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蒂冈要求中国政府 停止胁迫地下天主教徒

2019-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近照。(美联社)
资料图片: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近照。(美联社)

罗马天主教廷梵蒂冈星期五呼吁中国政府,停止向中国“非官方”天主教徒施加压力,强迫他们登记以及加入官方的所谓“天主教爱国会”。

教廷在发给中国神职人员有关宗教登记的指导方针中,呼吁中国官方的登记程序要“更尊重天主教教义,从而尊重有关人员的良心”。

罗马天主教廷根据中国一些主教的要求而制定的指导方针还强调,神职人员应当要求在中国官方有关登记表格中,添加一句明确表示天主教信条将得到尊重的话语。若当局不允许这样做,神职人员在签署表格时要对当局口头表达这一立场,并且最好有见证人在场。

 

 

根据中国法律,神职人员必须向政府登记并在一份表格上签名,承认中国官方规定的中国天主教会的“自治、自养、自传”原则。但一些天主教神职人员拒绝签署这类表格,因为这样做违背他们对教宗的效忠,并损害地下教会在宗教事务上的独立。

路透社的有关报道说,梵蒂冈的这个要求,被认为是自去年9月梵蒂冈和中国政府签署了历史性但有争议的主教任命协议后,双方关系出现波折的迹象。

中国大陆地下天主教教徒杨靖对本台表示,教廷的这个指导方针使他们受到鼓舞,他们与教廷一直是心灵相通:

“作为基督徒,我们有我们的宗教信仰,我们有我们属灵的生活。不管是多么大的逼迫,我们都不会屈从。”

香港学生吴颖尧、黄军龙日前前往罗马,向教宗方济各寻求声援香港。(香港天主教大专联会脸书)
香港学生吴颖尧、黄军龙日前前往罗马,向教宗方济各寻求声援香港。(香港天主教大专联会脸书)

他还指出,地下天主教的教徒一直受到当局的挤压和逼迫,但他们仍坚持属灵的生活:“中国真正的基督教徒一直在受到挤压、逼迫,(当局的)专制什么都想统一化,但我们一直在坚持过属灵的生活。我们在坚持,作为基督教和主灵的肢体,主是喜欢我们聚会的。但是作为中共来说,什么都是属于大一统,统一在党的领导之下。”

梵蒂冈官员此前,也曾对中国政府胁迫地下天主教神职人员加入爱国会表达不满。

今年1月,香港退休枢机主教陈日君披露,中国政府利用中梵主教任命协议,胁迫地下教会神父注册加入爱国会,声称这是宗教的旨意。就此,梵蒂冈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费洛尼 (Fernando Filoni) 在接受《罗马观察报》采访时,敦促中国政府不要利用中梵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强逼天主教神职人员或信徒加入中国官方的天主教爱国会。

在美国的基督教牧师郭宝胜表示,教廷发声维护中国地下天主教会和信徒的做法值得称赞:“(梵蒂冈)按照教义,按照普世价值再次发声,不希望中国政府强迫地下教会加入天主教爱国会,反映了梵蒂冈的立场还是不错的,就跟‘反送中’运动中的立场一样。”

图片:2013年3月30日,在北京的一间教堂内,中国天主教徒们举蜡烛祈祷。(资料图片/法新社)
图片:2013年3月30日,在北京的一间教堂内,中国天主教徒们举蜡烛祈祷。(资料图片/法新社)

梵蒂冈和中国政府2018年9月签署一项有关主教任命权的临时协议,允许中国官方可以提供地方主教为候选人。但该协议引发了中国地下天主教徒的不满,他们认为,这是教宗向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退让,出卖了长年遭受中国当局打压并抗争的地下教徒。

中国天主教自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就一直分为两派,一派是中国官方自设的“爱国教会”,另一派则是长期效忠罗马教廷的地下教会。中国官方的爱国教会因其“独立自办教会”原则,而不被梵蒂冈承认。

虽然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上任后加强了对宗教的限制和管控,并开始推行宗教中国化,要求宗教信徒必须接受中共的权威,在忠于自己宗教信仰之前,首先效忠共产党。

但接受本台采访的天主教徒杨靖表示,作为虔诚的基督徒,无论多么大的胁迫,他们都不会屈从。

记者:希望    责编: 何平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