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跨性別就業平權第一案


2019-12-11
Share
hja.jpg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國首個跨性別平等就業權案開庭。(網絡視頻截圖)

 

隨着平權運動的興起,中國性少數羣體在職場受到的歧視問題也逐漸進入公衆視野。近日,杭州一法院受理了中國首起跨性別平等就業權的案件。這是中國跨性別就業平權第一案。

多家媒體報道,這起案件的主人公小馬是一名跨性別者。她於去年完成性別重置手術後,被公司以“多次遲到”爲由辭退,也沒有獲得相應賠償。

中國首起跨性別平等就業權案開審

小馬認爲,“遲到”的說法她不服,相信是自己改變了性別而受到公司歧視。隨後,小馬一紙狀書,起訴公司侵犯了她的平等就業權。案件日前在杭州市濱江區人民法院浦沿法庭開庭審理。

 

 

本臺記者聯繫到了小馬試圖詢問,但她以個人原因不願接受採訪。

瞭解情況的北京同志中心跨性別項目專員鹿蘋告訴記者,案件還在審理當中。

“還沒有宣判。小馬有足夠的證據證明自己是因爲跨性別的身份被歧視,包括僱主對她說的歧視性的話語小馬都保存下來了,預計她的案子可以走很遠。”

中國新增平等就業規定

鹿蘋特別提到,小馬就是通過新的法律來進行維權。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國首個跨性別平等就業權案開庭。(網絡視頻截圖)
2019年12月3日,浙江杭州,中國首個跨性別平等就業權案開庭。(網絡視頻截圖)

“中國2018年新增了平等就業權的相關條例,小馬用了其中不能基於性別爲理由阻礙勞動者就業的規定作爲出發點。”

針對相關條文,陝西律師常瑋平向記者介紹說:“最高院去年年底出臺了民事案由的增添規定,增加了兩個二級案由,一個是平等就業權糾紛;一個是性騷擾侵權責任糾紛。平等就業就是針對民衆基於一些包括國籍、性別、性傾向等無法改變的因素,無法得到公平的就業機會,但這些條件和工作職位本身要求的能力不相干。”

常瑋平還補充說,最高法新增就業平等權案由的原因可能和反性騷擾的“米兔”(#MeToo)運動以及性少數的平權運動有關。

小馬案有正面效應

跨性別羣體長期處於傳統中國社會的邊緣,他們在職場遭遇不公的情況更是屢見不鮮,法律也成爲他們抗衡歧視最有力的武器。

香港跨性別資源中心主席梁詠恩分析說,小馬的個案無疑也爲跨性別羣體的職場待遇問題產生一定的正面影響。

“小馬的事情可以使外界更加了解跨性別羣體面臨的困難。我們也希望通過訴訟改善公司僱主對跨性別羣體的接納度,讓他們知道跨性別者也是有普通人所擁有的人權。”

無論從中國最高法院修訂法律,還是有法院受理相關案件來看,中國在保護性少數羣體的就業權利上似乎取得了一定的進步。

常瑋平認爲,雖然這樣的形式上的變化值得認可,但任何一個法規的實施都無法脫離中國整體的法制狀況和水準,法官的水平和理念都不可能短期內上一個臺階,很難判斷法律的實施是否能遵循國內法和國際標準。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