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渡大學校長怒懟中國小粉紅 校園兩個聯署針鋒相對

2021.12.17 15:05 ET
普渡大學校長怒懟中國小粉紅  校園兩個聯署針鋒相對 美國普渡大學校長丹尼爾斯(Mitch Daniels)
美聯社圖片

在普渡大學攻讀土木工程博士學位的孔志豪去年發起紀念六四的公開聯署後,迎來一系列的騷擾和威脅。最近普渡大學的校長出面爲他撐腰,對這些小粉紅說不。此前受到類似霸凌的留學生通過本臺呼籲美國加強立法,保護異見學生免受組織化的言論審查,並加大調查中國學生會和大使館幕後的政治操控。



普渡大學校長丹尼爾斯(Mitch Daniels)在本週三發給全校師生的電郵中說,校方很遺憾是通過新聞報道才瞭解這位中國學生受到打壓的情況,任何這類威脅在普渡大學都是不可接受和不受歡迎的:

“加入普渡大學社區需要接受我們的規則和價值觀,沒有什麼比對自由的探索和表達更重要的價值了。那些尋求剝奪他人這些權利的人,請另尋他處接受教育,更不用說是與外國政府共謀來打壓這些權利的那些人了。”

孔志豪以電郵形式回覆本臺稱,“Daniels校長對美國校園裏言論自由的保護令人讚賞,這既是對異見學生的保護,也是對美國憲法的保護,希望見到更多學校的行政領導可以爲保障校園的學術自由而發聲。”

孔志豪以電郵形式回覆本臺稱,“Daniels校長對美國校園裏言論自由的保護令人讚賞,這既是對異見學生的保護,也是對美國憲法的保護。(孔志豪提供)
孔志豪以電郵形式回覆本臺稱,“Daniels校長對美國校園裏言論自由的保護令人讚賞,這既是對異見學生的保護,也是對美國憲法的保護。(孔志豪提供)
 

落實調查、處分更爲關鍵

據美媒ProPublica報道, 孔志豪去年發起紀念六四的公開信聯署活動後,中國學生們在校園裏跟蹤孔志豪,稱他爲中央情報局特工,威脅要向中國大使館舉報他。中國國安部的官員還拜訪了他在中國的父母,讓他們警告兒子停止在海外參與政治活動。

丹尼爾斯還在公開電郵中寫道:

“任何人對所涉言論不認同,都有權發表異議,但是不能騷擾他人。如果能夠確認發出威脅的那些學生的身份,他們將受到相應的紀律處分。同樣的,任何學生,如果發現他們因其他學生行使言論或信仰自由而向任何外國實體進行舉報,都將受到嚴重製裁。”

目前在美國水牛城大學就讀的劉天宇2019年在微信朋友圈轉發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圖片後,收到上百條辱罵信息,還有死亡威脅。他對本臺表示,校方後續的處分更加重要:

“這個聲明是一個比較好的開始,起碼比我當時遇到的情況要好一些。我當時是和警方, 歷史系以及Student Conduct and Advocacy的領導、老師 溝通,學校高層領導、校長好像並沒有關注。中國學生只要有不同觀點,就會受到小粉紅狂熱的攻擊,已經成爲普遍現象。美國本土的人逐漸意識到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但是,我更關注後續處理,我希望普渡大學把實質性處分和安全保障措施落實。”

在劉天宇的案件中,校方並未發佈官方聲明;警方調查後認爲不至於上庭,通過學校的學生行爲與倡導處(Student Conduct and Advocacy)給予兩名學生留校查看的處分;2019年10月案發,疫情爆發後拖延到去年秋天舉行聽證會,去年春季學期結束前給出了處罰,今年1月份校方發出涉事者的處罰通知

根據普渡大學913日的新聞稿,在校註冊的45,000多名學生中,有5,196名是亞裔。丹尼爾斯在郵件中寫道,普渡大學在一個多世紀前迎來了第一批亞洲學生,併爲秋季入學的數百名國際學生感到自豪,包括約200名中國學生。

劉天宇認爲,之所以在國內連班主任都不敢懟的中國學生在海外如此活躍,很大程度上歸功於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的撐腰:

