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特设委员会召开听证会 关注维吾尔种族灭绝问题

2023.03.24 15:58 ET
美众院特设委员会召开听证会 关注维吾尔种族灭绝问题 本次听证会的现场情形
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美国国会众议院的美国与中共战略竞争特设委员会于3月23日下午举行了一场题为"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的维吾尔种族灭绝"(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Ongoing Uyghur Genocide)的听证会活动。本次活动,有新疆集中营的亲历者讲述了在集中营内发生的暴行。

亲历者谈集中营暴行:酷刑、性暴力与洗脑

有两位见证了新疆集中营的女性出席了本次听证会活动,提供了证言。其中一位是法国籍维吾尔女性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Gulbahar Haitiwaji),居住在法国的她于2016年底在原单位要求下返回新疆签署退休金文件,之后被捕并被关押在当地“再教育营”,后于2019年8月返回法国。

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在听证会上讲述了她的故事。她描述了集中营中女性的遭遇,说道:“他们给我带上了脚镣拘押起来。拘押中心里的女人们的情况是可怕的,所有女人都被带上了脚镣,我们的维吾尔语被禁止说。”

她也讲述了她在集中营内经历到的多种虐待方式,包括将集中营受害者暴露在寒冷的室外天气中,给受害者带上黑色头套、脚镣和手铐进行审问,让受害者坐老虎凳等。她也提到,集中营内到处是摄像头,人们的举动都被监控,集中营内的女性受害者还被要求打针:“而且每年两次,他们说他们会进行疫苗接种。但在现实中,接种‘疫苗’后,所有妇女的月经都停止了。”

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在听证会上表示,中国政府以“再教育”的名义拘押了无辜的人。她说:“拘押的原因很简单,有些人只是戴着头巾,或者在家里放着可兰经,或者他们曾经到过外国,或者他们与外国有联系。而被拘留的人中,包括了退休的专业人士和知识分子。”

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在听证会上发言(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在听证会上发言(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另一位出席本次听证会的新疆集中营女性见证者,是来自乌鲁木齐的乌兹别克人凯尔比努尔·席迪克(Qelbinur Sidik)。在2017—2018年间,她曾被当局送进集中营内担任汉语教师。在听证会上,她展示了她被送往的一间集中营的卫星照片,描述说:“这是一个四层楼的建筑,墙上装了铁丝网,建筑物周围和内部有拿着步枪的武警。它看起来像个战区。”

她表示,这个集中营里关押着男性,其中90%的人年龄在17—40岁之间,10%的人年龄在40—70岁之间。在一间牢房里,就关押着30—40个人,被关押者们睡在水泥地上。每一餐饭人们只能吃到馒头和水,就连上厕所也受到监控,只能在指定的时间去。在六个月内,被关押者们没有洗过澡。被关押者带着锁链和镣铐,只能用爬行的方式进出呈30度角打开状态的牢房门,并去教室上“再教育”课。她还讲述了更为可怕的场景,说道:“无论被拘押者是在教室里还是在教室外,他们都会被按号码呼叫,然后进行审讯。审讯室就在教室的旁边,不会太远。因此,在囚犯被带走30分钟后,你会听到可怕的因酷刑发出的尖叫声,因为他们在审讯时受到了酷刑。”

她表示,这些人经历的酷刑有四种,包括电按钮、电头盔、电手套和老虎凳。经历了审讯和酷刑的人们,会有几个星期到几个月无法去教室上课。

此外,她也曾被送往另一间关押女性的集中营。在听证会上,她表示这间集中营拘押着超过一万名女性。这些女性被剃了头发、穿着灰色制服、被用编号称呼。每个星期一,她们都被施以不明药物和采血。她说:“90%的女囚在18—40岁之间。她们在服用了这些药物之后,月经会停止。甚至用母乳喂养婴儿的女性,在服用这些药物后母乳也会停止。”

她还谈到了这些女性在集中营内遭遇的折磨,包括在被审讯时遭遇集体强奸和电击等,并表示她看到了一位18—20岁的女性在两个月的流血之后去世。

据美国《纽约时报》在2018年报道,中国政府推出了一项监控维吾尔人的政策,让大批汉人公务员进入维吾尔人家中结对做“亲戚”。凯尔比努尔·席迪克提到,有维吾尔妇女在自己家里遭到了中国公职人员的性侵:“中国还启动了另一项政策,即(让维吾尔人)与中国公职人员成为‘亲属’。通过这项政策,许多维吾尔妇女在自己的家里,面对中国公职人员的虐待、强奸和羞辱。”

凯尔比努尔·席迪克在听证会上发言(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凯尔比努尔·席迪克在听证会上发言(视频截图/美国国会)

参加本次活动的见证人也谈到了维吾尔人被送入奴隶工厂劳动,以及在集中营内遭遇的精神控制等问题,包括被要求唱赞美中共和中国政府的歌曲、被要求每天写下自己的思想等等。古力巴哈尔·海蒂瓦吉还提到,人们还被要求在吃饭时对中国、对中国共产党、对习近平表达赞美和感激:“在吃饭之前,我们必须赞美或说我们对国家的感激,说我们非常感谢中国的共产党,我们感谢习近平。吃完饭后,我们要再次赞美他们,感谢他们。”

中国当局为什么要种族灭绝维吾尔人?美国和国际社会应该做什么?

出席本次听证会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部主任、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在会上讲述了他的观点,表示:“在我看来,在新疆发生的是,维吾尔人挑战着中共控制这一区域的能力。他们在最后意识到,因为维吾尔人的忠诚主要不是对着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因此,(对中国当局来说)每个维吾尔人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郑国恩也在听证会上谈到了中共的极权主义系统的特点,说道:“需要认识到的重要一点是,中共的世界观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它自身的意识形态必须在每个公民中占据主导地位。(它在)这方面有两种策略。首先是意识形态的同化,其次是民族文化或种族的同化。

他表示,对于中共而言,维吾尔人在意识形态和种族文化方面都“有问题”,维吾尔人由于宗教、种族、文化的不同而更难被控制。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主席、美国知名维吾尔裔律师努瑞·图尔克(Nury Turkel)在听证会上,对在场的国会议员提出建议,表示美国需要全面实施防止维吾尔人强迫劳动的相关法案,并认为需要研究如何应对这一法案会面对的漏洞,包括中国将维吾尔工人转送到其它地区,改变商品标签上的原产地国等做法。他说:“技术应该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最近在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组织的技术展会上发言,他们正在讨论使用DNA技术来追踪。因此,技术和对消费者的宣传也是非常重要的。”

美国的《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在2021年12月生效。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在今年3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自这项法案实施以来,美国海关已经依据法律截留3237项进口货单。在经过审核后,有部分被允许通关,但仍有约三分之二的货单被拒绝入关或者等待接受审核。

美国西蒙·斯科约特预防种族灭绝中心主任纳奥米·奇科勒(Naomi Kikoler)则在听证会上指出,对于维吾尔人目前的遭遇,需要国际社会的协作才可以解决:“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单独的国家能够解决维吾尔社会目前面临的问题。我们必须对正在发生的罪行作出多边的国际反应。”

记者:孙诚    责编:梒青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