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遭司法局刁难

2015-03-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陈建刚律师。 (自由微博)
图片: 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陈建刚律师。 (自由微博)

由多位人权律师合伙成立的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遭司法机关刁难,迟迟不给合伙律师出具执业证。此外,北京人权律师浦志强案的退侦期限将满,公安局尚未向检察院移送案卷;广东佛山维权人士天理已被羁押四个月,至今不许律师会见。

北京多位人权律师合伙成立的搴旗律师事务所,最近遇到麻烦。该所主要合伙人陈建刚、黎雄兵、李国蓓等五位律师,因为司法局延迟出具律师转事务所证明,而无法正常执业。陈建刚律师星期二告诉本台:“之前其他转所的律师在转所的过程中,为了在转所期间的空白区继续执业,司法局会开一个证明,证明某某某律师正在办理转所手续。因此本局开一个证明,我们可以正常工作,去看守所会见、开庭等等。比如之前王全章律师证件被司法局扣押的时候,开给过他这个证明,但是现在我们办理这个事情,要让我们等近两个月,并且还不给我们开证明,这基本上是要我们在两个月中,没有任何收入”。

陈建刚说,当天致电朝阳区司法局询问办理转所,何时可领取律师证明等事宜,但接电话的女子告知其需要40个工作日,而且态度极其恶劣,未待说完就挂断电话。而在他上交证件的时候,司法局明确告知,不会给搴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出具执业证明,并不许律师在转所期间执业。

陈建刚说,其实,律师工作单位的调转,司法局仅仅是加盖一个公章而已,他前一次从京元所调转到盈科所,仅需5天左右时间,就拿到了律师证,但这一次要等近两个月。他称:“我们律所好像备受关注,我们之前去办手续历经坎坷,就是明说不给我们开(执业证明)的。我应该在五天之内拿到证明。我转到盈科律所的时候,证件交上去,不出五天就(盖章)还给我了。手续太简单了,就盖一个章”。

北京搴旗律师事务所于去年9月下旬成立。陈律师说,该所的成立历时六个月,经历了诸多波折:“搞了半年多,不给我们批,后来李国蓓律师还要控告他们司法局几位负责人,后来批下来了,但是他们又...这看来是故意针对我们、刁难我们”。

记者:你们所有律师都遇到这种情况,还是...?

回答:针对我们五个人(律师)。今天有人联系我,有案件要去会见,但我办不了(没有执业证明)。

去年9月28日,李国蓓律师曾在其新浪微博写道,“我代表设立中的“搴旗所”向你北京市公安局郑重声明:我们五名合伙人没有一个人是新疆人,也没有一人正在参与新疆案件,请不要以新疆人的借口干扰我们正常设立。今天,我亲自上门,去澄清我们是不是新疆人”。

此外,北京人权律师浦志强案3月2日被检察院退到公安局做补充侦察,至本周六(4月3日)届满。该案辩护人尚宝军律师周二告诉本台,他致电检察院查询:“今天检察官跟我说,案件3月23日退侦,证实满一个月应该在3至4日,是公安局还没有把案卷送到。目前检察院还没有收到公安局移送的案卷”。

本周二(31日)也是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的佛山维权人士天理(本名:陈启棠)被逮捕三个月。天理在去年11月25日被公安刑拘,12月31日被批捕。今年2月28日被延长羁押期限一个月。随后,南海警方将案件移送佛山市警方。其代理律师刘晓原周二表示,如今延长一个月侦查羁押期限又到期了。他分析,天理案会象另一位女权工作者苏昌兰案一样,被第二次延长侦查羁押期限,以阻挡律师申请会见。天理被警方羁押已四个多月,至今不允许律师会见,不同意取保候审。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