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中共的新疆镇压是种族摧残

2020-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多名新疆问题学者2020年1月16日齐聚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探讨中国的新疆政策。(记者家傲摄)
多名新疆问题学者2020年1月16日齐聚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探讨中国的新疆政策。(记者家傲摄)

近年来,上百万新疆穆斯林被中国政府关进再教育营,震惊了全世界。与此同时,当局还在新疆搭建近乎无孔不入的监控网络,窥视居民的一举一动。有美国的新疆问题专家周四表示,这是中共针对一个种族展开的全面镇压。

显而易见,中国普通百姓和国际社会正目睹两个截然不同的新疆。北京当局表示,政府近年来推行的一系列反恐措施,有效铲除了极端主义在新疆的生存土壤,通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当地穆斯林掌握了一技之长,为解决大面积贫困问题奠定了坚实基础。但在国际社会看来,中国政府关押了上百万新疆穆斯林,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和文化,一切服从于共产党领导。

在这两种表象背后,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美国乔治城大学历史学教授、新疆问题专家米华健(James Millward)来说,有一点毋庸置疑。


布鲁金斯学会主席约翰•艾伦回顾了媒体近年来曝光的新疆内幕。(记者家傲摄)
布鲁金斯学会主席约翰•艾伦回顾了媒体近年来曝光的新疆内幕。(记者家傲摄)

他周四在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一场研讨会上指出,尽管中共历史上充满了阶级斗争,但这是执政党对一个种族展开的全面镇压:“尽管中共曾利用过科技和大规模关押的手段(控制人群),但其规模从未达到这种地步。更重要的是,中共此前从未针对某个种族本身。”

米华健说,2008年的藏区骚乱和2009年的乌鲁木齐七五事件,让北京当局非常担忧。在全球反恐战争的气氛下,伊斯兰恐惧症也席卷了中国。

他指出,2014年4月30日,适逢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视察新疆的最后一天,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发生“暴恐”事件,造成3人死亡。此事让习近平颇为不安,他当即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坚决打消暴恐分子的嚣张气焰。

中国警方宣称,这起爆炸案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组织所为,两名作案人员长期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

米华健说,自那以后,外界从习近平的演讲中可以看出,他不再认为经济发展就能遏制新疆的动荡,还必须从意识形态上解决问题,对当地居民进行“精神净化”。与此同时,任何形式的种族骚乱都被归咎于“三股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影响:“近些年,我注意到中共领导人正在背离宽松的民族政策,以追求一个同质化的人口成分。”

米华健还不无风趣地借用了党八股。谈到新疆政策,他表示,中共贯彻了四个“不只是主义”(not-just-aboutism)。


今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今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他列举说,第一,这不只是针对维吾尔人,也波及了回族人、哈萨克族人、柯尔克孜族人等等;第二,这不只是再教育营,从2016年开始,当局还把大批维吾尔精英人士关进了监狱;第三,这不只是宗教问题,因为很多专业人才实际上首当其冲遭到了迫害;第四,这不只是国家安全问题,也涉及历史、文化等多重问题。

谈到新疆局势,不少人都有一个抽象的疑问,中共为什么对穆斯林如此惧怕,以至于采取如此严酷的镇压?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客座高级研究员钱喜娜(Sheena Chestnut Greitens)在会上坦言,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她表示,菲律宾前总统、以威权统治闻名的独裁者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在任期间,引发了强烈民愤。他偏执地认为,四面八方都有人想暗算他,因此对反对派人士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打压。

钱喜娜说,中共对于新疆的忧虑,归根结底源于它的执政方式:“如果你的统治主要基于武力镇压,而不是通过公平自由的选举获得认可的话,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不安全感总会是执政的一部分。”

但她强调,尽管当局以国家安全的名义为其新疆政策开脱,但这并不代表它就可以逃过道德的审判。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