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宗教自由不能操之過急? 陳日君:現在國內情形很可怕


2020-10-05
Share
中國宗教自由不能操之過急?   陳日君:現在國內情形很可怕
Photo: RFA

 

天主教教廷近日的種種舉措,引來教會內外的巨大爭議。教宗方濟各週末表示,疫情證明資本主義失效,又表示無論如何都要拒絕戰爭。另一方面,梵蒂岡計劃和中國續簽臨時協議,引來巨大反對聲音,教廷國務卿帕洛林卻再次爲協議護航。當一切似乎勢在必行,教會內,仍有牧者試圖力挽狂瀾,他就是香港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本臺記者呂熙專訪了近日從羅馬回港,正接受隔離的陳日君樞機主教。

教宗方濟各在過去的週末,發表題爲《衆弟兄》(Brothers All)的新通諭,表示疫情證明資本主義失效,世界需要新型政治,又表示無論如何都要拒絕戰爭,完全否定教會過去對“公義戰爭”(just war)的定義。《天主教教理》列明在特定條件下,可以戰爭爲合法防禦手段。

 


教廷國務卿:梵中協議有助中國教徒獲得正常信仰生活

另一方面,梵蒂岡和中國就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談判,進入關鍵時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前訪問梵蒂岡時表達了反對,然而教廷國務卿帕洛林周六(3日)在紀念教會到中國傳教150週年的中國主題研討會上,就再爲協議護航。他表示協議“有助中國教徒獲得正常信仰生活”,而2018 年簽訂的臨時協議只是一個起點,兩年的時間並不足以評估協議所取得的成果,教廷因而願意延續協議,藉此試驗它可帶來的益處。他又澄清拒絕以政治目光來解讀協議,並表示對中國的人權和宗教自由問題,不能操之過急。

 

2020年10月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梵蒂岡會見教廷國務卿帕洛林。(路透社)
2020年10月1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梵蒂岡會見教廷國務卿帕洛林。(路透社)


帕洛林的發言,似乎在隔空迴應香港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他九月底不遠千里從香港飛到梵蒂岡,爲的是求見教宗方濟各,希望反映兩個一直讓他如鯁在喉的問題,第一,梵中或續簽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問題;第二,香港教區主教人選的問題。

陳日君求見教宗不果    曾揭梵中關係內情

不過在羅馬苦等數天,他沒能見到教宗一面,也沒能獲得一聲回覆,只能把寫好的信交給教宗的祕書,祈願教宗能在百忙中抽空讀信。自言“無功而歸”的他收拾行裝,坐上了回港的航班。

他在臉書發佈的照片,只見白髮蒼蒼的他,駝着背、雙手從後託着揹包,走在空無一人的聖伯多祿廣場上。這一幕,感動了無數信衆,相繼留言“樞機爺爺,辛苦您!”,更有藝術家把這一幕畫下來,配上聖經中的一句話-“爲了熙雍,我決不緘默”。

 

陳日君樞機孤身走在聖伯多祿廣場的一幕,感動了無數信衆,有藝術家把這一幕畫下來,配上聖經中的一句話-“爲了熙雍,我決不緘默”。(呂熙提供)
陳日君樞機孤身走在聖伯多祿廣場的一幕,感動了無數信衆,有藝術家把這一幕畫下來,配上聖經中的一句話-“爲了熙雍,我決不緘默”。(呂熙提供)

這也是陳日君樞機在2018年出版的著作名字,在當年梵中正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的敏感時機,他在書中披露梵中關係發展的內情、教廷國務卿帕洛林如何令教宗方濟各無法得悉中國教會實況,以及已故萬民福音部部長迪亞斯如何稱共產黨爲“兄弟”。

而兩年前簽訂的這份梵中臨時協議,一直保密,外界無法瞭解當中有多少“魔鬼細節”,然而兩年後的當下,教廷再計劃續簽這份協議,引起信衆,乃至是國際社會的憂慮。

生於上海,16歲逃難到香港的陳日君樞機,一生孜孜不倦,關注中國地下教會的情況,也積極支持香港的民主運動。然而當下,無論是中國地下教會,還是香港的民主狀況,都在風雨飄搖當中。

 

視頻 【陳日君專訪:梵中協議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現在國內情形很可怕"】

 

記者:兩年前簽下的梵中主教任命臨時協議存在什麼問題呢?

