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严正学病危 季风陪护遭死亡恐吓

2023.09.18 11:15 ET
中国艺术家严正学病危 季风陪护遭死亡恐吓 严正学病房外有国保严密监控,不许家属以外人士陪护。
(截图推特)

中国知名艺术家严正学近日传出病危的消息后,持不同政见人士季风因在北京的医院陪护严正学,却遭到疑似国保人员的死亡恐吓。

严正学目前靠呼吸机维生,当局对他所在的医院进行陪护管控。曾经为严正学举办个人展的季风上周五到医院陪了严正学一夜后返家,国保却登门把他带至北京的格林豪泰酒店审讯,并对他提出三点警告。

接近季风的消息人士对本台表示,“一、是从此以后不允许他再去看严正学;二、要再敢发声,就让他的手机粉碎;三、别在北京出现, 否则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遭到北京市国保的生命威胁。”这位友人还原当天的过程指出,当天一名身高约165公分左右、疑似来自“北京市公安局”的人,却又不敢表明身份。遭到违法审讯的季风一度要求录音,甚至当他进到洗手间时,门被粗鲁地一脚踹开。

中国知名艺术家严正学近日传出病危消息,北京异议人士季风因陪护严正学遭疑似国保人员死亡威胁,并被送往贵州。(截图自推特)
中国知名艺术家严正学近日传出病危消息,北京异议人士季风因陪护严正学遭疑似国保人员死亡威胁,并被送往贵州。(截图自推特)

这位友人透露,严正学所在的医院已经对除了他妻女之外的人下了驱逐令,外人不得再进入病区。然而,严正学是季风的生死之交,却将失去这样的一位挚友到医院去陪护:“(上周五)严正学已进入弥留之际,插着呼吸器,若不使用呼吸机、不用药,半天一天就走了。”

高瑜关注季风遭违法审讯 也遭国保警告

在严正学病危过程中,北京的资深媒体人高瑜接获季风求助电话,并一直在关注事件的发展。高瑜在社交媒体X发推表示,贵州国保也到了北京,和通州国保一起找季风谈话。季风不想去,接着电话被掐断。审讯过后,季风一度在北京大兴机场发推“别了北京”,紧接着就被带往贵州。

正当高瑜急着与外界联系营救季风的同时,国保也找上门和她谈了很长时间,要求高瑜不要再关心严正学和季风的事。

严正学所处医院内外皆有国保监控。(截图自推特)
严正学所处医院内外皆有国保监控。(截图自推特)

“他们没有违反法律。一个重病弥留之际,一个胜似亲兄弟的同道来帮助看护他,这没什么不能关注,我拒绝了。”高瑜感叹,严正学已经失去意识,只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还被国保严防死守。

本台记者致电北京公安局查询上述消息时,电话被转接至新闻中心后被切断。

严正学曾多次被捕 创作揭露中共侵犯人权作品

严正学是中国资深的艺术家,1989年曾被北京圆明园画家村的画家推为村长;1993年因起诉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权,遭强制劳教,1996年3月获释。严正学一直为农民和工人等弱势群体维权,因而触怒当局,曾多次被秘密拘留。2007年,严正学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有期待刑3年。

中国行为艺术家严正学(RFA资料图)
中国行为艺术家严正学(RFA资料图)

高瑜推崇严正学是“体制外极具影响力的人权艺术家代表”。六四以后,严正学投入行为艺术,创作揭露中共侵犯人权的一系列作品,最为人熟知的是塑造了两位为争取自由而遭当局屠杀的林昭和张志新的青铜塑像。

“他多次被殴打,脚趾头都被踩断了,抓进派出所,但是他不屈服,他在监狱里也创作了非常多的作品。”高瑜说道,“他十几次被抓进监狱,具体判刑一次,两次劳改, 受尽了磨难。”

季风曾发文指出,严正学是中国当代自由文化第一批醒来的觉悟者和先驱者,无论是在高墙内还是高墙外,严正学都是以一种囚徒的心态在创作。

他像战士一样面对专制厚墙,明知不可战胜也不愿意退缩,更像一个孤胆英雄。专制的铁幕即使再强大,严正学那副铮铮铁骨也要作一死之抗争,哪怕只能碰掉墙上的一小块砖片也在所不惜。

记者:黄春梅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