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海關扣押涉監獄強迫勞動的中國商品

2024.04.17 11:57 ET
美國海關扣押涉監獄強迫勞動的中國商品 圖爲上海賽立特安全用品公司的產品廣告。由於該公司涉及強迫囚犯勞動,美國海關宣佈扣押其產品。
上海賽立特安全用品公司官網截圖

美國海關宣佈扣押中國上海賽立特公司的產品,因爲這家公司涉及強迫囚犯勞動,此舉表明美國供應鏈無法容忍任何形式的強迫勞動和侵犯人權行爲。

美國海關邊防總署4月10日宣佈,美國所有入境口岸的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即日起將扣留“上海賽立特安全用品公司”(Shanghai Select Safety Products Company)及其在中國的兩家子公司使用囚犯勞工製造的工作手套商品。理由是美國供應鏈不會容忍剝削工人的行爲,而強迫勞動使弱勢羣體面臨不人道的工作條件。

美國海關邊防總署4月10日宣佈,美國所有入境口岸的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即日起將扣留"上海賽立特安全用品公司(Shanghai Select Safety Products Company)"及其在中國兩家子公司使用囚犯勞工製造的工作手套商品。(美國海關邊防總署官網)
美國海關邊防總署4月10日宣佈,美國所有入境口岸的海關與邊境保護局,即日起將扣留"上海賽立特安全用品公司(Shanghai Select Safety Products Company)"及其在中國兩家子公司使用囚犯勞工製造的工作手套商品。(美國海關邊防總署官網)
 

美國宣示供應鏈無法容忍強迫勞動和不公平競爭

美國海關指出,使用罪犯勞工生產進口到美國的商品以低於市場價格出售的行爲違反了規定,傷害了美國工人,損害守法企業,威脅到美國的就業機會,並使消費者面臨不道德購買的風險。美國並鼓勵舉報此類行爲。

美國海關高級專員指出,“美國政府在全球範圍內製定了道德和負責任的商業交易標準,我們優先考打擊強迫勞動。”

李明哲出獄後指認在獄中所作手套 施明磊奔走籲美製裁

在押的中國政治犯程淵的妻子施明磊長期推動打擊強迫勞動,她在社媒X發文說:“大快人心!美國海關於410日禁了Milwaukee Tool(美沃奇工具)在中國生產手套的供應鏈,原因是這些手套是在湖南赤山監獄用監獄勞工生產的。我老公程淵、人權捍衛者歐彪峯、臺灣人權捍衛者李明哲,都是在湖南赤山監獄的血汗工廠裏被強迫勞動。”

在押的中國政治犯程淵的妻子施明磊長期推動打擊強迫勞動,她在社媒X發文說:"大快人心!美國海關於4月10日禁了Milwaukee Tool在中國生產手套的供應鏈,原因是這些手套是湖南赤山監獄用監獄勞工生產的。我老公程淵、人權捍衛者歐彪峯、臺灣人權捍衛者李明哲都是在湖南赤山監獄的血汗工廠裏被強迫勞動"。(施明磊社媒X)
在押的中國政治犯程淵的妻子施明磊長期推動打擊強迫勞動,她在社媒X發文說:"大快人心!美國海關於4月10日禁了Milwaukee Tool在中國生產手套的供應鏈,原因是這些手套是湖南赤山監獄用監獄勞工生產的。我老公程淵、人權捍衛者歐彪峯、臺灣人權捍衛者李明哲都是在湖南赤山監獄的血汗工廠裏被強迫勞動"。(施明磊社媒X)

曾被中國關押五年的李明哲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表示,跟赤山監獄籤合同的是上海賽立特公司,施明磊在美國針對“美沃奇”公司,要求注意它的下游廠商用到中國監獄犯人超時勞動做的東西,要求供應鏈不要跟中國監獄合作。

李明哲提到,20224月他獲釋後曾經召開記者會,公開赤山監獄強迫勞動的情況。後來施明磊聯繫他,他指認幾款他在獄中作的手套。施明磊隨後在美國遊說國會召開聽證會、訴訟,也跟美沃奇公司協商過。從施明磊提供的訊息得知,美國有些大型連鎖超商如沃爾瑪已暫時下架美沃奇相關商品。

李明哲說:“我上網找美沃奇手套名錄看到一些手套是我做過的,我在監獄裏看到外面原材料送貨,賽立特公司送來赤山監獄很多原材料。” 

