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异见人士王兆清: 无惧国内外骚扰威胁

2022.12.06 16: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异见人士王兆清:  无惧国内外骚扰威胁 旅居荷兰的异见人士王兆清
王兆清推特截图

中国民众反对疫情封控的"白纸运动",得到海外华人的积极响应。近日,旅居荷兰的异见人士王兆清在当地发起多项抗议活动,但其本人和在中国国内的家属却受到威胁、骚扰。本台记者凯迪就此对王兆清进行了专访,下面请听采访的内容。

 

 

异见人士王兆清来自江苏省宿迁市,今年7月,他们一家来到荷兰,目前持有庇护身份。他说,离开中国的主要原因就是妻子和孩子都不愿接种疫苗,因此而无法继续在中国国内工作和就学。

王兆清把自己定义为参与民主运动的新人。在“白纸运动”之前,他就一直在中国驻荷兰大使馆前抗议中共专制暴政,并且已长达数月。中国的“白纸运动”发生后,他又在荷兰当地组织并参与了多项活动。

记者:王兆清先生,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最近在荷兰发起了哪些抗议活动,好吗?

王兆清:在(中国)大使馆门口,我已经抗议了几个月。我觉得,国内的形势越来越严峻,有必要将抗议行为升级,我就在12月2日,在荷兰这边多个(社媒)群组说,我们3日上午9点半,沿埃因霍温 (Eindhoven)车站聚集,然后沿那往海牙去。在海牙唐人街,我们骑自行车,环唐人街游行,最终目的地是骑到中国大使馆。在中国大使馆敲盆,以要求习近平下台、中共下台为主要的政治目的。

记者:您在推文中说,发起在12月3日的活动后,您就受到威胁,国内亲人也受到骚扰,甚至在活动现场也有人干扰。您能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吗?

王兆清:在3日早晨,我8点钟起床的时候,收到了这种威胁的信息,包含“不要以为你在荷兰就如何,我们可以把你弄回中国来”。威胁我的话,只是截图了一部分,还有比这更过分的话,有的没有截到,有的实在是不方便发出来。

记者:从网络信息上看到,你们在海牙唐人街的活动现场也遇到干扰,能谈一谈吗?

王兆清:我们是准备环唐人街的活动,在唐人街大牌楼下面,当时我们刚把车子停下来。我们这个活动信息我是公开发出去的,他们似乎是等在那里。我刚停下来,他们就过来了。他们的意思是不让我摆在那里,说我的影响太坏了,我的行为是“汉奸行为”。

我跟他们解释说,我是要求中国民主,和“汉奸”完全不搭嘎。共产党的理念是马克思主义,他们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画像是公开悬挂的,他们都不是汉奸,我这个汉奸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还不允许我摆,我就拿出手机进行录像了。

记者:那么,您在3日的推文中一度说,国内的母亲被关入集中营,家人联络不上,很着急。后来您澄清,母亲并未被带走,是有两个陌生人找上门,针对您的事情进行威胁。您讲一下这个过程好吗?

王兆清:他们是去我们家里,是打着我朋友的名义,然后和我母亲说来找王兆清。我母亲跟他们说,他不回来了。因为我目前也跟家里人说了,中国不民主,我是不会回去。然后他们就说找我做生意,问我在哪里,怎么能联系我?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嘛。在得不到我更有用的信息之后,就说等我回来要弄死我。

 

 

记者:您在推文中说,因为你一直在大使馆前长期抗议,您母亲在10月20日半夜就曾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恐吓。那么这次,您对于母亲被骚扰的情况,有没有去中国驻荷兰大使馆方面讨要说法?

王兆清:我当天就去了。到了大使馆之后,本来那天是敲门抗议,我就改成了直接要求跟他们对话,就是针对我母亲的情况。他们也不搭理我,就是这样子。

记者:您说11月25日,您的所有国内社媒帐号被封掉了。12月2日您组织了抗议活动,第二天凌晨就受到了威胁,还有不明身份人员透过家人对您进行威胁。您认为,这是一次中国当局者国内外联动的威胁,是针对您本人的海外执法行为。您有什么依据吗?

王兆清:我认为,针对我本人的这一系列威胁和抗议活动的阻挠,是来自于中共,来自于中共的海外执法机构。因为在短期内,如此紧密并且有组织性地阻挠我和威胁我,这样的能力只有中共有,其他人是不具备的。

记者:从您的推文中看到,您为家人的安全担忧。那么未来,您还会继续站出来,参与抗议活动吗?

王兆清:我当时确确实实有替家人担忧。这边海外民运人士和我讨论说,共产党对待海外民运的策略就是“胡萝卜加大棒”,现在给你这一棒子,就看你怎么接住了。现在我已经在推特上明确表示了,如果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的抗议行为就会升级。我不会妥协,因为一旦妥协,我就不要(想)再去大使馆,就不要(想)再去抗议了,也就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记者:你已经决定一直会做下去,是吗?

王兆清:我一定要做下去。因为这个“白纸运动”发起来,从未看到我们这个国家能有这样一个希望。中共建政以来,从未有这么多人在一起要求在位的元首下台。所以,我对这个国家目前是充满希望的,我觉得未来可期。

记者: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针对王兆清受到的骚扰恐吓,本台记者也致电江苏省宿迁公安局,但接线人员称,对上述事件“不清楚”。

本台记者同时向中国驻荷兰大使发电邮查询,但截至发稿时为止,仍未得到回复。

 

记者:凯迪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