警方要求在行政处罚决定书签字,罪名是“寻衅滋事”,但随后不是被释放回家,而是又被送进了第四人民医院。

“一号楼的七楼真的是人间地狱,”张俊杰说,里面的“病患”被剃光头,不允许穿鞋子,一间6、70平方米的活动室挤满60多人,专门用来惩罚“不听话的病人”。室内满是呕吐物、排泄物,“病人”若对医护不满,会被任意殴打。他亲眼看见一名病患还遭受电击,耳鼻冒血。而且,电视只允许播放例如央视、红色电影、红色歌曲。有人想换频道,当场被护士踹倒。

对张俊杰来说,更难忍的是每天都被问同样的问题,“他们每天都问,拥护不拥护中共? 还说,习总书记对你们这么好,为何不拥护习总书记? 并将我的反应,作为判断我是否能够出院的标准。”

张俊杰抵新西兰 仍收到中国警方恐吓

不想放弃学业的张俊杰被送回南通前,学校以“突发疾病”为由,强迫他签字,他因此“被休学”。利用医院会见的时间,张俊杰请父亲帮他联系留学中介,并成功申请到新西兰的奥塔哥大学。他7月拿到留学签证后,本来打算9月底再走,但是家门前徘徊的警车让他不告而别,提前“润”了。

张俊杰从中国转往香港,再搭机到新西兰,途中并未受到刁难。但是一抵达新西兰发推文后,他的父亲和祖父就被带走,公安多次通过他家人的电话和微信劝他删掉全部推文并返回中国。

张俊杰公布了一段有关人员的恐吓录音:你不要以为到了新西兰,我们就不好收拾你”;“你在国外的社交平台上说的越多,你家里人受的苦就越多。

“仅仅因为一张白纸、一个烟花,就会在这个荒诞的国家遭受到这么多的迫害,我不得不‘润出中国。”张俊杰说,他只是一个普通学生,作为一个青年需要为中国民主化做些贡献,然而大部分人还未觉醒:“他们对中共没有特别的不满,甚至很多人都是粉红五毛,甚至拥护中共。我觉得对于这些人来说,当务之急是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 

当被问到其他参与运动的同伴是否也有类似遭遇时,张俊杰告诉本台,

“在中央财经大学,整个学校只有我一个人去举白纸抗议。我们学校当时还有34个女生去主教学楼门口贴彭立发先生的标语,当时我们曾参加过一个电报群。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依然无法联系到这几位女生。”除了同校同学外,张俊杰表示还有另一名北大学生也和他同一时间举了白纸。但目前,这名北大学生依然下落不明。

张俊杰表示,因为从中国离开得非常匆忙,他所有的住院材料、缴费记录、司法鉴定报告等文件都在父亲那里。目前,他手上有一段8月初他父亲与南通市通州区先锋派出所警察的对话录音,当时警察询问他是否有按时吃药等。

针对张俊杰披露的上述情况,本台记者曾致电中央财经大学商学院求证,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