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提新證據 指中方強制遣返塔國維吾爾人

2021.06.14 17:1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律師提新證據  指中方強制遣返塔國維吾爾人 設於荷蘭海牙的國際刑事法院
聯合國圖片

去年向國際刑事法院(ICC)提交訴狀,指控中國政府強制遣返身在塔吉克斯坦等國的維吾爾人的律師團隊,日前向這家法院提供了與之相關的新證據,並指出中國正在中塔邊境、甚至塔國境內建造防禦工事,阻撓新疆穆斯林外逃。。

近一年前,海外維吾爾團體東突厥斯坦流亡政府(ETGE)和東突厥斯坦國民族覺醒運動(ETNAM)曾委託英國人權律師迪克森(Rodney Dixon),向國際刑事法院提交訴狀,指控北京當局試圖通過非法逮捕或驅逐出境等手段,將身在柬埔寨和塔吉克斯坦的維吾爾人遣返回國,並敦促法院對中方涉嫌的一系列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展開調查。而法院去年年底表示,他們決定暫不對此進行調查,因爲似乎還沒有足夠證據印證中國官員在上述國家的犯罪事實。



中方直接參與遣返工作

儘管這個律師團隊看上去出師不利,但他們上週向國際刑事法院提交了一系列證明相關指控的新證據,並敦促法院儘快啓動調查。迪克森週一在一場記者會上說,中方人員在塔吉克斯坦直接參與了遣返維吾爾人的行動。

“我們發現,有證據表明,中方人員進入了國際刑事法院的締約國之一(塔吉克斯坦),並識別、鎖定和圍捕了在當地生活的維吾爾人,以便將他們遣返回國。”

東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說,其律師團隊收集到的證據顯示,過去十幾年來,在塔吉克斯坦生活的維吾爾人從大約三千人銳減至一百人左右,特別是在2016年到2018年間,當地人數減少得最明顯。調查顯示,除了通過國內親屬向海外維吾爾人施壓,要求他們回國之外,北京當局還調動在塔吉克斯坦境內的中方人員,對這些人實施強制遣返。

聲明說,當地的中國大使館控制着所有塔國維吾爾人的檔案,他們故意延遲批准這些人的簽證和工作許可,而身在塔吉克斯坦的中國警察則會引導塔國警方對這些維吾爾人的住所和工作地點進行突襲,而那些沒有“有效證件”的人就會被中方以幾個人爲一組的形式低調遣返回國,以免引發外界關注。

迪克森表示,從現有證據來看,北京當局爲了遣返維吾爾人如此費盡心機,就是爲了提升其威懾力。

“我認爲當局是爲了讓維吾爾人噤聲,並擊垮他們,確保他們在海外也不能發聲。當局還把這些人遣返回新疆,以便控制、打擊和消滅他們。”

他還強調,儘管中國不是國際刑事法院的締約國,但塔吉克斯坦是個締約國。因此,當中方人員進入塔國執行公務時,中國就失去了司法管轄豁免權。

流亡海外的新疆維吾爾人組織維吾爾特別法庭(Uyghur Tribunal)從6月4日開始在倫敦進行爲期四天的聽證會(法新社圖片)
流亡海外的新疆維吾爾人組織維吾爾特別法庭(Uyghur Tribunal)從6月4日開始在倫敦進行爲期四天的聽證會(法新社圖片)

敦促法院啓動調查

上述維吾爾團體的聲明還指出,有證據顯示,中國近期在中塔邊境的塔吉克斯坦一側修建了一段由三層鐵絲網組成的護欄,並設有攝像頭、中國國旗和巡邏人員。另有證據顯示,中國還在塔國郎庫裏(Rangkul)地區新建了一座中方軍事基地。

東突厥斯坦流亡政府總理胡達亞爾(Salih Hudayar)在會上表示,面對這些確鑿證據,國際刑事法院必須採取行動。

“如果國際刑事法院不對本世紀最爲駭人聽聞的人道危機啓動調查的話,它將喪失調查其他事件的可信度。因此,我們對這家法院儘快就此展開調查抱有信心。”

維吾爾特別法庭引關注

除了維吾爾團體向國際刑事法院提交的訴狀,由英國知名人權律師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的“維吾爾特別法庭”(Uyghur Tribunal)也引起了大量輿論關注。本月初,這個法庭在倫敦舉行了爲期四天的首輪聽證會,聽取了幾十名新疆侵犯人權行爲的親歷者和專家的證詞。

在聽證會第四天,自稱曾在2018年被短暫派往新疆調查反分裂活動的前中國警察王雷戰(音譯,系化名)穿着舊警服提供了視頻證詞。他說,據他此前在國內的工作經驗,北京當局目前把所有維吾爾人都看作是恐怖分子監控對象,他還目睹了維吾爾囚犯遭遇的酷刑,包括塑料袋套頭、坐水凳、電擊男性生殖器等等。在他看來,中國政府迫害維吾爾人是爲了摧毀他們的民族身份,實現“大一統”政策。

對此,新疆政府日前多次召開新聞發佈會,邀請了一些自稱是維吾爾特別法庭證人的親屬、同事和辦案民警,以及拘留營(中方稱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結業學員,指控這些證人是在說謊,而這些培訓中心幫助學員擺脫了宗教極端思想,實現了穩定就業。不過,外界普遍質疑這些中方人士的真實身份,以及他們公開講話可能是因爲受到了脅迫。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