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倒吊了起来!” – 四个示威者的故事

2022.11.27 18: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我被倒吊了起来!”  –  四个示威者的故事 上海市警方27日在群众聚集的乌鲁木齐中路盘问一名男子
法新社图片

新疆乌鲁木齐11月24日火灾导致至少十人死亡的事件激起了中国民众对封控政策的广泛不满。本周日,上海、北京、武汉、成都和广州等多个大城市几乎同时爆发了反对封控、要求解封的示威活动,全国联动的愤怒和不满让不少人评价说,这是1989年天安门运动以来从未有过的。本台记者王允采访到了四个城市的四名示威者。

 

 

周日下午四点多,上海的陈先生带着鲜花,本来是去悼念乌鲁木齐的死难者的。

“我被倒吊了起来!”

陈先生要去的是乌鲁木齐中路与五原路的交叉口,周六晚上这里就有人群聚集,悼念上周乌鲁木齐火灾中的死难者。他之前就听说,昨晚这里就有警察抓人。

但陈先生觉得自己不会有事,“当时我就想,只要我不站在前面就可以了,我站在第二排或是第三排,如果要抓的话,也是抓第一排的。”

现场抗议和围观的人并不多,陈先生估计也就500人左右。陈先生也的确没有站在前排,但他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一般情况下,警察是不会动的;但他们有时候会突然冲出来,冲入人群当中,无差别地把一些人从人群中揪出来,送到大巴上!”而且他发现,在人群中被打、被抓的多数是女性。

陈先生站在人群中突然就遭遇了他至今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抓住我,把我整个人倒过来,我就用手撑在地上,我手上是血,脸上也都是血。我就想,完蛋了,完蛋了,我今天是没有办法逃走了, 然后我就被抓到了大巴上。”陈先生出于安全考虑,匿名接受采访。

事实上,被警察倒吊起来的不仅是他一个人,“那十几个警察把那个女的死死地摁在地上、拼命地打,那个女的就拼命地挣扎,然后那些警察就像抓我一样地,把那女的倒吊起来,十几个人把她抓到大巴里。”

陈先生也被抓上了大巴,但现场管理很混乱。他趁乱从大巴上跳车逃了出来。

陈先生鞋子早被踩掉了,眼镜飞了,天也黑了。600度近视的陈先生,在几个外国路人的帮助下,光脚穿着红袜子,走到僻静的街道,才得以返回家中。

 

 

清华人介绍清华的抗争

中国的这个周日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天。

除了上海,在北京、成都、武汉、广州,以及其他一些城市,还有不少人和陈先生一样,在这天的不同时段前往悼念或抗议的现场。

北京清华大学的X先生这天中午在去学生食堂“紫荆园”时看到了有人举牌抗议,他出于安全原因不具名接受采访。

从网络上流传的紫荆园抗议现场视频和图片可以看到,最初举着一张A4白纸抗议的只有一两个人,后来人数逐渐增多。

X先生提供给本台的现场视频显示,有大约二十人左右举着白纸抗议,他们时而唱起中国的国歌,时而齐声喊着口号,“民主法治、表达自由。”气氛感染了更多围观的学生,他们加入了喊口号,声音在大楼前回荡。

X先生说,学生们提出了具体的诉求,包括言论自由、解除封控等。清华校方很快派出了大量老师到现场调解,“老师们承诺,修改每天做核酸的规定,重新规划封控区域,重新讨论出入校规定,明天召开与校领导的见面会,不追究任何人责任。”

但他介绍说,校方的行动并没有那么简单,校内党组织很早就开始在学生中做工作。根据他发来的一个校内党支部的微信群对话可以看到,其中有党员学生说,不要被境外势力和内奸欺骗利用了。

紫荆园前的集会在当天下午两点左右散去。但X先生介绍说,校内各个专业党支部晚上8点左右就都开了紧急会议,要求党员学生不参与抗议活动。

热闹的成都春熙路

但入夜之后,整个中国似乎更不平静。

各地抗议的声音和图像通过网络迅速传播。一位在成都参与抗议活动的先生匿名告诉本台,“出现这样的全国联动的悼念和表达不满情绪的事情,这是自六四之后中国社会从未有过的情绪。”

