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卫士:习十年执政 "监视居住"人数估破百万

2022.09.07 10:4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保护卫士:习十年执政    "监视居住"人数估破百万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
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监视居住",被监视居住人数第一年就增加四倍。曾在中国被监视居住的台湾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政权最野蛮的不是对维权人士判多少年,而是诛连九族式的软禁,迫使当事人心智失能。

总部在西班牙马德里的保护卫士组织9月6日发布最新报告《囹圄家中:中国监视居住手段的扩张》。这份报告首次系统性介绍中国警方长期软禁其公民的做法,借由修法将“软禁”纳入法律,赋予公安、国保不须经检察院、法院的判定就能迳行透过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秘密关押、审讯公民,尤其经常被拿来对付维权者,在还没有找到所谓罪证的情况下,经由软禁罗织入罪。

这份报告指出,“软禁”在习近平上台后成为整肃异己的手段,尤其在第二年爆增四倍!保护卫士倡导与研究专员陈靖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2013年、14年官方登录5549件,到2014年28704件,成长417%。2014年到2020年,每一年数据都以约5%增长,一年增加约3万、4万多案件。”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官方纪录显示,与2019年的数量(35509起)相比,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的监视居住和软禁数(40184起),增加了13%。

遭软禁的人数,陈靖捷说,从中国最高法院数据库中,提到“监视居住”约有27万次,一案平均2至4人遭监视居住。据官方政府数据及中国学者的研究,估计过去九年遭到软禁的实际人数,在最少566,585人、最多862,757人之间。

陈靖捷说:“2022年至今已有约10余万人遭监视居住,从2013年到2021年,累积已有56万至86万人遭所谓合法软禁,至2022年,预估习近平执政十年,遭监视居住总人口可能会超过一百万人。”

同时,中国通过2012年和2018年对《刑事诉讼法》相关条款,进行两次重大修订,将监视居住写入法律,使得软禁被滥用的空间加剧。保护卫士指出,这同时违反国际法和中国宪法,而法律范围之外实施监视居住的规模数据,无法统计,尤其常被当局拿来对付人权捍卫者。

“监视居住”无须检察院、法院裁定

报告说,软禁或“监视居住”允许警察、检察院和法院有权持续将人羁押,即使司法程序中的正式羁押时限已经用完。这是当局在法律不再允许拘留或逮捕时,能够控制嫌疑人的强大武器。如果检察院拒绝了警方提出逮捕某人的请求,警方即可将人控制在其住所中为期半年,并且使其与外界失去联系。

报告指出,多个不同部门均可发布将人软禁在家的命令,“以家为牢”属“温和”的软禁,可在警方控制下离开住所,可使用互联网、允许访客。严厉的软禁是被单独监禁,禁止所有与外界的联系、探视、或离开软禁地点。在完全隔离情况下生活半年,以致在许多情况下,当事人的住所已成为另一个监狱。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陈靖捷说,很多单位并不依法行事,软禁半年后换另个罪名继续软禁受害者。

这份报告还比较了“合法”软禁与警察任意非法使用软禁手段的情况。合法范围包括“代替拘留”,作为取保候审的替代办法,用软禁代替正式逮捕;非法形式,则常被短期用来代替对人权捍卫者的维稳,例如临近当局所谓敏感日期时,限制维权人士的行动和通信,禁止他们维权活动,实际是将软禁作为正式拘留的替代办法。

陈靖捷说,许多人在合法监视居住时,人身自由、通讯自由都受限、不得会见律师、限制家人探访。“报告列举中国公益组织长沙富能创办人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她被)合法监视居住,可是强行阻绝其生存,没法持续工作,因为她的各种证件、旅游文件、银行卡、手机、电脑全部被警察没收,这样的手法对人权是非常大的侵害,国际应关注、监督中国必须负有落实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中国也必须立即检视这样的制度。”

陈靖捷还说,施明磊和丈夫同时在公安闯入时逮捕,后被强迫分开,公安机关利用她指控丈夫罪行,先对她监视居住进行套话,逼迫施明磊供出她丈夫罪行,受监视居住者本身可能并没有真正的罪名,公安机关怀疑她协助掩盖证据,不受检察机关、法院核可之前,先软禁她。

李明哲:对无犯嫌家属软禁取供 诛连九族

2017年3月19日入境中国被失踪,遭到二个多月软禁,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五年的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指出,这份报告指出两项重点,这种软禁可由中国国安单位单方面决定:“不只对政治犯,最重要对政治犯家属,用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名义软禁施明磊,问她先生程渊的事情,所以它完全是用软禁方法,把政治犯家属用诛连九族的方法当罪犯审问,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对无罪的人、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的人、家人被认为犯罪,把他软禁起来做审讯。”

李明哲指出,这份报告提出另个重点是中国当局任意将刑满获释的人软禁,例如拿“剥夺公权”年限作为“附加刑”的理由软禁,以管理舆论、确保获得外界和媒体最少的关注。这完全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最新报告指出,习近平执政十年估计有逾百万人遭到形同“软禁”的“限制居住”。(保护卫士官网)

李明哲以台湾人李孟居刑满被迫服剥夺公权“附加刑”为例说:“李孟居是很明显的例子,剥夺的政治权利是公民行使政治的权利,并没有允许他们剥夺其人身自由。中国对政治犯软禁完全是扩张解释。李孟居是台湾人,完全没有中国的政治权利,你用这理由不让他出境,完全是扩张权力。如果中国认为台湾人是中国人,李孟居回台并不代表出境,中国完全扩张法律解释。”

李明哲以自身经验指出,“软禁并不是正式逮捕,但它拒绝家属、律师探视,环境非常差,没有对外窗户,或遮住窗户,让你不知道是黑夜白天,不让你读文字、精神崩溃,没天没地,没有任何盼望,充满恐惧。这样的状态最容易造成人精神耗弱,任何审讯、威胁利诱,都很容易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判刑前的“软禁”、刑满后的“附加刑”恣意增加

中国政府对无犯罪嫌疑者滥用“软禁”被质疑跟“绑架”没两样,李明哲痛批,中国共产党最野蛮的就是用古代、封建制度诛连九族、将家属列入打击范围。中共自称一九四九年推翻了封建制度,他本身就是最封建最奴役的政权!

李明哲说:“我认为中国政府关政治犯重点不是在判几年刑,是要用软禁手法让你心神丧失,未来完全没办法做人权工作。如果有罪判刑送一般监狱,但中国对政治犯长时间软禁,法律规定可到半年,但甚至看到很多被软禁数年,高智晟出狱后还被软禁,把政治犯搞到人神丧失,完全无法从事人权工作。”

李明哲提到,中国當局也曾试图对他採附加刑。在刑满前夕,长沙国安局就威胁他可出狱,但要服附加刑。他认为最终他能在刑满获释,和李孟居不同,是因为妻子李净瑜、民间团体、外国政府及国际救援,对中国政府造成一定压力。“我刑满我可回来,李孟居不能回来,很明显中国对附加刑、软禁,完全是政治操作,不是法治。他高兴软禁就软禁,高兴放就放。完全看他高不高兴。”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 许书婷  申铧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