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流亡哈国两难民遇袭 其中一人昏迷送院

2021-01-25
Share
新疆流亡哈国两难民遇袭  其中一人昏迷送院 新疆流亡哈国两难民遇袭 人权组织怀疑跟中国政府有关
视频截图

新疆两名哈萨克族政治难民在哈国寻求庇护期间,上周分别在首府努尔苏丹和阿拉木图遭遇刀刺和棒打,需紧急送院救治。其中一哈萨克妇女回家两天后,本周日突然昏迷,再次送医院急救。

2019年10月1日从新疆伊犁逃亡哈萨克斯坦的木拉格尔,本周日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他上周遇到袭击。他说:“1月21日的22至23点左右,我从外回家的路上,两名陌生人突然攻击了我。有一个人手里拿着铁棍,另一个好像拿的是刀, 他刺了我两刀,幸好两次都刺到了我口袋里的充电宝上,刀只划伤了我的肚皮。但是另一个人用铁棍狠狠地打了我的背部,我倒下以后,他们开始踢我,这时候,突然从远处出现灯光,他们就跑了。我勉强爬行,爬到了路边后才被我姐姐和姐夫找到。”




视频【披露教育营黑幕新疆难民在哈国被袭击】


差不多同一时间,另一位2018年从新疆逃到哈国的新疆前公务员、商人喀衣夏在阿拉木图市一商场内,被人用硬物拍打头部,伤势严重。本台记者试图联系喀衣夏,但电话无人接听。木拉格尔对本台说:“喀衣夏在阿拉木图,我在阿斯塔纳(努尔苏丹)遇袭,两个人在同一时间被陌生人攻击受伤,我到哈萨克斯坦后,大部分时间待在监狱里,释放出来后也没有得罪任何人,我也没有什么仇人,我肯定这事儿绝对不是偶然的,肯定跟中国人有关系。”

哈警方正调查袭击难民事件

木拉格尔说,此前经常发现被陌生人跟踪,但沒有人袭击過他。当地警方已在调查此事。

另一位受到袭击的哈萨克族妇女喀衣夏,于2018年逃亡哈国,并在2019年9月公开自己在新疆巩留县曾经当过公务员及经商、並被关入再教育营的经历。喀衣夏曾对本台披露,她曾亲眼目睹了一个女孩,从“再教育营”获释后,带着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而这名婴儿是她在“集中营”内被强奸所生。


左图:2021年1月21日,喀衣夏在阿拉木图遇袭送院,回家两日后突然昏迷。右图:新疆逃亡者喀衣夏.阿汗两度送医院急救。(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左图:2021年1月21日,喀衣夏在阿拉木图遇袭送院,回家两日后突然昏迷。右图:新疆逃亡者喀衣夏.阿汗两度送医院急救。(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喀衣夏经医生抢救已苏醒

喀衣夏被打两天后,本周六在家中突然昏迷。当晚哈萨克人热依斯汗对本台说,喀衣夏在医院救治:“喀衣夏目前的状况我现在还不清楚,因为她今天晕倒以后,送医院了。最新消息我还没有。”

正在家中休养的木拉格尔告诉本台,喀衣夏已经苏醒:“昨天晚上我跟她(喀衣夏)通过话,说昨天下午她晕过去,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了。我现在是用医生开的药方,也没钱买那些药,在家躺着呢,就是头部和腰部有点疼,只要一抬头就头晕。”


在努尔苏丹市内遇袭的新疆逃亡者木拉格尔.阿里木,目前正在家中疗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在努尔苏丹市内遇袭的新疆逃亡者木拉格尔.阿里木,目前正在家中疗伤。(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逃亡者去年获哈政府难民证

现年26岁的“脱疆者”木拉格尔说,当年在新疆经常受到公安侮辱、恐吓及殴打,最后面临被捕,于是和另一村民哈斯铁尔.木沙汗共同逃亡哈国。他们于去年10月获得哈国难民证。难民证的批准文件说,向哈斯铁尔和木拉格尔发出难民证的理由是,他们在中国新疆由于民族身份、宗教信仰被投入监狱,受到酷刑,出狱后被投入集中营。一个月后,喀衣夏也获得有效期一年的难民证。

哈萨克语媒体“自由电台”(Radio Azattyq)上周曾对此次袭击事件作过报道,并证实了受袭者身份。本台记者周一致电阿拉木图市警察局代理此案警察的两个电话,查询喀衣夏遇袭事件,但终无人接听。

哈萨克人人权组织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创办人赛尔克坚认为,上述两起袭击事件可能与中国官方有关联:“这纯粹是中国共产党在哈萨克斯坦为了震慑那些哈萨克人,为了恐吓哈萨克人不要站出来,不要提供有关新疆再教育营或强迫劳动等任何信息。他们就是为了达到这个恐吓的目的,故意这样做的。”

赛尔克坚强烈谴责袭击者的卑鄙手段,同时呼吁哈国警方尽快破案,并将袭击者绳之于法。


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许书婷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