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族主義高漲抵制外國企業 三成來自"舉國之力"

2022.07.14 14:07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民族主義高漲抵制外國企業 三成來自"舉國之力" 2021年3月25日,瑞典服裝巨頭H&M北京分店外,因與新疆棉在中國面臨潛在的抵制,保安人員舉着牌子告示,禁止未經允許擅自拍照。
法新社圖片

瑞典國立中國中心(Swedish National China Centre)7月11日發表調查報告指出,中國的民族主義近年高漲,導致從2016年以來,至少有78家外國企業遭抵制,這個數據是之前8年的6倍多。研究強調,中國消費者有針對性的攻擊,背後有國家支持。

瑞典國家中國中心的研究表明,中國消費者的抵制在2019年達到頂峯,當時美中貿易戰正在上演。雖然消費品牌在中國都面臨着同樣複雜的經營環境,但它們如何擺脫困境卻因問題而異。

臺灣、西藏、香港 中國人民感情脆弱的一塊

超過80%的企業因行動或廣告被認爲侵犯中國領土完整,比如與臺灣、西藏地位或與香港親民主抗爭有關,而遭強烈反彈時,會很快道歉。相較之下,只有約四分之一公司會因反對採購新疆產品或涉及侵犯人權的議題,道歉幾率較低,甚至,近一半被鎖定的企業,承受爭議而沒有公開致歉。

不同的道歉率,可能是由於在歐洲和北美對新疆強迫勞動問題的嚴格堅持。例如,雖然公司能夠承受因較少支持臺灣主權主張而付出的聲譽成本,但“很難想像他們承受得起一些西方議會和政府所稱“種族滅絕”有關的指控。畢竟連議員都無畏中國的制裁,英國議員史密斯在2021年3月就說,“爲維族及其他少數民族發聲而遭制裁,跟維吾爾人的遭遇比起來,是個榮譽勳章。”

在反對新疆勞工引發中國強烈反對後,英特爾於 2021年12月道歉。不久之後,時任白宮新聞祕書普薩基(Jen Psaki)就表示,“美國公司永遠不應該爲捍衛基本人權或反對鎮壓而感到道歉。”

中國人消費力成國家工具 跨國品牌富貴險中求

這份調查報告顯示,中國14億消費者如何從全球消費品牌的“金礦”成爲潛在“雷區”。隨着中國從貿易、網絡安全到人權與新冠肺炎起源等所有議題,與美國及其他國家對峙之際,中國消費者已成爲北京政治議程的強大經濟武器,進而傷害從耐克(Nike)到海恩斯莫里斯(H&M)等跨國企業的營收成長。

報告共同作者帕魯普(Hillevi Parup)就指出,“在近三分之一的抵制中,發現了國家支持的證據,但這個數字可能低估了國家參與的真實水平。”

2021年3月22日,歐洲聯盟、英國、美國及加拿大宣佈就新疆維吾爾人權問題對中國官員實施制裁,3月24日凌晨開始,中國共青團在新浪微博上,對H&M於2020年9月發佈的一份“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也不從該地區採購產品或原材料”的聲明進行批判,H&M在中國社羣網絡上遭到官方媒體和網民共同抵制。H&M並未公開致歉,迄今該服飾品牌在幾乎所有電商平臺上讓仍被撤銷。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021年3月25日就說,“中國老百姓也有自由發表他們自己的觀點、表達他們的感受。可能現在的中國人不允許外國人一邊喫着中國的飯、一邊砸著中國的碗。”

研究指出,近年來中國消費者的針對性攻擊也顯示出國家支持的證據。例如,國有媒體支持2019年針對奢侈品牌不尊重中國領土完整的運動。

帕魯普指出,“中國本土替代產品的出現以及網絡民族主義的興起,對全球品牌造成許多壓力,在中國,消費者抵制方興未艾,而該趨勢短期內不會消失”。

研究還發現,走中國路線的經濟回報尚不清楚。奢侈品牌雨果博斯(Hugo Boss)和博柏利(Burberry)都因與新疆有關的言論面臨中國消費者的憤怒。雨果博斯道歉,博柏利拒絕置評,但都未發現銷售額大幅下降。

中國消費者對企業道歉的回應“顯然是武斷的”,在一些案例,道歉反而導致進一步撻伐,中國網民痛批雨果博斯等企業“兩面人”。帕魯普說,“道歉並非安全牌,根據我們的觀察,最好的方式或許是完全避開公衆的視線”。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蔡凌巴黎報導    責編: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河南潤民
2022-07-15 16:02

抵制國的三分之一來自舉國之力,是完全低估黨國的黨性。它等於說,牆國內還有三分之二的自主權。實際上牆國內的輿論,與監獄的輿論一樣,99%來自於官方。更精確的判斷應是,牆國內99%的抵制外貨外商來自於黨的鹹豬手或閒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