陳日君樞機:裏面寫的什麼,他們(教廷)從來沒有公佈,是祕密的,你也不知道里面說什麼,你怎麼贊成,怎麼反對呢?可是我們看到這兩年有了這個協議,這個協議根本沒有發生什麼作用。協議本來是說選主教怎麼選, 可是這兩年裏沒有選新的主教。有兩個新主教,但早在幾年前梵蒂岡跟北京政府早已經同意了,這個協議根本沒有發生效果,但是發生了別的效果。

就是因爲(協議是)祕密的,所以(北京)政府就利用這個協議做了很多別的事情,教廷也利用這個協議做了很多別的事情。最嚴重的就是教廷在這個機會上,把被稱爲不合法的、(被)絕罰的,不合法祝聖的主教,把他們承認了。這是很可悲的,因爲這七位根本是不應該做主教的,因爲他們這幾年根本不當教會的道理、規矩是什麼。這個梵蒂岡完全是失敗的。

(編按:2018年教廷和北京商討主教任命協議時,曾寬恕和承認七名因接受中國官方“自選自聖”而被處以絕罰,即逐出教會的中國非法主教,其中二人據報有親密女友及子女)

 

陳日君樞機求見教宗不果,他在臉書發佈的照片,只見白髮蒼蒼的他,駝着背、雙手從後託着揹包,走在空無一人的聖伯多祿廣場上。(呂熙提供)
陳日君樞機求見教宗不果,他在臉書發佈的照片,只見白髮蒼蒼的他,駝着背、雙手從後託着揹包,走在空無一人的聖伯多祿廣場上。(呂熙提供)


記者:這兩年中國天主教徒面臨怎樣的處境?

陳日君樞機:國內的情形現在是很可怕了,現在完全是在政府的手裏了。有些(官方)規矩原來已經有了,但是以前不太執行,這兩年就執行了,所以這個協議一點好處也沒有帶來。比如說地下的(教會),(規定)不能有聖堂,可是兩年以前很多地方有聖堂的,政府也容忍他們有聖堂。沒有聖堂的,地下的神父都做彌撒的,教友也去望彌撒的,附近的人也知道的,政府當然也知道的,上面也容忍的。可是這兩年不行了,地下的也不能做彌撒了,聖堂也被他們收去了。他們說大家應該去參加我們(官方)的教會了,所以不能有自己聖堂了,地下的神父也不能在家裏自己做彌撒了。

最厲害的是地上地下(宗教自由)都退步了,政府不允許18歲以下的人進聖堂,參加任何宗教活動了。所以梵蒂岡給了他們(北京)很多讓步,他們(北京)一點都沒有給。這樣的協議有什麼用呢?我們的教會被他們破壞了,(北京)政府就是用這個協議,因爲他們是祕密的,我們也不知道里面說什麼,他們 就說教宗這個也遵許了,這個也同意了,完全取消了我們教會的自由。

(編按:中國在2018年初實行新的《宗教事務管理條例》,嚴格限制宗教活動場所,多地也限制未成年人蔘加宗教活動)

 

 “爲了熙雍,我決不緘默”,也是陳日君樞機在2018年出版的著作名字,他在書中披露教廷國務卿帕洛林如何令教宗方濟各無法得悉中國教會實況,以及已故萬民福音部部長迪亞斯稱呼共產黨爲“兄弟”。(呂熙提供)
“爲了熙雍,我決不緘默”,也是陳日君樞機在2018年出版的著作名字,他在書中披露教廷國務卿帕洛林如何令教宗方濟各無法得悉中國教會實況,以及已故萬民福音部部長迪亞斯稱呼共產黨爲“兄弟”。(呂熙提供)

記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早前表示不希望梵蒂岡和中國續簽協議,並批評中國在宗教自由上的打壓,您覺得其他國家發聲關注,會讓情況有轉機嗎?

陳日君樞機:我希望的是我們教會里有人出聲,爲什麼明知這個事情,教會里沒有聲音的?完全的聲音是在梵蒂岡,這纔是可怕。我們教會里很多人知道情形的,他們爲什麼不出來講話呢?我們以前有一個(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現在取消了。委員會的人沒有抗議,取消了他們也沒說一句話,就算了。

這兩年香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全世界都看到了,我們亞洲的主教團主席,貌波樞機,他最近也說了一些話,可是別的樞機就沒有。所以我說蓬佩奧也不是天主教徒,爲我們說了一些話,我很感謝他,我覺得還好有人敢說話。我覺得蓬佩奧說的話是事實,不論誰說的話,是真還是假纔是重要。在中國發生的很多,都是反對宗教自由,不單是天主教,基督教也是,而且回教也是,西藏也是。這麼多的事情放在一起,教宗從來沒說一句話,這是很可惜的。

(編按:退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任期間,成立了“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主要關心中國教會事務,有30多名梵蒂岡官員、專家和港澳臺主教,每年召開3天週年大會,但這個委員會在教宗方濟各任內消失)

記者:您還會再去梵蒂岡嗎?

陳日君樞機:不去了,哈哈,在這個情形下我不去了,去做什麼呢?他們完全決定不聽我們說什麼了,沒關係,我們相信的不是人,我們相信天主,我們把我們的信心放在天主上,尤其是聖母瑪利亞,她爲我們轉求,我們充滿信心。

回看陳日君樞機在聖伯多祿廣場上孤身一人的相片,有信衆以一首粵語聖歌的歌詞來描繪-

“獨自漫步在世上,將不感孤與單
過遍世旅與主偕行,與基督共往還
大踏步面向着世界,我要與救主一起
共望着大路向前進,與基督不相離”

 

記者:呂熙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