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

2021-09-21
Share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
RFA制图

中国女权工作者、独立记者黄雪琴及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周日起失联。黄雪琴原定周一经香港赴英国进修,王建兵则为她送行,有报道引述他们目前可能被广州市海珠区警方控制。有相关好友对本台透露,她被带走与她在家中聚会有关。 

关注中国人权形势的《维权网》周二(21日)发布消息,指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原计划周一( 20日)送别中国女权工作者、独立记者黄雪琴,她原本计划经香港赴英国留学。然而两人自周日(19日)下午起便跟外界失去联络,目前未知两人身处何处。



《维权网》引消息指,王建兵有可能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调查拘留,主要原因涉及经常与她朋友在家里聚会。黄雪琴则原本已获得英国志奋领奖学金(Chevening Scholarship)支持,预计本月要去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就读发展学硕士。

本台亦尝试联络黄雪琴,惟电话和短讯一直没有人回应。


黄雪琴也是中国的Me Too运动的主要推动者。 (黄雪琴推特图片)
黄雪琴也是中国的Me Too运动的主要推动者。 (黄雪琴推特图片)

了解事情的古先生(化名)周二(21日)对本台透露,两人出事后他们也设法营救,当天还有另外两个人一起被带走,其中一人已在周一获释放。据了解,事情直接的起因是与她在家中聚会有关。他估计两人是被有计划地针对。

独立媒体NGOCN引述两人的朋友小李估计,两人目前可能被广州市海珠区警方控制,同时两人的物品近日被警方翻查、带走。黄雪琴和王建兵失联当天,小李说他另一位朋友也被派出所传唤,询问王建兵在家中与朋友聚会的情况。

本台尝试联系广州市海珠区公安分局,惟接线人表示没有听说过这案件。

接线人说:谁?你说的人没有听过。如果你怀疑这两个人被处理的话,请他们两个人的直系亲属等一下通知,我们的办案机关会联系他们,给他们通知。

广州市公安局的电话则无人接听。

好友认为黄雪琴被捕令人费解

黄雪琴的好友、已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周二(21日)接受本台访问时,对事件表示惊讶,他认为黄雪琴写的报道都是很有意义、很正面,却被中共当成是眼中钉。他忆述黄雪琴是一个很平和、理性、有公益心的女士,以前她是台湾、香港两边走,原本计划前年9月赴香港大学法律系攻读硕士学位,但当时回到中国后,当局不让她出境。

吴绍平说:我们始终无法相信这么一个事情,就是为什么要抓他,很令人愤怒的事情。国内的环境变得如此糟糕,对一个如此平和、理性的人也要下手,确实令人费解。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维权网)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维权网)

独立记者:我们遭遇这些事件已见怪不怪

一位同是独立记者、化名为李小姐说,得知两人被消失的消息感到难过,这种失联就等于“被秘密抓捕”或监视居住。特别是十九大前,这种压力、警方威胁行动也更频繁。对于公民或独立记者所遭遇这些事件已见怪不怪,如同张展、陈秋实等人。

李小姐说:对于各个地方有行动能力,他们认为这类属于敏感人物,他们都监控的很厉害,包括我本人。两、三天前,也有刚刚跟我打过招呼。一句话,只要你有可能发生的能力或一定的影响力,在他们看来都是敏感的。特别是这种他要求你闭嘴,你还没有闭嘴的社会活动人士,那么他们就一定会采取强硬的路线。

黄雪琴曾到香港参与游行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

黄雪琴曾任《新快报》、《南都周刊》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弱势群体等议题,并发动中国女记者对性骚扰调查,是中国Me Too运动的主要推动者。

早在201910月,黄雪琴已被广州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并被强制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据了解与她在香港观察及撰写“香港反送中运动”文章有关,内容提到她在201969日参加游行后的感受,“在我三十岁的人生里,情绪如过山车般如此起伏也是第一次:前半夜为香港人的美好而感动,后半夜为港府的无耻而气愤。政府的忍受性越来越差,当局的包容度越来越低,警察的粗暴度越来越高,香港像被撕裂成了两半,越来越像中国大陆的现状。”后来她被监视居住3个月后获释。

王建兵则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事宜,做过农村教育项目主管、青少年成长项目及残障社群公益项目统筹。他于 2018 年起关注职业病工人权益,为他们提供法律支援,他与黄雪琴均是中国 #MeToo 运动的重要支持者。王建兵被形容为热情、很会照顾人。


记者: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