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铁骨的艺术家" 严正学在北京逝世

2024.05.28 15:31 ET
"铮铮铁骨的艺术家"    严正学在北京逝世 资料照:中国著名艺术家、北京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
图源:独立中文笔会

5月28日,中国著名艺术家、北京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不幸逝世。这一消息迅速引发海内外舆论关注,北京独立记者高瑜表彰严正学是一位"铮铮铁骨的艺术家"。

严正学的好友、北京异议人士季风当天在国际社媒平台X发贴文说:“严正学老哥已于今天凌晨3点往生! 我心里不胜悲戚,无言以诉; 望老哥一路走好!

北京独立记者高瑜也在X平台发贴说:“画家、雕塑家严正学先生的女儿今晨告知被旅游途中的季风先生: ‘父亲于凌晨3点往生’。深切悼念这位受尽野蛮的专制政权折磨,依然挺立铮铮铁骨的艺术家!他的铁玫瑰园的雕像,永远屹立于人类艺术史。” 

高瑜当天还转发了严正学家属发布的讣告,严正学被称为“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其遗体告别仪式定于5月30日上午11点,在昌平殡仪馆久念厅举行。

严正学逝世的消息在海外社媒平台上迅速传开,很多人表示哀悼和不舍。

知名艺术家、策展人杜应红在X平台发布短视频说:“惊闻中国著名艺术家、北京圆明园艺术村的第一任“村长”、林昭和张志新雕塑的作者严正学老先生被迫离世,心痛啊!因为严先生几十年来一直都被迫害。直到他病危的时候,也不被允许亲朋好友们去探望。”

流亡美国的中国异见人士郭宝胜则发帖说:“六四后北京一片肃杀,但圆明园画家村却逆流而上,成为当局眼中新的不稳定因素。村长严正学先生赫赫有名,我们大学生都知道严(正学)大名。我那时是校园活动积极分子,曾与北大同学一起组织了北大三角地圆明园画家展,不少画很反潮流很异端,当局震惊万分。后来我们想在人大也办一场,结果被校方、警方全面拦截。”

回顾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

根据公开资料及异议人士季风的悼词,严正学1944年1月11日生于浙江省海门(现台州市),1962年,进入浙江美术学院附中学习。1965年,他离开美院,流浪于中国西部,历经十数年,遭遇各种坎坷磨难。美术史界称其为中国大陆最早的“职业画家”,中国的第一位“盲流艺术家”。

1988年,严正学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严正学、严颖鸿父女两代人画展》;1989年1月起,其自传《路漫漫》由中国美术报连载;他的作品多次发表于各专业杂志及报刊。1989年六四以后,他投入行为艺术,创作了揭露当局侵犯人权的一系列作品。他也因入伙城市部落“北京圆明园画家村”从事艺术创作,被推为“村长”。

面对专制制度的腐败与不公,严正学一直为弱势群体维权,但也因而触怒当局,被秘密拘留十多次。1993年,他用行为艺术起诉北京市公安局侵犯人权,后被囚禁于北大荒双河监狱强制劳动。1996年获释后,他在北京举办《严正学狱中画展》,画展引起海内外舆论反响。2001年,严正学起诉政府“卖淫”事件被海内外媒体广泛报道,传媒称其为”中国第一公益诉讼人”,他也因此成为中国著名的行为艺术家之一。2003年2月2日,他以行为艺术揭露官商勾结、鱼肉百姓,9次状告司法局,最终赢得官司。

2003年9月,严正学应邀赴美国纽约举办《严正学狱中画展》。2006年,他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 2009年获释。2010年,严正学带病完成了林昭、张志新两座塑像,并以此享誉海内外。

他的好友季风说,严正学一系列起诉政府的行动给他带来了数不清的迫害和打压,被誉为“中国的艺术囚徒”。严正学几次在阴阳界浮沉,受尽无数酷刑和煎熬:“他的艺术过程,就是一个艺术家从生到死的挣扎和反抗过程。”

高瑜:严正学是人权艺术家代表

中国独立记者高瑜表示,严正学是“体制外极具影响力的人权艺术家代表”。高瑜本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谈到,她曾于2018年1月到宋庄参加严正学举办的画展,策展团队包括华勇、季风等人:“这个画展是经过了和官方非常曲折的谈判才开成。”她说,当时通州国保坚持要严正学把林昭的塑像搬出展厅,之后才允许展览进行。当时展出的作品都是他在北大荒被囚禁时、利用被要求画宣传画的机会而创作的,作品的尺幅都很大。

高瑜说: “其中有一幅《与狼共舞》,就是严正学在监狱,10几个狱警围着他,用6根电棍电击他。就是因为他触怒狱警,被电击了3个小时。” 她说,严正学当时已经50多岁,遭到电击后,他就回到了官方让他画宣传画的房间:“他呆坐了很长时间,之后他就端起一碗墨汁,用排笔在宣纸上画了黑粗的墨框,代表他那个监狱,然后用清水泼过去,浓墨就散开了,从浓墨的纹理上显示出白色的地方代表亮光,他再用笔在旁边画了一圈狼。”

高瑜说,这幅画表达出严正学在监狱受到的酷刑虐待,让他感觉如同和一群狼生活在一起。高瑜还了解到,严正学为了把这些大幅作品带出监狱,曾费尽心机:“他就把大画裁成一尺见方的小方块,用包装纸包好,趁着严冬,因为东北滴水成冰,上厕所时就扔进茅坑里,他都记住是第几个茅坑。当时,厕所的化粪池都在高墙之外。然后就由出狱的狱友到化粪池再凿开冰冻的粪便,把严正学包扎好的(作品)挖出来,带回北京。”

高瑜说,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基本都不敢用作品来表达对社会的不满或揭露专制的黑暗,但是严正学却不一样:“他到现在都用他的作品来表达抗拒极权、呐喊自由,他个人就可以代表一个中国画派。他就是这样不屈的、用生命来抗拒、用灵魂在呐喊的这样一位艺术家。” 高瑜认为,严正学雕刻的林昭和张志新塑像是他从事艺术追求中的极品。

陈维明:  严正学代表中国艺术家的勇气与悲哀

和严正学有过很多接触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陈立群告诉本台,严正学创作了林昭和张志新的雕塑作品后,曾放在一楼的院子里,称之为“铁玫瑰园”。他因此而遭到警察长期监视和骚扰,住家多次被断水、断电,冬天断暖气。但严正学和妻子一直守护着“铁玫瑰园”。黑社会和警察勾结,曾对他的发出警告,叫他当心他的儿子。后来其儿子出车祸死亡,死因至今不明。严正学的夫人也曾遭到威胁,并在一次车祸中被压断脚背,多处骨折。严正学在住院时,外界无法和他家人联络,朋友们也无法去探望。她说:“严正学是在中国大陆遭受迫害最深的艺术家,但他从未屈服过。”

同样来自浙江的旅美雕塑艺术家陈维明告诉本台,像严正学这样有良知、愿意为民主和社会公正发声、敢于与专制独裁抗争的艺术家在中国凤毛麟角,因此他对严正学充满敬意。

“其实,在严正学身上所展示的既是中国艺术家的良心和勇气,也是中国艺术家生活上的悲哀。” 陈维明说,虽然他身在西方,可以拥有自己的雕塑园,自由地创作和展出作品,但在专制统治下的中国,严正学这样的艺术家即使创作出好作品却也无法公开展示和发表,而“这既是他们的悲哀,也是他们勇气和意志力的象征”。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