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正式调查中国干预 为何关键证人宣布退出?

2024.02.01 14:41 ET
加拿大正式调查中国干预 为何关键证人宣布退出? 2024年1月29日,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公开听证(PIFI)调查专员霍格(Marie-Josée Hogue)在第一天的听证会上。
路透社图片

加拿大受外国干预选举的问题困扰已久,在朝野多年呼吁下,终于在本星期起展开相关的调查听证会,其中中国的干预更是调查重点,但是关键证人之一维吾尔维权团体认为法官授予亲北京当事人过多特殊权力,包括可交叉盘问证人等,因此宣布退出听证会,不少人担忧这场听证会最后沦为政治作秀。

由法官霍格(Marie-Josee Hogue)负责主持的外国干预选举调查听证会自1月29日起传唤证人作证,不过维吾尔人权倡导项目(Uyghur Rights Advocacy Project)周三(1月31日)发表声明称,考虑到3名被指与中国政府关联人士获准继续参与聆讯,可能对侨民社区「构成重大安全风险」,因此决定退出参与听证会。

维吾尔人权倡导项目执行总监托赫蒂(Mehmet Tohti)表示,这3个人都曾被认为是和北京政府亲近的政治人物,这本来是要探讨关于北京如何干预的问题,何以这些人却享有最高规格,审阅那些连反对党都无法看到的资料呢?

法官霍格决定给予国会议员董晗鹏(Han Dong)和安省自由党前内阁厅长陈国治(Michael Chan)”完全资格” (full standing),他们可以盘问证人,还可以阅读机密证据。此外,参议员胡元豹(Yuan Pau Woo)则拥有 “介入者” (intervenor status) 地位,也可以参与调查。

2024年2月1日,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公开听证。图为主持听证会的调查专员霍格 (Marie-Josee Hogue)。(路透社)
2024年2月1日,外国干扰加拿大选举公开听证。图为主持听证会的调查专员霍格 (Marie-Josee Hogue)。(路透社)

托赫蒂表示,“他们不应该被赋予可以去审阅高度机密文件的特殊权力,他们应该只能以证人身份去说明他们的立场。他们的独特身分让我们的证人处在高度危险中。法官一开始的决策就错误了,所以我对这个聆讯不抱乐观态度。”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赵锦荣是其中一个被认为曾受到北京干预2021年联邦选举而失去席位的人之一,他对于执政的特鲁多政府处理外国干预的心态感到失望,也认为法官的处理过程有瑕疵,包括一开始就未主动邀请相关证人参与听证,而是让有意愿者主动报名听证,导致很多人未留意报名时间,错过了参与机会。后来法官又认为董晗鹏和陈国治应该享有辩解的机会,所以提供给他们特权,这本质上已偏离了听证会的目的。

“法官处理的手法非常官僚,表面是要公正地去做,结果现在好像维吾尔族感觉到的,这个所谓的聆讯,反而变得好像是为了维护那些被指控的人的名声,” 赵锦荣表示。

法官霍格办公室并未就维吾尔人退出听证会的最新发展做出回应。

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局长法登 (Richard Fadden) 出席听证会时提到,外国政府对侨民社区构成的威胁变得越来越明显,考虑到这些侨民很担心被中国政府报復,他敦促霍格法官 “为他们保密,因为人们感到害怕。”

记者:柳飞   责编:李亚千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评论

the truth hurts
2024-02-01 17:12

讓賊調查賊,本來就是作秀!千萬別忘了,中共已經成功操縱選舉的情況下選出來的政黨,可能真正去調查中共在加國的暗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