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驻欧官员回应卢森堡学者之西藏问题论

2015-06-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办事处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洛桑尼玛独家提供)
图片: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办事处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洛桑尼玛独家提供)
Photo: RFA

藏人行政中央驻欧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二回应中国官方媒体介绍卢森堡学者艾廷格涉及西藏问题的访谈文章,强调作为学者从未亲身入藏搞调查研究,就无资格去谈论藏民族整体的历史脉络。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于6月26日发表长篇访谈文章,介绍卢森堡籍学者阿尔贝特•艾廷格撰写的《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家、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歷史、背景和前景》两部“研究性”著作,并指这两本著作揭示了旧西藏的落后、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真实面目、“藏独”势力的所作所为,并点破了西方有关西藏的种种谎言。

有关阿尔贝特•艾廷格对于西藏的认识,《环球时报》援引该名学者的话指出,他虽到过中国很多次,但最西部,只到过成都。他说,作为一名不会说藏语和汉语的旅游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难度。而他对于西藏的认识,首先是通过研究一些曾在旧西藏长期生活的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探究当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其次是通过真正熟识的中国专家获得,同时一些到过西藏的朋友也给很多积极信息,如中国政府新建了许多乡村学校,用大棚种植蔬菜等。

藏人行政中央驻欧洲办事处华人联络官洛桑尼玛星期二接受本台专访时就此回应说:“我看到了关于阿尔贝特•艾廷格这个卢森堡学者就西藏问题方面写的一些文章,他最起码违背了作为一个学者中立的、辩证的、客观的角度去研究西藏问题。而他写的文章,据他自己说,都是靠以前的所谓一百年内,所谓的欧洲、东亚等的学者到西藏所看到的一些事物。历史的过程是每个国家和民族都在不断地发展,如果他是以这种角度来写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写中国共产党在它执政以后,‘三反五反’、‘三年大饥荒’、以及‘文化大革命’,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近几十年里头的事情。所以说,他为什么不去研究这些问题?”

洛桑尼玛表示,做任何学术性研究应站在公正的角度,而艾廷格从未亲身入藏搞调查研究,就没有资格去谈论藏民族整体的历史脉络,他完全偏离了作为学者的素质。

“作为一个学者,对于一个民族的政治、历史、宗教信仰,没有亲身去实地调查或展开尽责的实地学术研究,他就没有资格去谈论这个民族整体的历史脉络。首先,做任何学术研究应该要站在公正的角度;第二,他连西藏一趟都没有去过,他根本不掌握西藏的语言,他跟藏族人没有任何亲密的接触,没有切切实实地到当地去了解西藏的政治现状、宗教信仰状况、人们到底心里有什么想法,他根本没有去做实地的调查,他有什么资格评价西藏的问题。他作为一个学者,我觉得他侮辱了西方社会‘学者’的这个名称。所以说,他以后应该注意,作为学者应该怎样去切切实实、实事求是地研究问题的职业素质,而他写西藏问题,作为学者,他完全偏离了学者的这种素质,而且是一个特别不负责任的做法。”

艾廷格还对《环球时报》称,“西藏流亡政府”及其美国支持者的目标,并不是所谓“真正自治”,在他们的圈子里,流传着所谓的“大藏区”地图,这意味着有人想让中国像前南斯拉夫和前苏联一样解体。

洛桑尼玛就此回应说, “大藏区”一词是由中国官方及所谓的藏学家杜撰出来的,是在民族之间挑拨离间。他同时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务实地解决西藏问题。

“这个‘大西藏’的问题、‘大藏区’的问题,这些话题是中国共产党自己杜撰出来的,是他们那些所谓的藏学家、所谓的研究西藏的一些智囊提出来的,这些名词是他们提出来的,他们只是为了用‘大西藏’或者‘大藏区’这样的名称去挑拨藏族人民跟睦邻而居或生活在一起的其他民族间的关系。‘少数民族’其实就是一种歧视的称谓,他们什么时候尊重过其他的少数民族。他说我们是少数民族,所以说我们是微不足道的,它的意思就是这样。因此,如果中共当局不真正地面对西藏问题、不细致地解决西藏问题,并去作调查或研究,我想我要说的是,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比较期望习近平和王岐山先生,而我要提出的是,希望他们能够务实地解决西藏的问题,如果他们要是再不务实地解决西藏问题,那么我们已经是第三代或第四代西藏人了,尤其是西藏境内的藏族年轻一代,他们的精神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他们是‘前赴后继’,他们是绝对不会屈服的。这是大家看到的问题。”

(特约记者:丹珍 责编:吴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