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兔运动风生水起 中韩处理大相径庭

2018-08-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数百名韩国女性为反对性侵发声 。(AFP)
数百名韩国女性为反对性侵发声 。(AFP)

反对性侵的“米兔”运动从欧美发起,已经传到亚洲,包括韩国和中国。一些性侵受害者开始有勇气公开举报,使性侵者受到应得的法律惩罚。但是,最近在韩国的一起米兔判决,却引起了妇女界的群起抗议。

安熙正曾是韩国忠清南道的道知事,官位相当于中国的省长。他被女秘书在今年3月举报性侵,说曾被强奸5次。对此安熙正承认身体接触的事实,引咎辞职。可是在面临起诉的时候,他改变说法,说这是双方同意的通奸,而不是性侵行为。

安熙正不单是民选的道知事,同时也是政治明星。去年在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竞选过程中,他获得仅次于文在寅的支持票,排名第二。若没有这次米兔举报,他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当选下一任韩国总统的政治明星。

对于这一涉及政治人物的性侵案,韩国法院上星期做出一审判决,让人跌破眼睛地宣判被告安熙正无罪。理由是,受害人在身体接触之前虽然感受到威胁,但是没能证明施害方使用威胁、暴力进行强奸。

这一判决等于说,妇女有权利选择性伴侣,也有能力抗拒性侵。在没有极力抗拒的情况下,法律只能认为是同意接受通奸。

法院的一审判决是根据时代变化对法理的诠释,并没有对政治人物的偏向。但是,判决结果却让妇女界难以接受。判决当天,法院门外就有妇女举牌抗议:“若安熙正无罪的话,这等于是司法部有罪。”

韩国女律师会会长曹贤旭说:“若以一审判决结果定案,很多受害的妇女往后将会踌躇不前,不愿公开性侵内容或提出起诉。”

法院判决后的第一个周末,也就是上星期六,350多个妇女、劳动和市民团体的2万多人,在首尔集会,对上述法院判决提出抗议。他们集会的口号是“法院判决让妇女从此没有国家(的保护)”。他们还将于这个星期六继续举行抗议集会,一直到获得正义为止。

星期二,国会女性家庭委员会的小委会上,执政党和在野党议员群起抗议。自由韩国党议员金炫我说:“若安熙正道知事是无罪的话,是不是在说我们大韩民国社会是有罪的?”民主党议员宋基宪说:“性侵案一般只有当事方两人的证词,我们需要为受害方的妇女提供一个可以申诉和胜诉的方案。”

对于同样的米兔事件,中国处理龙泉寺学诚法师案是轻描淡写地“带返福州,闭门思过”。而曾参选韩国总统党内选举的安熙正米兔案,在韩国却闹得沸沸扬扬,抗议不断。

据了解,韩国检方就安熙正性侵案已于星期一向法院提出抗诉,目前在等二审审理和判决。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刘水,首尔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