成都当天有不少人在微信群里看到了当晚活动的消息贴,号召大家7点49分前往望平街河边举行烛光哀悼会,纪念乌鲁木齐的火灾死难者。

望平街靠近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太古里。出于安全考虑只愿以“J先生”的名义接受采访的成都人告诉本台,他在7点40之前就到了望平街,当时人数还不是很多,人们也不太敢喊口号。

前述那位先生给记者发来他拍的视频,其中有位女生站在人群面前,带着哭腔对着一排警察说,“你们知道吗?多少生意没有人,这热闹的春熙路、望平街,现在龙泉区还封着,青白江区还封着。你们都不怕,因为你们都有薪水。老百姓现在是用存款在养着你们,你们知不知道?”

视频里的警察沉默以对,似乎是莫衷一是。J先生介绍说,“警察是很温和的,只是一直在叫不要情绪化,注意安全。但是有领导想为党政府说话马上被群众怼到说不出话。”

现场有人安静地围坐在一圈烛光周围表达哀思。但随着人群的聚集,现场的气氛逐渐热烈起来。前述那位匿名的先生发来的视频显示,有部分人连声整齐地高喊“不要皇帝,要选票,”紧接着是反复呼喊“自由!自由!”

这位先生表示,他在现场看到参与示威的人群大约有2000人左右;整体上,现场警察保持了克制,但仍有视频显示,当地有人被警察抓捕拖走。

 

 

 “我们去举白纸”

广州海珠区海珠广场上的抗议活动在更晚开始。

广州的万先生在晚上10点半到达广场,现场已经有人二、三十人举着示威的牌子被三层警察组成的人墙围在了中间。他向本台透露,示威者源源不断地到来,并高喊放人的口号,声援被围住的示威者。警方与示威者僵持了一个多小时,警察才逐渐把他们围住的人放走。这期间警方保持了克制。

万先生给本台发来的现场图片显示,在几千示威和围观人群中,不少青年人手举一张白纸,表达他们的愤怒和抗议。实际上,当晚海珠广场上活动的招贴画就写着几个鲜明的红字“我们去举白纸。”

在几乎同一时间,武汉的中山大道和多福路上也簇拥着示威的人群。武汉的小业主霍华德给本台发来的他所拍的视频显示,现场有大量警察形成人盾,把示威和围观的人群隔离在街道两边的人行道上。

他说,武汉的示威人群相对温和,“居民喊口号,是要求解封,要求市领导出面,还有人喊已经不是大清了!也有人在喊要自由。”

霍华德介绍说,中山大道旁边的汉正街是武汉小企业集中的地方,当地很多商户在周日当天自动拆除了周围的封控围栏,警察也没有阻止。

 

 

冬天的拐点

随着抗议活动在全国多个城市星火燎原般地展开,舆论开始关注抗议人群的命运。社媒上不少人担心这些参加抗议的人事后会被清算。

上海的陈先生在回到家后,他的恐惧至今无法消除,他已经和朋友做了约定,“我就跟她说,我大概每天会给她报一个平安,如果有一天没有我的消息的话,你就把我真实的信息发到推特上。”

所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抗议人士都深怀相似的恐惧,全都表示广播里不能出现他们真实的声音。

 

 

在美国的中国民主党主席王军涛向本台分析说,“他们(中国政府)很可能采取对大多数安抚,对那一小撮人进行严惩的办法。”

但他说他看到了中国民众觉醒的迹象,“多数人在岁月静好的时候,可能会顺应这一制度、依附这一制度,甚至在情感上认同这种制度。......但假如一些事情伤害到他们的利益,特别是刺激到他们的情感的时候,他们会迅速地觉醒。实际上,最大的启蒙者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暴政。”

前述那位参加成都抗议的匿名者则评论说,现在已经是冬至,未来的天气会越来越寒冷,“民间不满的声音和情绪升高,并且有集中的表达。同时反抗的能力并没有提高,还比较原始。这两点如果同时出现,就是一个此消彼长。就是拐点。”

这场席卷全中国的抗议活动是否能够促成中国政府改变政策,顺应民意?这是全世界很多人脑海中的问题。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 何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