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上海乌鲁木齐中路抗议者:警察无差别抓人 多数是女性

2022.11.28 18:0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访上海乌鲁木齐中路抗议者:警察无差别抓人 多数是女性 2022年11月26日,抗议民众聚集上海乌鲁木齐中路,警察在现场排成人墙与民众对峙。
美联社图片

在全国多个大城市悼念新疆乌鲁木齐火灾死难者、反对封控措施的风潮中,上海"乌鲁木齐中路"似乎成了抗议封控的标志和代名词,连续几天都有民众到当地举行抗议活动。本台记者王允采访到一位周日(11月27日)晚参加这一抗议的青年人,请他讲讲述当天被警察抓捕、殴打后又侥幸逃脱的经历。这位先生出于安全考虑,化名陈先生接受采访。以下是本次专访的内容。

 

 

警察无差别抓人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到达抗议现场的?

陈先生:我今天大概是4点半左右到达的那个路口,我带了白花和蜡烛过去。大概4点半左右,那个路口,就是乌鲁木齐中路和安福路的路口四面全部停满了警车。

记者:警察在现场对示威者采取了什么行动吗?

陈先生:5点左右的时候,那里大概有200多个人,是200多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他们排成大概15乘15的一个阵型,在乌鲁木齐中路和安福路的路口,从四个方向把人往外面推。好像是下午的时候,那里就已经有人被抓了。他们把人往外推,人们就往外走。然后,我就跟着人流往外走。我就绕过去,走到下一个路口,就是乌鲁木齐中路和五原路的路口。就是南面的下一个路口。这个路口有很多很多的警察和警车,所有的警车上都是拉着蓝色的窗帘。大家就在那里喊:放人!放人!那些警察就横着站成一排,很多人就在他们面前举着白纸在示威。

记者:他们就这样站着吗?

陈先生:一般情况下,警察是不动的。但他们会突然冲出来一些人,就是那些警察会突然冲进人群中,无差别地把一些人从人群中揪出来,然后送到大巴上面。

记者:当时周围的人如何反应的呢?他们是帮着抢人吗?

陈先生:没有,他们不敢抢人。警察过来抓人的时候,大家就围在警察的外边,不断地喊放人、放人!

记者:在现场有警车挡路,周围的话有多少老百姓?他们在干什么?

陈先生:那个地方是典型的上海街道,就一楼是商铺,二楼是老百姓住的地方。他们就站在楼上,我们从窗户看到他们的人影,他们在往下看。

记者:你当时拿着花,你的花送到目的地了吗?你有被阻拦吗?

陈先生:我当时是拿着花和蜡烛,在那个地方抗议。你问我有多少人在现场。我所在的乌鲁木齐中路和五原路口有大约400-500人左右。

记者:警察又过来干预你的行动吗?

陈先生:一开始是没有的。我们看到有很多的警察在那里打哈切,我们就走到警察防线后边。因为警察防线是在机动车道上,我们就走人行道,走到他们后边。其实这是有点危险的,因为容易被他们切段。

然后大概是5点半左右开始,我就看到大概每十分钟就有一到两个人被抓走。被抓走的人大部分是女性。我后来也被抓走了,我被抓到车上后,就看到后面有好多的人正在被他们暴打。

手上脸上都是血

记者:你有看到他们被打出血了吗?

陈先生:我就是被打出血了。他们是怎么打我的呢?他们抓住我,把我整个人倒过来,我就用手撑在地上,我手上是血,脸上也都是血。当时我就想,完蛋了,完蛋了,我今天是没有办法逃走了, 然后我就被抓到了大巴上。被抓到大巴上后,我当时眼镜也被打掉了。我就趁警察在抓别人的时候,从那个门口直接跳出车,跑掉了,但我怎么也看不清楚,因为我是近视。

记者:你近视多少?

陈先生:我大概有600度吧。

记者:你记得你是怎么跑出去的吗?

陈先生:我是从乌鲁木齐中路和五原路路口南侧,东面的人行道跑出去的。我当时看到了之前拿着花的时候见到的四个外国人。我就赶紧走上去,对他们说,你能帮助我吗?你能救我吗?他们说,当然。我就跟其中一个外国人说,我的眼镜,还有我的鞋都掉了,然后如果警察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我是你的朋友。他就说可以。然后我就把手放在了那个外国人的肩膀上。我就问他,我的脸上有没有伤?他说我脸上都是血。

然后前面有一个中年人,他应该是能听懂了我们在说的英文,就把自己的口罩揭下来,然后递给我。我就戴上了他的口罩,这样我就可以把我脸上的血都遮住。然后那个外国人就带着我,沿着乌鲁木齐中路和五原路路口南侧、东面的人行道一直往南走,在下一个路口往左转,路上有很多很多警察。然后才走出了包围圈。

记者:你的鞋被踩掉了,那你一路上都是踩着袜子在走路吗?

陈先生:是的,我是踩着袜子在走路,所以会特别显眼。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就会觉得非常奇怪。但是走出那个包围圈后,外面的警力和人都不多。

他们把那女的倒吊起来

记者:你说抓人是五点半开始的,但那个时候差不多已经天黑了,对不对?

陈先生:就是从五点半开始,在那个路口东侧的位置,就不停有人被抓,其实主要是女性。我当时看到有一个地方叫海友酒店,在那里被抓的人非常多。前面有很多女的被抓。那些警察把那些女的从人群中抓出来,比如说,那十几个警察把那个女的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打,那个女的就拼命地挣扎,然后那些警察就像抓我一样地,把那女的倒吊起来,十几个人把她抓到大巴里。那个大巴应该就是昨晚抓人用的大巴。

记者:你当时在海友酒店看到那些人被抓被打,你没有怕吗,没有逃吗?

陈先生:我很怕,非常怕。当时我就想,只要我不站在前面就可以了,我站在第二排或是第三排,如果要抓的话,也是抓第一排的。

记者:你当时是在示威时被抓的,还是在行走的时候被抓的?

陈先生:因为当时前面有人被抓了,就非常非常恐怖。当时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哭。有三个女生紧紧抱在一起,痛哭不止。我就问她们说,是因为你的朋友昨晚被抓走了吗?她就说不是,她拿着她的手机,手机上显示的是乌鲁木齐那些被烧死的家庭。这个女的就哭着说,我们连她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们就死了。  

路上又有很多我刚认识的年轻人,其中有个人是非常壮的那种,很多肌肉的那种男的。他后来也是哭得几乎都要崩溃了,然后他就抱着我说,我以前也是当过兵的,我以前也是他们的一员,他们当时还教育我们要爱国爱党,但是这个党员其实是镇压我们人民的。

记者:你现在回到家中,你家人知道你的经过了吗?

陈先生:知道的。

记者:他们怎么说?

陈先生:他们就很生气,很生气!

记者:也挺担心你的?

陈先生:是的。我当时是被拍下来了,很有可能过一段时间他们会上门来抓我。

记者:那你准备怎么应对这个事情呢?

陈先生:我觉得几乎没有办法。我跟我一个朋友说,我大概每天会给她报一个平安,如果有一天没有我的消息的话,你就把我真实的信息发到推特上。

记者: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也希望你平安。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匿名
2022-11-29 10:31

这就是个流氓黑帮国家,魔鬼治国,人类公敌,人类耻辱,联合国该举兵消灭,全人类欢迎,中国人欢迎,天灭中共,必遭报应。流氓不讲道理的,只信拳头杀戮。无数烧烤店,无数拔牙铁链女,无数器官被卖杀,说到底都是魔共的罪孽,这样的国多一个孩子就是多一个奴隶。没有武装起义的可能目前,要么就是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