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异议人士哈达盼偕家人出国获自由

2014-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哈达的妻子新娜被警察带去会见哈达。 (新娜提供/蒙古新闻网/记者乔龙)
图片: 哈达的妻子新娜被警察带去会见哈达。 (新娜提供/蒙古新闻网/记者乔龙)

RFA独家:异议人士哈达盼偕家人出国获自由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星期三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透露,他希望联合国人权机构关注他们一家的处境,希望能够偕妻儿前往国外,获得自由。他称,自被释放以来,行动受到公安限制,甚至连一家三口的生存权都受到威胁,没有收入来源,连儿子威乐斯的工作机会也遭剥夺。

被内蒙当局判刑15年及法外羁押4年的异议人士哈达,自12月9日获释后,继续受到当局的各种监控及刁难,全家失去生活来源,儿子威勒斯刚找的工作再度失去。哈达在狱中受到体罚虐待所造成的十多种疾病,无钱医治,生活无以为继。哈达星期三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希望到国外生活的打算。他称:“我们一家三口的处境问题,国际社会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我们现在。。。你说,我们怎么活下去。这个问题你(是否)知道联合国什么机关管理这些(事务),你可以跟他们说一下,我不就是接受采访,被他们(公安)整成这样,(他们)这是不应该的”。

记者:您是不是希望离开中国,去其他国家生活?

哈达:当然是向往自由,这点是肯定的。我们家三个人现在在这种国家的处境,现在非常惨。

哈达对记者说,他上周获释后,可能因为接受采访,儿子威勒斯被一家企业解雇:“他现在已经没有工作了,我后来才知道,那个时候(上周)已经被解雇了,但是威勒斯和新娜都瞒着我,后来才告诉我的”。

记者:是因为帮您录制视频,还是怎么样?

哈达:我估计这是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接受采访,可能有直接关系。这些我都跟他们(公安)讲过,但是共产党的事,内蒙的事,就是这样。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写了一份材料,准备送交派出所。

哈达说,这几天,一直在家陪他的弟弟玉山周三上午被国保叫走,他已委托弟弟向公安转述其全家目前的困境:“说一下,全家三个人都没有工作,生活来源一点都没有,你们(公安)管不管,医保问题也要跟他们说。我弟弟的社保、医疗保险,什么都没有。他今天将就自己的事情也要(跟国保)谈,我说应该谈”。

今年三月中旬,新娜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公开信,要求释放刑满不释放的哈达。其后,公安同意新娜重开被查封的蒙古学书店,但取消了每月给新娜和儿子威勒斯的每人约两千元生活费。不久又违背承诺,书店被禁。新娜靠以低廉的价格,出售存书度日。

哈达说,警方已在他家的周围布下了天罗地网:“我和儿子他们都发现国保就在这个院内,不知道在哪一间房子内。我现在暂时住的这间房子,也是他们公安国保租下的。他们放我之前多次提起,必须有条件,我给你这些,你要放弃哪些东西”。

记者:在四年剥权期内,他们向您承诺的,您出来以后,有没有兑现?

哈达:比方说申诉权、控告权,他们都说这些事必须给的。我现在担心的是我们跟他提出以后,他们会不会又来这一套,我就是不太清楚。

哈达曾在1989年创办蒙古学书店,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被誉为“蒙古民族英雄”,1995年被内蒙法院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2010年12月获释后,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羁押四年,直到上周二(9日)获释。

59岁的哈达因在狱中受到“关小号”(惩罚服刑者的房间)近一百天等各種体罚和虐待,身患多种慢性疾病。他表示,如果内蒙公安不接受他们的合理要求,将到北京上访:“我准备跟儿子商量,要么去(区政府)静坐,要么去北京静坐。实在不行,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难民待遇”。

目前,哈达正在整理申诉材料,并已委托律师。他坚称会申诉到底。也希望国际社会关注他们一家三口的困境。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申铧)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