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西藏培训转世活佛 洗脑加统战?

2019-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表示,如果人类社会罔顾正义的价值,悲心的价值,诚实的价值,则在下一代,或更远的未来,必将面临更大的困难和更多的痛苦。(截自达赖喇嘛脸书)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表示,如果人类社会罔顾正义的价值,悲心的价值,诚实的价值,则在下一代,或更远的未来,必将面临更大的困难和更多的痛苦。(截自达赖喇嘛脸书)

中国最近在西藏举办活佛转世培训班,让藏僧学习活佛转世法规仪轨。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表示,北京想控制转世活佛,与操纵港澳特首选举,如出一辙。

中新社24日报导,西藏自治区第一期宗教界代表人士活佛转世管理专题培训班,23日在拉萨举行开班仪式,来自西藏各寺庙的堪布、经师、活佛等百名高僧参加培训。

中新社指出,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索朗仁增在开班仪式上发言称,举办此次培训,是为了让藏传佛教界代表人士系统地学习活佛转世管理的法律法规、宗教仪轨及历史知识,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的治藏方略,坚持藏传佛教中国化方向,维护西藏的宗教和睦、佛事和顺、寺庙和谐。

 

 

该报导还称,正常的宗教活动和宗教信仰依法受到保护,活佛转世制度作为藏传佛教所特有的信仰和传承方式,得到中央和西藏自治区各级政府的尊重。国家颁布《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西藏自治区现有活佛358名,其中60多位新转世活佛按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得到认定。

中国活佛转世办法:须申请报批 重大影响的报国务院批准

中国当局2007年9月起施行《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规定,活佛转世不受境外任何组织、个人的干涉和支配。活佛转世应当履行申请报批手续。有重大影响的,报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有特别重大影响的,报国务院批准。

 

达赖喇嘛认为,狭窄的心胸经常会导致极端的思想。这就会产生许多问题。(记者夏小华翻摄)
达赖喇嘛认为,狭窄的心胸经常会导致极端的思想。这就会产生许多问题。(记者夏小华翻摄) Photo: RFA

对于中国在西藏开设活佛转世培训班,在台佛教徒、前台湾西藏交流基金会副秘书长翁仕杰27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我觉得是可笑的,西藏佛教的传统已经一千多年,该怎么做,经典都是写的很清楚,仪轨也写的很清楚,本来的制度都很清楚了。这些活佛就是佛教的菁英,因为他们最有知识、最有证悟,所以怎么做,他们就自己知道,共产党是不了解这些事的。特别他(中国政府)讲说要让藏传佛教中国化,这样的一个目标是要打问号的!”

翁仕杰认为,中国所谓把藏传佛教纳入中国佛教,这个 “中国佛教”是“政治的中国”,不是“宗教的中国”,也不是“文化的中国”。藏传佛教跟汉传佛教、中国文化的体系和内容,本质不同,藏传佛教不可能“中国化”,这种宣称是政治控制的中国化,是要消除西藏人对自身民族、文化的认同,中国的所谓“活佛转世班”,正是加大力度控制宗教的一环。

中国培训活佛转世 台佛教徒:对境外转世活佛不具影响力

外界认为中国在西藏举办活佛转世培训班,是想控制下一世达赖喇嘛的转世。

翁仕杰说:“他(中国)怎么培训新的达赖喇嘛?现在的达赖喇嘛在印度,又不在中国里面。那新的达赖喇嘛?这个达赖喇嘛已经讲了,他自己的转世制度他自己决定,而且达赖喇嘛讲的很清楚,他未来的转世不会出现在中国境内。他(中国)只能培训在西藏境内的所谓的转世活佛,用他规定的方式去培训,但是这个对其他境外转世活佛是没有影响力的。”

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以及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27号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共产党向来如此,万变不离其宗,为了要控制、削弱和消灭藏传佛教。

藏人代表:中国培训活佛意在洗脑、恐吓与统战

达瓦才仁说:“培训班其实就是洗脑,加一种观察、注册。中国会把这些人集中起来,然后给他们培训、打分,然后他们内部会对这些人评判这个人大概会是怎么样子的?会不会对未来造成一些威胁等等。所以在中国术语里面,这个叫摸底、排队、了解你的情况。同时也对这些人是一种警告,具有恐吓、收买(的意味),往好里说是统战。”

达瓦才仁分析,共产党这种控制西藏藏传佛教领袖的手法,从五十年代至今都一样,以前会请西藏活佛领袖到所谓中国内地参观,看那些会觉得中国非常强大、军队坦克战斗机阵容威武、工厂规模广大的地方,让西藏僧人起到震慑作用。培训内容,往往都是些中国的法律政策,共产党怎么样对西藏人好,共产党宗教政策怎么配合社会主义的主旋律等等。

 

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以及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受访,评论共产党自办活佛转世培训班的荒谬。(记者夏小华摄)
流亡藏人行政中央以及达赖喇嘛驻台代表达瓦才仁受访,评论共产党自办活佛转世培训班的荒谬。(记者夏小华摄) Photo: RFA

达瓦才仁说,中国政府找一切机会控制、削弱宗教,把宗教变成共产党统治人民的工具,威逼利诱控制活佛作为听命的傀儡,就像共产党讲达赖喇嘛的转世必须由他们决定一样。

达瓦才仁说:“他们希望这些活佛能够像他们共产党任命局长啊、科长啊一样地去任命,任命以后,让他们听从他。因为权力来源如果是共产党的话,他就想像这些活佛应该会听共产党的。那听共产党的,宗教就不是他们所说的非法的力量,他就变成是共产党所用的一股力量,如果不能为共产党所用的力量,共产党就一定要想办法消灭。”

达瓦才仁提到,事实上,藏传佛教有自己转世存在的方式,并不是像中国想像皇帝下的圣旨,或者某些人立的规矩,每个人都有自己转世存在的方式。西藏活佛的转世有很多种,例如台湾叫大宝法王,大陆叫噶玛巴的转世的认证,是前一世噶玛巴会留下完整的遗嘱,世人依遗嘱按图索骥去找。还有一种是转世后对前一世有非常清楚的记忆,凭这个就认证了,比如说像第二世达赖喇嘛,或是现在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都是这样,明确无误,就不需要其他的手续。还有一种是西藏人会透过很多的神谕、降神,或是请大喇嘛去做卜卦等等。

达瓦才仁说,还有一种转世情况是,若发生降生的结果是张家的、卜卦结果是李家的,观察神的谕示又不一样的时候,西藏人以前用摇糌粑丸卜卦,满清的皇帝建议用金瓶掣签,所以金瓶掣签西藏人也接受了,作为摇糌粑丸卜卦的补充。

达瓦才仁强调,无论金瓶掣签或摇糌粑丸卜卦,是在其他办法都没有办法决定转世是谁的时候的一种抽签,所以不是一定或必须要进行的,而是在没有办法确定的时候才会用到的一种方式。但是中国政府却把他说成是必须要进行抽签,这就是去窜改佛教转世的制度,因为中国政府想控制转世,就像中国这次所认证的班禅喇嘛转世,西藏人认证的他不放在抽签里,只放上他自己的,也像前两天选澳门特首,唯一候选人以98%得票率当选。其实中国想让谁当选就让谁当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陈美华/安克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