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阿壩被捕藏族僧人仍失蹤 微信嚴控升級

2020-11-30
Share
四川阿壩被捕藏族僧人仍失蹤   微信嚴控升級 被捕失蹤的阿壩縣郎依寺僧人仁青持真(又寫:仁青崔成)
(受訪人提供)


有消息人士近日向本臺透露,四川阿壩縣藏族僧人仁青持真自去年8月被當局以“分裂”罪名拘捕後,至今超過一年仍處於失蹤狀態。與此同時,當局對整個阿壩地區的微信管控措施也進一步升級。

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壩縣哇爾瑪鄉郎依寺的僧人仁青持真(又寫:仁青崔成)和他的兩名僧友,於去年8月1日在當地郭多(音譯)境內被縣公安人員強行帶走。居住印度北部的阿壩籍有關人士日前告訴本臺,仁青被捕至今一直下落不明,他的兩名僧友在被捕的數天後獲釋:



“仁青被當局指控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而遭關押至今,他的家人和親友在一年多的時間裏一直尋找着他的下落,並多次要求警方給個交代。但警方有時說他被監禁在阿壩州的馬爾康縣城,有時說在阿壩縣城,有時又說他在成都的一座監獄裏,卻無人透露具體關押地點。一直以來,家人在上述這些地方查找他的下落,都沒有結果。”


僧人仁青持真(右)和其弟弟諾日才讓被傳喚時收到的“詢問通知書”(受訪人提供)
僧人仁青持真(右)和其弟弟諾日才讓被傳喚時收到的“詢問通知書”(受訪人提供)


有關仁青持真被拘捕的原因方面,這位考慮家鄉親友安全而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上週五(11月27日)向本臺介紹說:“仁青曾於2018年因在微信上與部分境外藏人談論西藏敏感話題,而與他的弟弟諾日才讓(又寫:諾布才仁)一起被拘押過兩次。2019年7月17日是失蹤班禪喇嘛更敦確吉尼瑪的生日,當天他與境外友人通話長達兩個小時,全部通話內容被中共當局錄音,成爲當局拘捕他的理由之一。當局還指控他在藏區多地郵寄大量從境外收到的書籍供他人閱讀,並以非法撰寫和發表涉藏敏感文章爲由關閉了他經營多年的博客。另外,他通過微信朋友圈分享在印度學習的妹妹貢桑卓瑪參加有關教育會議的部分照片,而被當局指控涉及政治問題。”

消息人士補充說:“仁青持真最後一次用微信與印度的妹妹貢桑卓瑪通話是在去年7月27日;幾天後,即8月1日晚上他便遭到拘捕。今年3月23日,當局傳喚仁青的弟弟諾日才讓,聲稱他了解仁青‘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的有關情況,要求他接受詢問,並指可給仁青帶食品和生活用品,但由警方轉交。”

另一位要求匿名的阿壩籍消息人士上週日(11月29日)向本臺證實仁青持真被捕失蹤的消息,並指當局在阿壩進一步加強包括微信羣聊等網絡言論的控制:


中國當局在阿壩境內用政治標語和共產黨黨徽改裝佛塔(消息人士獨家提供)
中國當局在阿壩境內用政治標語和共產黨黨徽改裝佛塔(消息人士獨家提供)


“仁青被捕主要是因爲通過微信與境外聯繫,這是事實。阿壩是發生自焚事件最多之地,當局在整個阿壩州採取的嚴控措施相對其它藏區更嚴,即使與境外的親屬聯繫也被視爲違法而遭到騷擾,甚至拘捕。當局在路上或闖入民宅進行‘突擊檢查’已成爲常態,主要查看個人手機裏面是否存有達賴喇嘛尊者的相片及敏感信息,同時詢問微信裏所有朋友的個人信息,並一一進行登記。當地微信羣主不時被傳喚,有些人卻一去不返。”

據介紹,僧人仁青持真出生在阿壩縣哇爾瑪鄉尕休村一戶普通的農民家庭中,現年29歲,自6歲進入當地雍仲苯教大寺郎依寺爲僧,一向品學兼優。由於當局自始至終不肯透露仁青被關押的地點,他身處何處仍一無所知。

消息人士表示,這兩年在藏區似乎顯得平靜,但其實每位藏人的言行一直都在當局的嚴密監控之下。當局自制有習近平畫像的唐卡,強迫藏人在家懸掛,並用政治標語和共產黨黨徽改裝佛塔,嚴重踐踏藏人的傳統信仰。如今各個角落的監控攝像頭、隨處可見的軍警和行蹤詭祕的便衣如同三座大山壓在藏人身上,絲毫不能動彈;而很多觸及當局敏感神經的敢言者便在瞬間人間蒸發,讓家人和親友尋不到蹤影,只能焦急等待消息。


記者:丹珍 編輯:何平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