李明哲指出,中國宣稱義務勞動可淨化人心,不發工資給犯人不違法,並把給予的低報酬當福利。“美沃奇手套在歐美市場銷售,你用到中國奴工做的東西,等於製造一個不公平的市場競爭。美國十幾年前就注意到,曾有在上海坐牢的外國犯人在監獄做的耶誕飾品裏夾求救信函,披露很多中國監獄裏強迫勞動的問題。”

李明哲提到他在赤山監獄的強迫勞動:“中國監獄法規定每天只能工作8小時,一週一天休息一天受教育,我們基本沒有休息日,教育日也常被叫去加班。每天工作14個小時,平均一人一個月拿100塊人民幣,任務沒完成只給5塊人民幣,我拿過。監區每月百分之十到十五的囚犯達不了標準,如此壓榨人力,這幾乎是一個暴利。”

李明哲認爲,這比國際上調查中國國家補貼造成不公平貿易更嚴重。

李明哲提到,他在赤山監獄還看過獄方承攬“際華”公司產品,該公司是專門生產軍用品、軍鞋的後勤廠商。赤山監獄中百分之八十的工作量是在做賽立特和際華的商品。

中國是有名的“世界工廠”,也有相同遭遇的滯臺中國異議人士肖育輝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中國的監獄更像生產車間,而不是監獄。

曾在中國被關押五年的李明哲出獄返回臺灣後指認在赤山監獄被強迫勞動所作手套是美沃奇品牌工作手套,由中國上海賽立特公司委託監獄生產。(李明哲提供)
曾在中國被關押五年的李明哲出獄返回臺灣後指認在赤山監獄被強迫勞動所作手套是美沃奇品牌工作手套,由中國上海賽立特公司委託監獄生產。(李明哲提供)
 

肖育輝:中國犯人普遍遭強迫勞動 

肖育輝說:“全中國680多所監獄,在押約164萬人左右,以中國平均每人3000元工資計算,透過監獄生產,省下人工成本,僅僅一個月就49億,還沒有計算比一般工廠生產更長的時間的產能,利潤比這基礎更高。監獄強迫勞動產出非常巨大,這些都是犯人血汗。”

肖育輝指出,全中國每個監獄都有勞動,他們對犯人說,國家補貼不夠,要參加勞動,幫助監獄,同時讓犯人在監獄裏有事可做,其實就是強迫勞動。“不參加會有各種處罰、體罰,也有因爲不願參加勞動,被倉頭獄霸毆打,博羅看守所有發生犯人被打死的情況,獄警默許,倉頭就狠狠下手、收拾反抗的人。”

肖育輝提到他201610月被關進惠州市看守所,他對裏頭的強迫勞動、剝奪睡眠、伙食沒有達到政府補貼的標準提出異議。獄方怕他影響到4000多人的監獄生產,就調他去小一點的博羅看守所。被關看守所的都還未被判刑,就全面進行強迫勞動,當時被迫做塑膠花。

肖育輝說:“早上七點做到晚上六點鐘,只有喫飯停下半小時,過程中一直勞動不能停下來。不但完全沒有工資,如果任務沒有達成,還有處罰,如洗廁所、洗大家衣服、晚上值班不讓你睡覺。”

肖育輝指出,一個監獄裏面從幾千人到幾萬人不等,會區分成一個個區域,不同區域負責生產不同的東西,和廠商對接。曾在放風時看到其他倉室做手套和小馬達等電機。

肖育輝說,犯人賄賂獄警可以不勞動,當“倉頭獄霸”,擔任所長、組長等層層負責管理犯人勞動情況,賄賂愈多權力愈大,一間倉室約20至40名犯人,4人監管。當政府來查時,獄方會把工具、物料藏好,遮蓋合作廠商的包裝紙盒、商標和名字,所以獄方明知不能強制勞動。

肖育輝指出,各省監獄有區別,有的監獄會給達標的犯人香菸抽、或給糖水、水果。像赤山監獄給一個月微薄工資100元,通過這些形式讓外面覺得他們不是在被強迫勞動。

肖育輝說,從監獄負責人、廠長、組長、所長、隊長、基層獄警等,都分層抽成。而政府檢查只是裝模作樣。 

肖育輝和李明哲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監獄強迫勞動狀況。

記者:夏小華    責編:陳美華、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