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午遭重判十八年 最後陳述爲民企喊話習近平

2021-07-28
Share
孫大午遭重判十八年 最後陳述爲民企喊話習近平
Photo: RFA

中國農民企業家孫大午因“尋釁滋事”等八項罪名,7月28日被河北保定高碑店市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他的家人和公司高管也遭判處九至十二年不等刑期。孫大午一家形同被“抄家滅族”,連他的律師團也說,“這不是正常的法律審判”。孫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中仍極力保護家人與員工,願一人承擔全部罪責,爲中國民企請命、喊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

“大午醫院掙了錢,是我的恥辱,醫院賠了錢,是我的榮譽。”這樣一個辦醫院只爲救命、不怕賠錢的孫大午,在高碑店市法院的宣判公告中,他卻因妨害公務、聚衆衝擊國家機關、破壞生產經營、強迫交易、非法採礦、非法佔用農用地、非法吸收公衆存款以及尋釁滋事等八項罪名,28日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處罰金人民幣311萬元。

孫大午的長子孫萌則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孫大午的兩個弟弟孫德華和孫志華,則分別被判有期徒刑12年和9年。

律師團:不正常的法律審判 失望遺憾不放棄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美聯社)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美聯社)


看着孫大午家族遭到形同“連鍋端”的判決結果,和孫大午有多年交情的前澳門大學教授程鐵軍接受本臺訪問時就批評,河北當地司法體系急着判案、走過場的戲碼,演得“醜惡拙劣”:“司法體系的腐敗和蠻橫無禮,可以說是暴露無遺,這樣的案件相當程度帶有政治審判的色彩。”

曾和孫大午有往來的前青海省政協委員、民營企業家王瑞琴則形容:“我很震驚,這種判決就是犯罪,這是對善良人的一種犯罪;讓我感覺到特別的氣憤,難以自己。”

王瑞琴在接受本臺電話訪問時心裏難受得一度說不出話。

孫大午的律師團在給本臺的四點聲明中就說,從公安對孫大午等人的非法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到法院受理案件後就急於強推案件進程,更在連續14天、多日超過12小時的“高強度疲勞審判”下,對複雜案件急審急判,“這並不是一個正常的法律審判。”

律師團說,對高碑店市法院無視絕大部分無罪辯護意見、照搬檢察院的起訴書感到“十分失望和遺憾”,他們還會協助多位當庭自認無罪的大午案當事人提起上訴與申訴,更呼籲外界持續關注大午案、中國民營企業的生存發展以及中國的人權法治狀況。

等到苦蹲大牢18年後出來,孫大午就85歲了,但孫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爲了保護員工家人,他什麼都一肩扛。

孫大午:錯在我一人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美聯社)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美聯社)


根據維權網的消息,孫大午在法庭上說:“大午集團有錯,錯在我一個人。我不怕你們怎麼判我。我想請合議庭根據事實和法律,把後面的高管無罪釋放了,讓他們出去。”

王瑞琴就說,她看到這段,尤其揪心。 “ 我看到這其實我眼睛都溼了,非常難受。包括大午還有耿蕭男,(他們這種)‘我一個人承擔’、你把其他人都放了,這樣的一種精神和擔當,我覺得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 ”

她提到的耿蕭男也是北京的一位文化企業家,她和丈夫及其同事被控“非法經營罪”,也是一個人攬下所有的罪名,最後被判三年。她的被判刑被認爲和她關注原清華大學敢言教授許章潤有關。

“大午集團案件,一定會載入中國民營企業與司法體制的歷史。”程鐵軍說,“這會寫入歷史教科書,意義非常重大,尤其律師團實事求是地進行辯護的意義非常重大。”

割韭菜也斬肥鵝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左)。(法新社)
中國企業家孫大午(左)。(法新社)

在孫大午之前,包括紅二代出身的地產商任志強及已故領導人鄧小平的前孫女婿吳小暉,都被重判18年。

律師團指出,大午集團還被判處罰金、追繳、退還“非法集資”人民幣10億餘元。

程鐵軍認爲,這些經濟上的處罰對大午集團還不是最糟的,他擔憂的是,沒有了孫大午的大午集團,前途未卜,他和王瑞琴都提到了,若最壞的狀況真的發生,對中國民營企業會有寒蟬效應,中國經濟發展會走回頭路。

“如果國家接管大午集團的的話,命運絕對好不了,因爲這種接收有法律問題,對全國有示警作用。他們要這麼一搞,真的把他沒收過來,國家派了黨組織去經營,那其他很多民營企業都會馬上關門。”程鐵軍說。

正因爲孫大午一案,讓王瑞琴下定決心,要成立中國民營企業的維權中心。她的分析則是:“中共現在財政緊張,政治安全也抓得比較緊。我認爲,他會對有影響力的民營企業進行系統性的割韭菜、治罪、沒收資產或是合併。”

靠着養50頭豬與1000只雞白手起家,大午集團38年來在河北當地的成功模式,本該是地方的驕傲,王瑞琴就說,尤其是大午集團的“私企立憲”,在企業內部走上“三權分立”,業主限制自身與高管的權力,還根據能力與貢獻規劃與員工“共同富裕”的制度,做到“有差異的均富”,這是西方企業都做不到的。

但她說,也就是因爲孫大午的無私與真正的無我,辦企業表現得太好,超越官方,就像孫大午在法庭上的最後陳述提到的岳飛一樣,是“功高震主”惹的禍。

老家就是河北的程鐵軍更說,是孫大午的正直清廉讓他又一次遭遇牢獄之災;他靠自己發展得太好,不送禮、不送紅包,銀行要他辦貸款藉機收回扣,但孫大午不同流合污、不配合。

孫大午在法庭上自述有“烏托邦情節”,但他不走喫大鍋飯的路,而是一步步實踐了在一個企業與地方上,打造一個“保底限高、共同富裕的桃花源。”

“我非常幸運的看見了習主席的7·1講話,習主席的站位之高,我是沒有想到的……民營企業做大了是危險嗎?國營企業做大了就不危險嗎?這個理論能成立嗎?國營企業是共產主義的基礎,國營企業的管理體制沒有民營企業的效率之高。習主席講話是肯定民營企業的啊,是肯定鄧小平南巡的啊。我真的希望大午集團的實踐能讓習主席知道,社會主義的實踐是能夠走得通的,是能夠經得住所有人的檢驗的。”——孫大午法庭自述。

然而,中共這種體制在中國存在一天,孫大午的桃花源就只能是曇花一現,仍難逃烏托邦的命運。

程鐵軍雖然感慨,卻也堅信,自己還能再見孫大午一面,不用等上18年。“他(孫大午)絕對不會關這麼久,中國這種目前內外交困的局面,這種極左勢力打壓民營企業的指導思想和錯誤政策,能不能持續18年,我很懷疑。”

程鐵軍的心願,有沒有實現的一天?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導 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luming001
luming001 說:
2021-07-29 13:34

他們說社會主義一切財富都歸社會擁有,而實際上一切財富都歸政權擁有,整個社會卻一無所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