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最新报告:新疆存严重侵犯人权恐构成反人类罪

2022.08.31 22: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联合国最新报告:新疆存严重侵犯人权恐构成反人类罪 人权高专办公室《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问题的评估》报告封面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公室官网截图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周三(8月31日)卸任前的最后一刻,广受外界关注的对新疆地区人权问题的评估报告终于出炉。报告警示,中国新疆地区有关酷刑等指控可信,对维吾尔人等穆斯林任意关押的歧视性做法恐构成“反人类罪”。



瑞士日内瓦的周三午夜,距离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卸任前的十多分钟,人权高专办公室《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权问题的评估》报告终于出炉。

报告指出,在中国政府实施反恐和打击“极端主义”战略的背景下,新疆发生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而且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族群的任意和歧视性拘留,可能构成国际罪行,特别是“反人类罪”。

关于所谓“教培中心”设施系统中的酷刑或虐待模式的指控,报告认为,包括强迫医疗和恶劣的拘留条件等“是可信的”,并呼吁各国政府、联合国政府间组织和人权体制,以及更广泛的国际社会对当地状况迫切关注。

报告还建议中国政府迅速采取行动,释放所有被关押在所谓教培中心、监狱或拘留设施的人。

中国最早否认有关再教育“集中营”的指控,后来声称那是“职业教育培训中心”,是培训维吾尔等穆斯林族群有“职业技能”。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图片)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图片)

中国“反恐法律体系”根植侵犯人权行为 

这份报告评估指出,在中国政府实施反恐和打击“极端主义”战略的背景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生了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在新疆实施这些战略和相关政策,导致了对广泛人权的严重和不当限制的连锁模式。这些限制模式的特点是具歧视性,因为潜在的行为通常直接或间接影响当地维吾尔人和其他主要穆斯林社区。

报告还说,这些侵犯人权行为源于中国国内“反恐法律体系”,从国际人权规范和标准的角度来看,该体系存在严重问题。它包含模糊、广泛和开放式的概念,在保障措施有限和缺乏独立监督的情况下,让官员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来解释和使用广泛的调查、预防和强制权力。

报告认定,这一框架容易受到歧视性应用,至少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在所谓的“职业教育培训中心”(以下简称:教培中心)里,维吾尔人和新疆其他主要穆斯林社区成员的自由被大规模任意剥夺。即使如政府所声称“职业教育培训中心” 的范围后来缩减,支撑它的法律和政策仍然有效。

指控“教培中心”的酷刑和虐待可信

被关在“教培中心”设施中的人有关遭遇酷刑或虐待模式的指控,报告认为,包括强迫医疗和恶劣的拘留条件是可信的;关于个别性暴力事件的指控,也是可信的。 虽然现阶段可获得的信息,无法使人权高专办就此类行为的确切程度得出确切结论,但很明显,“教培中心”设施的高度安全化和歧视性,加上获得有效补救或当局监督的机会有限 ,为发生这类违法行为提供了沃土。

报告还指出,“教培中心” 和其他拘留设施中的任意拘留制度和相关虐待模式,是在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进行更广泛歧视背景下建立的,即基于对这些群体个别成员产生安全威胁的认知。这包括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广泛、任意和歧视性限制,违反了国际规范和标准。其中包括对宗教身份和表达以及隐私权和行动权的不当限制。通过强制和歧视性地执行计划生育和节育政策,有严重侵犯生生育权的迹象。同样,有迹象表明,旨在减轻贫困和预防“极端主义”的劳工和就业计划,包括与“教培中心”系统相关的计划,可能包含基于宗教和种族原因的胁迫和歧视因素。

报告说,上述这些在新疆的政策和做法超越国界,使家庭分离并切断了人与人的联系,同时特别让受影响的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家庭造成痛苦,报告也点出了中国对公开谈论新疆经历的侨民采取恐吓威胁。

报告建议中国释放所有新疆被任意拘留者

人权高专办对中国政府提出13项建议,包括迅速采取措施,释放所有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被任意剥夺自由的人,无论是在职业培训中心、监狱还是其他拘留设施;尽速澄清那些一直在寻找新疆亲人下落的资讯,并建立安全的沟通和旅行渠道,让他们能够团聚;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有关国家安全、反恐和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框架进行全面审查,并尽速废除所有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歧视性法律、政策和做法;及时调查关于在教培中心和其他拘留设施中侵犯人权的指控;与国际劳工组织等合作,执行专家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意见等。

人权高专办也对工商界提出3项建议,采取一切可能措施,履行《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规定的在各种活动和商业关系中尊重人权的责任,包括加强“人权尽职调查”,并对此进行透明报告;加强参与监视和安全部门的公司的人权风险评估,包括产品和服务是否可能导致或促成不利的人权影响,包括对隐私权以及对非歧视的尊重。

另外,人权高专办还建议国际社会, 支持为落实这些建议而在新疆地区加强保护和促进人权的努力。各国应进一步避免将维吾尔人和其他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遣返中国,并为受害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包括医疗和心理社会支持。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展开全面调查和追责

在人权高专办公室发布报告后,来自20个国家的60个维吾尔组织立即做出反应。

 “这份联合国报告极其重要。 它为成员国、联合国机构和商界采取有意义和切实的行动铺平了道路。”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尔昆·伊萨说, “问责制现在开始”。

“这改变了国际社会对维吾尔危机的反应”。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奥马尔·卡纳特 (Omer Kanat) 说, “尽管中国政府极力否认,但联合国现在已经正式承认正在发生可怕的罪行。”

他们呼吁各国政府、多边机构和企业采取七项具体行动,以结束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包括建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特别会议或紧急辩论中讨论建立一个调查委员会(COI),以独立审查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的待遇;联合国防止种族灭绝办公室立即对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的暴行风险进行评估,包括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并提醒相关行为者并倡导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等。

 “人权观察” 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声明表示,“高级专员的确凿调查结果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政府不遗余力地阻止她的新疆报告发表,该报告揭露了中国全面侵犯人权的行为。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应利用这份报告,对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人的反人类罪行展开全面调查,并追究负责人的责任。”

美国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的中国项目资深研究员、新疆人权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认为,报告比他预想的要好,而且是“关于任意拘留的最有力的报告”。虽然报告只是笼统地评估说“可能构成反人类罪”,但他认为,这个措辞是必要的,“因为官员无权实际对反人类罪做出正式决定,所以必须使用这种可能性的语言。”他认为,这份报告将成为一个非常好的资源,一个可供政府引用的独立来源,并将使中国政府承受巨大压力。


记者: 凯迪 责编: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