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律师狱中遭施酷刑 妻斥办案当局冷酷无耻


2017-01-19
Share
1 被当局羁押的谢阳遭遇非人待遇。(陈桂秋提供/记者乔龙)

在中国警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谢阳,在被羁押期间受到不准睡觉、逼供等各种形式的虐待。谢阳的代理律师1月19日在网上公布了两份会见当事人的谈话记录,其中谢阳披露了当局对他施用的酷刑。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当天在长沙市第二看守所外,揭露当局以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其丈夫。

河南人权律师谢阳被控扰乱公共秩序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已于去年移送法院。今年1月4日及13日,谢阳的代理律师两度会见谢阳,并于19日在网上公开两份约一万七千字的会见记录。该份记录详细披露了谢阳在被羁押一年多的时间内,所遭受的非人待遇。谢阳的妻子陈桂秋当天到看守所试图打听丈夫的身体状况,但被拒绝。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地公安局提审的时候,以不让睡觉来试图套取谢阳的口供:

“我对他们采取酷刑,刑讯逼供,非常气愤。在秘密关押的半年里,他在前七天基本上不让睡觉。已经超越了一个正常人所承受的生理范围,使他最终连头都抬不起,手都握不住笔了。达到这样的程度,拿到他们想要的笔录。所做的任何笔录,只要提出修改,他们就殴打谢阳”。

陈桂秋说,谢阳被要求提供符合当局要求的笔录,认为谢阳完全不可能获得公正的裁决:

“所以他们(警方)所做的证据,全部是假的,根本就不可以作为法庭上辩论的材料;第二,在一个犯罪嫌疑人最终没有被定罪的情况下,这么折磨人,不仅仅是警方,还有看守所、检察院联合起来对刑讯逼供进行包庇,把这种事情隐瞒下去。这叫什么司法,这叫什么办案,完全是一种非常可耻的手段,我感到非常愤慨!还有在看守所的一年里,管教为了获得提升,与国保如此配合,让他(谢阳)认罪。当谢阳不认罪的时候,孤立他,不让他用钱,不让他与任何人交往,甚至连上厕所的手纸都没有,连刷牙的牙膏都没有。这叫做把人当人看吗?这简直叫惨无人道”。

谢阳还对律师披露,当局有一种慢性的整人方式,叫做“吊吊椅”,用几张塑料凳子叠加起来,强迫他坐在上面,每天24小时,除了休息的2个小时外,其余时间一直被强迫在上面坐着,双腿不能着地。谢阳每天20个小时以上这样坐着,两条腿吊着,先是腿痛,然后麻木,直至右腿从上到下都肿胀。

陈建刚和刘正清两位律师公开的会见当事人的记录中提道,2015年7月11日凌晨,谢阳在怀化市洪江市托口镇黔洲大酒店被抓。其随身手机、电脑、身份证、律师证、钱包、银行卡、公文包等所有物品都被抢走。谢阳被带下楼后,发现有三台车,共计十多人。7月12日,当局把谢阳带到长沙一酒店内羁押在207房间。自前一天11日起,谢阳已有至少30个小时没有休息,不断有警察前来盘问,连闭眼睛都不可能。审讯从13日到19日,审讯人员在24小时之中分5个班审讯谢阳。

陈建刚律师19日对本台说,其当事人本来就无罪,对谢阳羁押、起诉,完全是当权者的陷害及政治迫害:

“是对他行使言论自由基本人权的严酷迫害。这种冤案并不是说在办案人不知道是冤案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而是所有参与这其案件的公职人员,包括检查官都是明知道这是一个政治迫害的案件而要一意孤行,非常残酷的折磨。这就是中国现在的司法状况。几个警察明确的说,就是要把他整疯了”。

另一位被捕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听到谢阳的遭遇后,也非常担心她丈夫的状况:

“江天勇肯定也避免不了这些酷刑。所以我非常担心江天勇的生命安危。希望大家多关注,传播谢阳律师的遭遇,还有李春富律师的遭遇。大家去了解中国被指定地点监视居住是多么的黑暗”。

谢阳于2015年7月11日被警方秘密抓捕,该案于16年12月16日移送长沙市中级法院。陈桂秋说,她的丈夫超过16个月不准与律师会见、不让律师阅卷、辩护律师蔺其磊始终无法获得会见权和阅卷权。11月21日,张重实律师终于见到谢阳,随后她被迫解聘蔺其磊律师,再聘刘正清律师和陈建刚律师。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石山​、吴晶)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