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組織披露:新疆再教育營監獄式管理


2019.11.25 16:15 ET
nu48.jpg 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 (美聯社)

能想像從洗澡到上廁所,都被人監控嗎?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11月24日宣佈,從獲得的中國官方最新機密文件顯示,新疆再教育營的“監獄式管理”不但真實存在,還有如何監管維吾爾人的運作手冊。那麼,北京外交部所謂新疆事務純屬中國內政的說辭,還站得住腳嗎?

“絕不允許發生逃跑事件”、“鼓勵學生完全轉化,提拔悔改和自首者”,以及“確保宿舍和教室全面用攝影機監控”,這些文字全出自名爲《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職業技能教育中心工作的意見》的中國官方文件。


這份“自治區機關發電”的文件右上角,還有中共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朱海侖署名及蓋章。類似這樣的中文文件共有六份,被稱爲“中國電報”(China Cables),由國際調查記者同盟獲得。

國際調查記者同盟這次組織來自14個國家、共17家媒體合作,在美國有包括美聯社、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及《紐約時報》等參與調查報道,上述一系列中國官方2017年的文件資料證實,中國在新疆設置所謂“再教育營”的職業訓練中心類同監獄。

11月25日,ICIJ成員、參與這次調查報道的主要記者貝書穎(Bethany Allen-Ebrahimian)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訪問時就說,ICIJ取得的文件就像是“監獄管理手冊”,中共指點該如何管理、懲罰甚至是洗腦教育維吾爾人等事實,書寫在案。


資料圖片:中國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資料圖片:中國新疆的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貝書穎:“我們所取得的所謂《執行手冊》顯示,管理人員必須防止維族人逃跑;用中國自己的文件內容來說,這個關押營不是什麼職業訓練中心;文件還要求要建造監視崗哨,並且在內部執行非常嚴格的管理規則,這根本就是‘監獄’。”

監獄式管理:“積分制” “一體化聯合作戰平臺”


ICIJ引述的文件還發現,中共還以“積分制”管理被關押者,積分高者呆滿一年後、經確認思想改造完成,纔可優先離開。

另外,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與科技高壓管控,包括名爲快牙(Zapya)等手機軟件。因維吾爾人常用該軟件分享視頻或照片,在遭受中共官方監控之外,凡是使用這個軟件的人,也都被送入關押營進行再教育。2017年6月的一個星期,就有高達15683人被送進再教育營。

ICIJ指出,這批文件中,並未說明中國官方如何取得快牙的維族用戶資訊。但ICIJ認爲,快牙軟件的開發商DewMobile有來自美國硅谷的資金支持,讓人關切。

目前,快牙和DewMobile都沒回應ICIJ置評的請求。

ICIJ這次公佈的文件內容是繼《紐約時報》披露逾400頁中共內部機密文件,證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指示鎮壓新疆後,讓外界更瞭解中共在新疆是如何一對一、地毯式監控維吾爾人的狀況。

ICIJ未證實這些文件是否直接從中國官方內部取得,但貝書穎說,從文件的內容推斷,中共內部對在新疆設置關押營的做法,確實可能有不同意見爭論。

貝書穎:“在中共的管理執行手冊中,確實提到了建議要如何維持管理關押營人員的紀律,而文件用的文字是‘素質能力低的幹部成員,須及時更換’。”


圖爲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庫爾勒市,警察站在再教育中心的附近。(AP)
圖爲2017年11月2日,在新疆庫爾勒市,警察站在再教育中心的附近。(AP)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表示,新疆維族人現在的遭遇,根本就是猶太人在二戰時期的集中營再現。

伊利夏提:“聯合國1948年通過的第260號決議《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罪公約》,對種族滅絕行爲的定義總共有5條。只要符合其中一條,就是種族滅絕。中共現在的作法是5條全部都符合了。”

截至發稿時爲止,中國駐美使館仍未回覆自由亞洲電臺有關上述文件真實性的查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25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新疆事務純屬中國內政,個別媒體的手法是“污衊抹黑”。

對一批又一批的內部文件外泄,中國官方沒有承認或否認其真實性,而所謂“去極端化”的指控卻使用極端手段,針對單一特定民族的作法,其道德性何在?相信國際的關切不會就此減緩。

記者:鄭崇生    責編:何平 網編:郭度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