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最新報告:新疆存嚴重侵犯人權恐構成反人類罪

2022.08.31 22: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聯合國最新報告:新疆存嚴重侵犯人權恐構成反人類罪 人權高專辦公室《對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權問題的評估》報告封面
聯合國人權高專辦公室官網截圖

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週三(8月31日)卸任前的最後一刻,廣受外界關注的對新疆地區人權問題的評估報告終於出爐。報告警示,中國新疆地區有關酷刑等指控可信,對維吾爾人等穆斯林任意關押的歧視性做法恐構成“反人類罪”。



瑞士日內瓦的週三午夜,距離聯合國人權高專巴切萊特卸任前的十多分鐘,人權高專辦公室《對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權問題的評估》報告終於出爐。

報告指出,在中國政府實施反恐和打擊“極端主義”戰略的背景下,新疆發生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爲,而且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族羣的任意和歧視性拘留,可能構成國際罪行,特別是“反人類罪”。

關於所謂“教培中心”設施系統中的酷刑或虐待模式的指控,報告認爲,包括強迫醫療和惡劣的拘留條件等“是可信的”,並呼籲各國政府、聯合國政府間組織和人權體制,以及更廣泛的國際社會對當地狀況迫切關注。

報告還建議中國政府迅速採取行動,釋放所有被關押在所謂教培中心、監獄或拘留設施的人。

中國最早否認有關再教育“集中營”的指控,後來聲稱那是“職業教育培訓中心”,是培訓維吾爾等穆斯林族羣有“職業技能”。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圖片)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圖片)

中國“反恐法律體系”根植侵犯人權行爲 

這份報告評估指出,在中國政府實施反恐和打擊“極端主義”戰略的背景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發生了嚴重的侵犯人權行爲。在新疆實施這些戰略和相關政策,導致了對廣泛人權的嚴重和不當限制的連鎖模式。這些限制模式的特點是具歧視性,因爲潛在的行爲通常直接或間接影響當地維吾爾人和其他主要穆斯林社區。

報告還說,這些侵犯人權行爲源於中國國內“反恐法律體系”,從國際人權規範和標準的角度來看,該體系存在嚴重問題。它包含模糊、廣泛和開放式的概念,在保障措施有限和缺乏獨立監督的情況下,讓官員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來解釋和使用廣泛的調查、預防和強制權力。

報告認定,這一框架容易受到歧視性應用,至少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在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裏,維吾爾人和新疆其他主要穆斯林社區成員的自由被大規模任意剝奪。即使如政府所聲稱“職業教育培訓中心” 的範圍後來縮減,支撐它的法律和政策仍然有效。

指控“教培中心”的酷刑和虐待可信

被關在“教培中心”設施中的人有關遭遇酷刑或虐待模式的指控,報告認爲,包括強迫醫療和惡劣的拘留條件是可信的;關於個別性暴力事件的指控,也是可信的。 雖然現階段可獲得的信息,無法使人權高專辦就此類行爲的確切程度得出確切結論,但很明顯,“教培中心”設施的高度安全化和歧視性,加上獲得有效補救或當局監督的機會有限 ,爲發生這類違法行爲提供了沃土。

報告還指出,“教培中心” 和其他拘留設施中的任意拘留制度和相關虐待模式,是在對維吾爾人和其他以穆斯林少數民族成員進行更廣泛歧視背景下建立的,即基於對這些羣體個別成員產生安全威脅的認知。這包括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廣泛、任意和歧視性限制,違反了國際規範和標準。其中包括對宗教身份和表達以及隱私權和行動權的不當限制。通過強制和歧視性地執行計劃生育和節育政策,有嚴重侵犯生生育權的跡象。同樣,有跡象表明,旨在減輕貧困和預防“極端主義”的勞工和就業計劃,包括與“教培中心”系統相關的計劃,可能包含基於宗教和種族原因的脅迫和歧視因素。

報告說,上述這些在新疆的政策和做法超越國界,使家庭分離並切斷了人與人的聯繫,同時特別讓受影響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爲主的少數民族家庭造成痛苦,報告也點出了中國對公開談論新疆經歷的僑民採取恐嚇威脅。

報告建議中國釋放所有新疆被任意拘留者

人權高專辦對中國政府提出13項建議,包括迅速採取措施,釋放所有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被任意剝奪自由的人,無論是在職業培訓中心、監獄還是其他拘留設施;儘速澄清那些一直在尋找新疆親人下落的資訊,並建立安全的溝通和旅行渠道,讓他們能夠團聚;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有關國家安全、反恐和少數民族權利的法律框架進行全面審查,並儘速廢除所有針對維吾爾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爲主的歧視性法律、政策和做法;及時調查關於在教培中心和其他拘留設施中侵犯人權的指控;與國際勞工組織等合作,執行專家委員會提出的建議意見等。

人權高專辦也對工商界提出3項建議,採取一切可能措施,履行《聯合國工商業與人權指導原則》規定的在各種活動和商業關係中尊重人權的責任,包括加強“人權盡職調查”,並對此進行透明報告;加強參與監視和安全部門的公司的人權風險評估,包括產品和服務是否可能導致或促成不利的人權影響,包括對隱私權以及對非歧視的尊重。

另外,人權高專辦還建議國際社會, 支持爲落實這些建議而在新疆地區加強保護和促進人權的努力。各國應進一步避免將維吾爾人和其他以穆斯林爲主的少數民族遣返中國,併爲受害者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包括醫療和心理社會支持。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展開全面調查和追責

在人權高專辦公室發佈報告後,來自20個國家的60個維吾爾組織立即做出反應。

 “這份聯合國報告極其重要。 它爲成員國、聯合國機構和商界採取有意義和切實的行動鋪平了道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爾昆·伊薩說, “問責制現在開始”。

“這改變了國際社會對維吾爾危機的反應”。維吾爾人權項目執行主任奧馬爾·卡納特 (Omer Kanat) 說, “儘管中國政府極力否認,但聯合國現在已經正式承認正在發生可怕的罪行。”

他們呼籲各國政府、多邊機構和企業採取七項具體行動,以結束針對維吾爾人的暴行,包括建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特別會議或緊急辯論中討論建立一個調查委員會(COI),以獨立審查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的待遇;聯合國防止種族滅絕辦公室立即對針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的暴行風險進行評估,包括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並提醒相關行爲者並倡導採取適當的應對措施等。

 “人權觀察” 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也聲明表示,“高級專員的確鑿調查結果解釋了爲什麼中國政府不遺餘力地阻止她的新疆報告發表,該報告揭露了中國全面侵犯人權的行爲。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利用這份報告,對中國政府針對維吾爾人和其他人的反人類罪行展開全面調查,並追究負責人的責任。”

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的中國項目資深研究員、新疆人權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認爲,報告比他預想的要好,而且是“關於任意拘留的最有力的報告”。雖然報告只是籠統地評估說“可能構成反人類罪”,但他認爲,這個措辭是必要的,“因爲官員無權實際對反人類罪做出正式決定,所以必須使用這種可能性的語言。”他認爲,這份報告將成爲一個非常好的資源,一個可供政府引用的獨立來源,並將使中國政府承受巨大壓力。


記者: 凱迪 責編: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