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米兔运动受打击 指控邓飞性侵者反被控名誉侵权

2021-01-07
Share
中国米兔运动受打击  指控邓飞性侵者反被控名誉侵权 中国公益人邓飞。
(Public Domain)

中国前媒体人、“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发起人邓飞因遭指控性侵未遂,起诉前记者邹思聪和何谦“名誉侵权”一案近日一审判决结果出炉,邹思聪和何谦败诉,使得中国#MeToo运动蒙受打击。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的免费午餐公益众筹广告。(Public Domain)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的免费午餐公益众筹广告。(Public Domain)

邹思聪在2018年8月1日曾在其微信公众号上,以《邓飞,没有女生是你的“免费午餐”》代匿名C的朋友发表文章指控前媒体人邓飞曾在2009年以讨论新闻选题为由,试图性侵当时的新闻实习生C,C在文章中表示不希望此文只被理解成“那一刻侵犯如何发生”的受害者证词,而是藉由写出事情始末和她后来的遭遇,希望她的困境不再成为更多人的困境,“愿米兔继续燃烧”。

C为后来站出来表明身份的何谦,在发布文章时为美国华盛顿大学电影与媒体研究专业的博士生。本科就读北京师范大学的她,2009年下半年曾在《凤凰周刊》杂志实习。

邓飞于2018年向法院起诉邹思聪”名誉侵权”,2019年7月,何谦作为证人出庭作证,接受法官询问和对方律师的质问,承认当初的匿名文章为她所撰写,并向法院叙述事情始末,邓飞随后追加起诉何谦为第二被告。该案一审判决近日出炉,杭州互联网法院判决邹思聪与何谦败诉。

根据《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刊登的邹思聪的文章与判决书,法院认定两人提供的证据“不足以令人毫无迟疑的确信其所述情况真实存在”。邹思聪质疑此举证标准太高,且在名誉侵权案件中,原告有初步的举证义务,“那么他的陈述和举证是什么呢?”邹思聪质疑。他写道,在双方都没有直接客观证据的情况下,法院只考虑了名誉权,而未充分考量何谦对言论自由权利的行使。

支持邹思聪何谦的标语。(Public Domain)
支持邹思聪何谦的标语。(Public Domain)

根据判决书,邹思聪于该判决生效后需删除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三篇文章;邹思聪与何谦两人需使用微信公众号公开向邓飞道歉,并赔偿邓飞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和公证费6712元。邹思聪在文章中表示“不认可判决结果,决定提起上诉”。

在美国的中国民联副主席吕京花对此向本台表示,记者揭露性侵未遂案件的意义大于法院的判决结果,虽然此次法院判决两人败诉,但邹思聪和何谦愿意站出来发声的行为,应该获得“大大赞赏”,起码透过此次事件,后人能更加警惕,引以为戒。

上个月,中国中央电视台前主持人朱军被指控在2014年性骚扰当时网名“弦子” 的实习生一案 ,于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区法院首次开庭,无公开庭审。弦子开庭、中国米兔、朱军性骚扰等关键字当时成为中国社交媒体上被屏蔽的敏感词。

吕京花认为,像#MeToo运动、争取妇权、劳权等此类民间觉醒的行为,一旦在中国社会里有萌芽的状态,在中国的意识形态当中,并不会马上被接受,因为会被以维持社会稳定为由遭到阻碍,中国社会“不能允许所谓西方的意识流进入中国这片土地,不断蔓延”。

(实习记者:林佩谕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