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地赔偿不到位湖北村民被软禁告状受阻

2017-05-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盛云写给国家信访局的信(受访者独家提供)
盛云写给国家信访局的信(受访者独家提供)

在湖北武汉,黎明村村民盛云投诉说,她自今年三月起被软禁在家,至今两个多月,起因是她不满当地征地补偿不公。村里为阻止她上访告状,派人守在她家楼下。此外,在黑龙江,建三江七星农场日前发生强拆事件,一名孙姓村民与其86岁老母所住的房屋在凌晨被强拆。

湖北武汉化工区八吉府街道黎明村村民盛云日前向外界求助,指自己被村里的黑社会守在家门口,导致两个多月无法外出,她的母亲也只被允许出门购买最基本的柴米油盐和生活用品。

盛云526日向本台表示,她目前仍处于被软禁的状态,每次只要她一出门,那些守着她的黑社会就会威胁她。

盛云:“39号到现在两个多月了,都没有出门,白天女的守着,晚上男的守着。有两回出门,他们都是黑社会的,就威胁我说,你要出门就打死你,开车撞死你。骂我你到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把我弄回来。有时候我下楼去拿快递,别人送过来了,就在楼下门口,他们把别人赶走,说再别给她送快递了,把我往里面拖。我不进去就把我死拖,用脚踹我。现在已经两个多月了,还不知道会关到什么时候?

记者:到现在为止两个多月,你完全没有办法离开你住的这栋房子?

盛云:对,是的,楼下24小时守着,白天守、晚上守,到晚上就把门封了。早上有时候五六点钟才打开,有时候打开晚了,我妈要出门办事就打不开。

盛云告诉本台记者,事情的起因源于2007年村内征地,当时在外打工的他们一家三口不仅只获得了两人的赔偿款,而且金额比起同村的村民也少了许多,而07年至17年村内又陆续进行了征地,但他们家一分钱赔偿都没有得到,她感到不服,村里的人怕她上访告状于是将其限制在家。盛云说,期间她多次拨打110求助,但也无济于事。

盛云:他们怕我去告,我家账目有问题,07年征地91公顷,别人发二三十万,他给我和我妈除去七扣八扣的,一个人就几万块钱,我爸爸的钱一分钱没给。然后2007年到2017年征地一分钱没给,就过年发点过年费。他们说07年到17年没有征地。我说,那你签个协议证明你们没有征地。他不肯签,说怕担责。就欺负我们家我跟我妈两个女的,我爸在外面没回来,我们一家都老实。

记者:有没有试过报警?

盛云:“110都被打烂了,要么打就是不回电话、不出警、不作为。然后我打电话投诉他们,他们就有时候偶尔过来一下。过来了之后就说,没有人守着你,你行动是自由的啊。然后下面的黑社会听到我要跟警察走,马上冲到我家里来,吓得我马上关门,警察也不管。自从我说,我要跟警察走之后,再怎么打电话投诉,警察都不来了。

盛云还控诉,原本发放的回迁房,村里也以他家无法一次性付清款项,而予以收回。

此外,黑龙江建三江七星农场十九连一孙姓村民的住宅在525日凌晨被30余人强制拆除,导致其和86岁母亲无家可归。从现场视频可见有一老人坐在地上哭泣,另有一名妇人哭喊道没法活了,而原本的住宅已经成为废墟。

本台记者26日致电孙姓村民,对方不愿多谈,只是表示感谢记者关心。

建三江的维权人士毕先生向记者表示,他本人也曾遭遇强拆,对此见怪不怪:

共产党统治下的天下太多了,每天都在发生这些惨案,他才不管你私有财产受不受到保护。我也是被拆受害者,我的房子被拆之后,我现在被单位安置在一个办公设施找的房子给我住的。在这个地方强拆的事太多了,遍地都是,不是一两句话能说透彻的,不胜枚举。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嘉華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