“CSSA 在美國一系列的威脅和暴力事件中有很明顯的作用。在我的案件中,所有的死亡威脅和煽動暴力的話都是在學生會的羣裏,五百人的新生羣。在警察找到學生會的領導進行調查時,學生會的領導十分不配合,警察在給我的郵件中反映了這一情況。有些學生從言語暴力中獲得霸凌他人的畸形快感,還有抱團的安全感。還有人想表現愛國,學生會的高層領導都在羣裏,對於回國發展是一個向上面邀寵的機會。”

美國普渡大學校長丹尼爾斯(Mitch Daniels)發給全校師生的電郵截圖(普渡大學校報)
美國普渡大學校長丹尼爾斯(Mitch Daniels)發給全校師生的電郵截圖(普渡大學校報)
 

異見留學生面臨有組織的政治迫害?

普渡大學校長此次的鮮明表態激起中國學生的強烈反彈。據一位普渡校友“牆國反賊”披露,中國留學生已經開始在微信羣中串聯,組織聯署,要求校長更正其錯誤言論,目前收集到近九百個簽名。截至發稿,校長辦公室尚未回覆本臺查詢。

這封聯署信批評校長沒有調查和證據證明中國學生和外國政府勾結,煽動仇外情緒和偏見,“丹尼爾斯的郵件將政治帶入校園。我們很驕傲作爲普渡的一份子。但是他用政治來搞分化,區分我們和他們。”

與此同時,普渡大學學生施華茨(Jonathan Schwartz)也發起聯署呼籲驅逐那些騷擾孔志豪的學生,目前收集了近六千個簽名,其中有不少中國人的名字。。(https://www.change.org/p/purdue-university-expel-the-students-that-harassed-purdue-student-zhihao-kong

“類似於江南案,國外的政權派人到美國搞暗殺。他們要搞政治運動,就回國去吧!跑到海外來搞白區黨的活動,這是對西方國家的侵蝕和破壞。” 目前在底特律攻讀博士後、參與聯署的陸綺告訴本臺,“大學校長應該鮮明講述學校的價值觀,息事寧人或者攪混水、沉默的態度會很綏靖,普渡大學這樣的表態可以正本清源。”

劉天宇建議說,美國大學的現有保護政策主要針對個體霸凌,對於如何甄別和杜絕組織化的政治迫害還是灰色地帶:

“這是一種有組織的霸凌。中國駐美大使館、領事館在學生會的身後。學生會的一些活動就是由領事館提供資金,學生會則配合領事館宣傳中共的政策,比如扶貧攻堅、建黨百年等等。這些學生攻擊我們,更多是一種政治迫害。對於這種有組織的迫害,這在美國校園的規章制度是空白。最關鍵的不是對某個人的審查,而是對CSSA這樣機構的審查,更關鍵的是對機構背後的政府組織審查。如果你跟中國政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美國政府就應對你的財政進行控制,甚至解散這個機構。如果外國使領館超越外交職能,在美國就應該被質疑和審查。在政府層面和學校層面,針對這種進行暴力或煽動暴力的行爲,應該專門立法,保護持有不同觀點的學生。”

至於五十年代全面排華的麥卡錫主義是否有必要性,劉天宇認爲,只要粉碎了背後的集體和組織操控,個體的中國學生仍然有覺悟的可能,“只要把中國學生會這樣的集體撤銷了,沒有人不渴望民主自由,這是人的天性。但是這些學生出國後仍然被中國政府組織起來。麥卡錫主義當時給很多華人造成創傷,不應把所有華人和這些機構看成一體,不分青紅皁白趕走所有學生。還有我這樣的學生,孔志豪、王千源敢於說出不同聲音。還有很多華人組織推進香港人、維吾爾人的權益。”

據美國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近日的報告,普渡大學2019年關閉了孔子學院,但仍保持與擁有三個國防實驗室的上海交通大學的學術合作。該校在收到研究報告後審查和取消了一些合作項目,承諾保護國家利益是該校的首要利益。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申鏵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木頭人
2021-12-19 03:22

送小粉紅回國效忠他們的黨至死纔是硬道理,謹慎接收中國留學生自由纔不會有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